“的确,这钱你是不准备还咯?那我想一想用什么来抵账。”“旧时,你给我滚!”“整个旧时岛都是我的,你让我滚到哪里去?!”……“她生姜不能够吃,辣椒不能够吃,一切荤腥通通眼前的男人,刚从浴室出来,带着洗发水的清香,随手裹了件白色睡袍,环抱双臂,眯眼垂着眼皮俯视着她,顿了顿,突然唇角扬起,缓缓弯身擒住她的下巴,冷哼一声:“好啊,只要你将我伺候舒服了,我就考虑放过你。”眼神邪魅而摄人心魄。。

扭头,路边的指示牌赫然在目,他会不会在那里?

昔时就是那个威震亚太地区的商界奇才,名字所到之处,所有竞争对手无不闻风丧胆,甘拜下风,人称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霸道总裁。

游轮驶到一半时,便朦胧中可以看到隐隐绰绰的昔时岛,于海天相接,形成一幅浑然天成的画卷,让人身心荡漾,心旷神怡。

男子一袭深蓝色西装,勾勒出挺拔修长的身线,俊美的脸庞比画报上看到的还要令人窒息,完美的五官找不到一丝瑕疵,只是,那阴鸷的眼神,像是要将来人生吞活剥,碎尸万段。

“嗯呃……”

旁边的女子陡然一惊,抬手挽住昔时的胳膊。

“把她给我拖进来。”昔时彻底被激怒,一声令下,便转身向别墅的方向疾走。

一个月前,沈小欧刚走出校门,便到梦水瑶装饰公司实习。这家公司在燕城勉强算个中等资质,靠接一些普通的住宅装修维持生存。

天呐,什么鬼梦?

“少爷!”闻声,钟尧立刻从回廊深处冒出来,毕恭毕敬地出现在昔时面前,等候他发落。

在调情?

“那他到底想设计成什么样的,总得告诉我不满意的理由吧,好歹至少给我个底,是喜欢古典的,还是现代的,是欧式的,还是法式的,不然,让我怎么投其所好呢?”沈小欧扶额,噼里啪啦地一顿诉说,急得想吐血,隔着电话冲着钟尧嚷嚷,耐心耗尽,已经全然不把他当客户。

“那个,沈小欧,昔时是什么人物,你知道吗?”陶然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桌面,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能让眼前这个一脸校园稚气的员工明白,这笔单子对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

有那么一刹那,沈小欧有些恍惚,男人拧眉,她缠上男人的脖子,轻启唇瓣,靠向男人冰冷却有着致命诱惑的双唇,紧张拙劣地啃噬。

沈小欧下意识地点头,大脑一片空白。

“钟尧!”昔时被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说完就想走的沈小欧惹怒,发出划破天空的一声怒吼。

许久,沈小欧半眯眼盯着被她折腾得面目全非的男人喃喃自语:“不行,再这样下去,我非死在你手里不可。”

沈小欧下意识地抬头,才看到来人手里拿着拆字算命的招牌,愣怔了一秒,便礼节性地勾唇微微颔首,她从不相信算命,如果信命的话,当年也不会遭到沈家……。

第6章 幽灵

2021-03-30

第23章 站住

2021-03-30

书评(249)

我要评论
  • 年时间&领域,

    20岁自立门户,凭借其敏锐的商业嗅觉和果断的胆识魄力,短短几年时间,迅速建成M.C跨国集团,旗下产业涉足房产,金融,医疗等多个领域,市值亚太第一。

  • 胞,这&。

    “总之,沈小欧,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杀死多少脑细胞,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见没有?”陶然起身拍案下了军令状。

  • &他有什

    沈小欧一个激灵,向后退了一小步,努力定了神,才听到自己卑微而不确定的声音:“请问昔总他有什么要求,他想设计成什么样的风格?”

  • 一向吹&毛求疵

    沈小欧每天顶着熊猫眼废寝忘食,通宵达旦,将她所学的专业知识结合当下的主流风格,设计出来的方案堪称完美,让她自己都大吃一惊,就连一向吹毛求疵的陶然也挑不出毛病。

  • 男人结&踮起脚

    沈小欧颤颤巍巍地起身,抬起柔弱而纤细的双手,战战兢兢地褪去男人的睡袍,指尖顺着男人结实的肌肤绕到炙热的脖颈,踮起脚,随即看清男人的面容。

  • 怔了两&秒,男

    沈小欧怔了两秒,男人冷冽的声音再次在她耳侧响起:“我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3--,2—,1。”

  • 拳头落&声音,

    “啪”,陶然拳头落桌,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沈小欧才回神。

  • 叫钟尧&的管家

    “不行,少爷向来说一不二,这是别墅的图纸。”这个叫钟尧的男人五十出头,自称昔时的管家,面色温和地将偌大的一张图纸在长长的方桌上铺陈开来,一脸的笃定,不容商榷。

  • 吟,更&薄纱,

    沈小欧情不自禁地呻吟,更加激起男人最原始的躁动。他猛地撕开她身上的薄纱,身体如电光火石般交织在一起。

  • 男人冰&诱惑的

    有那么一刹那,沈小欧有些恍惚,男人拧眉,她缠上男人的脖子,轻启唇瓣,靠向男人冰冷却有着致命诱惑的双唇,紧张拙劣地啃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