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痒  


 

 为了生活,我干起了一名奶妈,我第二次去杨老板家给他刚出生于不久的儿子喂奶时,实际上我现在的的工作是一名奶妈,而已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杨老板居然也明确提出了想吃我的奶。看着那顶端迷人的颜色,我的脑子越来越发热。。

一双大白腿都快要露出来的时候,她忽然发现什么,一下子就按住我的手。

说到这,杨柳姐眉飞色舞。

她的小手滑若凝脂,让我想起上次零距离摸她胸的情景,不由又朝她那高高耸起的酥胸看去。

这只是昙花一现。

哪知道用力过猛,她的胸又大得不像话,受到手背挤压,于是靠上方的那一只全部都……

我越来越大胆,轻轻地拉起了她的裙子。

我还是有点心慌意乱。

杨柳姐笑眯眯:“这事儿不急,一次不行就第二次。我又不非得要你一次就成功,这一次你先跟她建立感情,她要真不愿意,那就第二次呗。第二次不行,还有第三次。反正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她给搞上手,我们能成功!”

陈水花蜷缩着身子躺在床上,两只手紧紧抱着肚子,不断哼唧。

女人的肚脐眼其实也是一个敏感区域,带有技巧性的抚摸可以产生一种电麻感。

以后她就安生了。

杨柳姐冲我说:“你好大胆,都让你隔着衣服摸,你把我衣服给脱下来了!你这混蛋!”

我站在门口,明显听到里边传来女人充满诱惑的哼叫声,跌宕起伏的,不断激发我的热血。

杨柳姐摇摇头:“没了,你放心。”

一边摸着,我还一边用手指轻轻拨弄她的肚脐眼。

她还轻轻地咬住下嘴唇,脸上透出享受的神情。

我给她轻轻揉起来。

这种手段挺卑劣,我本来不愿意干,但经不住杨柳姐说跟我好一回的诱惑。

我挺自豪。

她喃喃说:“舒服,挺舒服的,就是……就是……”

第1章 灭族

2020-03-24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那两大

    那两大团雪白的肉球都鼓鼓荡荡要跳出来了,还露出了紫色的罩儿。

  • 就是村&婆陈水

    她跟她婆婆也就是村长的老婆陈水花不对付,两人经常争斗,这婆媳关系可恶劣了。她居然想到一招,让婆婆偷男人,拍下视频,把这玩意儿给她公公一看,多半就闹了离婚。

  • ,于是&只全部

    哪知道用力过猛,她的胸又大得不像话,受到手背挤压,于是靠上方的那一只全部都……

  • 肉,胸&况现在

    陈水花保养得特别好,浑身细皮嫩肉,胸大臀肥,光看看她在外边走动,血气方刚的我就被勾搭得受不了,何况现在……

  • 针孔摄&在适合

    她会给我一个针孔摄像头,很小,可以随便黏贴在适合区域,到时拍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