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只是深情的自己  若爱请深情免费阅读小说  若爱请深情泰剧  若爱请深情若弃  若爱请深情免费阅读  


 

 她本是集团千金,家人为求利益不惜牺牲用她的婚姻谋取私利。一纸合约婚姻,却遇白莲花,在合约婚姻的背后又是另外的目的。老公为何时时处处以及维护白莲花,是真的不爱但是爱得太深?郁默无奈,虽然并不想见那位远在国外的“老公”,但是她不敢违背陆老爷子的意思,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她都懂,。

“不敢,”郁默说,“爷爷那边和公司那边,你总得要有个交待,我只是一个传话的。”

陆霆昭从酒窖里拿了一瓶红葡萄酒过来,远远的便看到一群人堵在门口,一群穿着素白的人中站了一个穿着火红连衣裙的女人,那女人娇艳的像火一样,而娇弱的柳若水在她面前,好像随时都会昏厥过去一样。

“我是他的妻子,我们三个月前领的结婚证。”

远远的,郁默便看到了一个欧式复古的城堡,里头的一切都好像让人回到了中古世纪的童话之中。

郁默环绕四周,轻轻的哦了一声,不甚在意的说道:“我知道了,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一阵风掠过,郁默只觉得肩头一痛,就被人一掌挥到了一旁,一个身形高大,长相俊美的男人将孱弱的柳若水护在了怀里。

柳若水剧烈的咳嗽起来,女佣将郁默推开,语气不善道:“你怎么能这么恶毒,明明知道我们小姐身体不好,还要刺激她。”

最后一天的时候,郁默坐在观光车上用纯熟的法语说道:“带我去春天百货吧,我想购物。”都说法国是女人的天堂,既然来了,不消遣一番还真对不起她这次来的目的!

郁默看着她,这样的“情敌”看着还真叫人心疼,弱柳扶风之姿,风都能吹倒。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勾起红唇满意的笑了一下,眼睛微微眯起,如同一只慵懒华贵的波斯猫一样。

“陆霆昭。”郁默不亢不卑回答。

“默默,你记住,一定要把那臭小子带回来,那臭小子竟然敢三个月不回来,他是要气死我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苍劲的声音,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那股上位者的气势。

陆霆昭从酒窖里拿了一瓶红葡萄酒过来,远远的便看到一群人堵在门口,一群穿着素白的人中站了一个穿着火红连衣裙的女人,那女人娇艳的像火一样,而娇弱的柳若水在她面前,好像随时都会昏厥过去一样。

“我要从你的庄园把陆霆昭接回去了,受人之托,希望柳小姐不要介意。”郁默开口,刻意加重了那句“你的庄园”。

郁默在春天百货里看中了一条纯手工裁剪的红裙子,她试穿了一下,火红的颜色配上她雪白的皮肤,美的如同行走在暗夜里的妖精,摄人心魄。

女佣并没有让行,看样子是打定主意不让她进去了,郁默无奈的看着女佣,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连门都进不了。

她说:“会的,爷爷,您消消气,我一定会把霆昭叫回来的。”

听到此,女佣突然变了脸色,厌恶的看着郁默:“郁小姐,如果你有点自知之明就不该到这里来,陆先生爱的一直都是我们小姐,这个庄园,就是他买给小姐的礼物。”

陆霆昭冷冷的看着郁默,不屑的说道:“你在威胁我?”

第8章 绑架

2021-03-29

第8章 绑架

2021-03-29

第9章 下药

2021-03-29

第9章 下药

2021-03-29

第11章 沉默

2021-03-29

第11章 沉默

2021-03-29

第12章 清洗

2021-03-29

第12章 清洗

2021-03-29

第13章 想通

2021-03-29

第13章 想通

2021-03-29

第14章 巴结

2021-03-29

第14章 巴结

2021-03-29

第15章 嘲讽

2021-03-29

第15章 嘲讽

2021-03-29

第16章 拆穿

2021-03-29

第16章 拆穿

2021-03-29

第17章 打岔

2021-03-29

第17章 打岔

2021-03-29

第18章 道歉

2021-03-29

第18章 道歉

2021-03-29

第19章 搬走

2021-03-29

第19章 搬走

2021-03-29

第22章 梦境

2021-03-29

第22章 梦境

2021-03-29

第25章 请假

2021-03-29

第25章 请假

2021-03-29

第26章 汇报

2021-03-29

第26章 汇报

2021-03-29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女佣&这个庄

    听到此,女佣突然变了脸色,厌恶的看着郁默:“郁小姐,如果你有点自知之明就不该到这里来,陆先生爱的一直都是我们小姐,这个庄园,就是他买给小姐的礼物。”

  • &那边和

    “不敢,”郁默说,“爷爷那边和公司那边,你总得要有个交待,我只是一个传话的。”

  • 这么恶&明知道

    柳若水剧烈的咳嗽起来,女佣将郁默推开,语气不善道:“你怎么能这么恶毒,明明知道我们小姐身体不好,还要刺激她。”

  • &开小水

    柳若水一听,眼泪啪嗒啪嗒的开始往下掉,可怜的看着陆霆昭:“霆昭哥,不要离开小水。”

  • 来,郁&默看着

    正在这时,陆老爷子的电话打了过来,郁默看着屏幕,嘴角勾起了一抹让人无法察觉的笑意。

  • 郁默在&子,她

    郁默在春天百货里看中了一条纯手工裁剪的红裙子,她试穿了一下,火红的颜色配上她雪白的皮肤,美的如同行走在暗夜里的妖精,摄人心魄。

  • 人中站&了一个

    陆霆昭从酒窖里拿了一瓶红葡萄酒过来,远远的便看到一群人堵在门口,一群穿着素白的人中站了一个穿着火红连衣裙的女人,那女人娇艳的像火一样,而娇弱的柳若水在她面前,好像随时都会昏厥过去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