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卿人是什么意思  我本卿人txt  


 

 给大家提供更多我本卿人免费深度阅读,我本卿人小说是前段时间一本在现代最热门都市小说,由网络作者吾独醉所著,小说的又名是《如花似锦》、《绝色小姨》、《小姨的诱惑》,吴虎臣顾春桃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全文讲诉的是吴虎臣没想起老天居然给了他接着来一次的机会,上辈子自己一个人在医院独自一人死掉,这他是个屌丝,没钱,没车,没房,除了有着还算帅气的外表和被兄弟们羡慕的小兄弟,每天就过着白天上班,晚上玩玩游戏的日子。。

  “还有,快点把衣服穿上,都多大人了,咋还改不了这个习惯呢?这是你姨我习惯了,要是别的女孩子看到你这个……这个丑样子还不得羞死你呀。”顾春梅瞅了吴虎臣的身子一眼,脸色顿时一红,心想臭小子什么时候长得这么大了!

  吴虎臣迷迷糊糊地躺着,他很想睁开眼睛,同时心中却又害怕睁开眼睛。

  想到这个可能,吴虎臣的心一阵紧张,不行,绝对不行,我一定要醒过来,我不能够再失去小姨了,小姨!虎臣绝对不能再失去你了。内心想着,吴虎臣却不知道,他的紧闭着的眼角却已经流出了泪水。

  缓了缓,另外一个吴虎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唉,这半大小子就知道赖床。我看高中也不用让他去上了……反正学费也实在是太多了。”

  房间内只剩下顾春梅一个人,她朱唇紧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一拉,吴虎臣便赤条条的出现在了顾春梅的眼中,原来吴虎臣从小就有着果睡的习惯。顾春梅嗔怪地白了吴虎臣一眼,有些羞恼地在吴虎臣的屁古上使劲地打了几巴掌。

  顾春梅本就没有怎么生气,忽然看上吴虎臣脸上那痛若心死的哀伤表情,不由得愣在了那里,良久之后,“傻瓜,姨怎么会怪你呢,你是大男孩了,不过你这臭小子连我的便宜都敢占,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你才行。”

  那清脆的声音让吴虎臣一阵的激动,是的,这是小姨的声音没错,难道我真的重生了?

  吃饱了,顾春梅便带着吴川来到庄稼地里。

  此刻的顾春梅全身不着片缕,在昏暗的灯光下面色潮红,手也在身上乱莫着,那张馥郁含香的檀口中还会发出几声低吟的诱人之声……

  看着小姨离开房间,吴虎臣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

  但是此刻他又不敢睁开眼睛,因为有个女人正在偷摸他的身体。

  “高中?!”吴虎臣的脑中一阵嗡鸣?为什么小姨要说高中?难道……不可能,难道我真的如同小说上说的,重生了?

  心中如此想着,他不由得把以前的事情一一的想了一遍。

  长大了,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在襁褓中那个嗷嗷待哺的婴孩了。

  “春梅啊,你怎么还不叫虎臣起床啊?你家虎臣的成绩单我都帮你拿回来了。”

  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粉色的樱桃小口正在咀嚼着,看的吴虎臣一阵意动,虽然是坐在小圆凳上,可是顾春梅那保持良好的身材却在那件黑色无袖短衫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的完美。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够一睹她修长的美腿和玲珑的小脚。

  “虎臣,好了没有啊?一个大男孩还磨磨蹭蹭的干嘛啊?”正当吴虎臣YY着今后的美好人生的时候,小姨顾春梅的声音再次催促起来。

  小手滑过他的胸膛,犹豫着向下移动,一指又一指,每挪一寸,吴虎臣都感觉自己的血跟着向下涌了一分。他能感觉到女人的手在升温,自己也在升温,原本服帖的被子也多出来一块昂扬。慢慢的小手滑向了他的森林地带,而在茂密的丛林中他的身体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章河村是个穷的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产,唯一一个就是村里有几个塘。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是丢死&人了!

      妈呀,真是丢死人了!不过想到顾春梅脸上的红晕,吴虎臣的心中也是一热,刚刚那双手到底是不是小姨的呢?小姨这么多年来都是孑然一身独自一人,或许她内心深处也是有想法的吧。

  • 同时心&害怕睁

      吴虎臣迷迷糊糊地躺着,他很想睁开眼睛,同时心中却又害怕睁开眼睛。

  • 自己已&,怎么

      这个女人是谁?她想做什么?吴虎臣想着,自己已经躺在了病危病房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出现。

  • 想要睡&真是和

      顾春梅送走了朱玉凤,又回到了吴虎臣的房间,“这个臭小子又想要睡懒觉,真是和他爸爸一个德行!”

  • 即便不&杂种打

      说实话,即便不是因为跟那群杂种打架进了ICU,他也厌倦那样的生活,他后悔那些年他错过的女人,包括他的小姨。

  • ,吴虎&一阵大

      想到这里,吴虎臣的心一阵大喜,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过好今生,再也不会让小姨离开我了。还有那些年我错过过的女孩,我都要一一的追到手。

  • 娇羞,&心似的

      “呸,臭小子,你身上哪里姨没有看过的?还害羞起来了!”顾春梅虽然心下娇羞,可是还是嘴硬地调笑着吴虎臣,似乎看到吴虎臣窘迫的模样她就能够十分开心似的。

  • &还是没

      可是待他唤了好多声,吴虎臣还是没有反应,顾春梅不由得有些气了,这个臭小子,知道今天要干活就故意偷懒,不行,一定不能放过他,想着,便拉开了吴虎臣身上盖着的薄薄的毛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