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了那天,她碰见丈夫婚内,多年后才获知一切都是出自于丈夫的善意,本想为了孩子试着选择接受,但是她却意外发现自己深陷了一个更大的谜团她特意买了一盒桂花糕回来,发现门竟是虚掩着的。她奇怪,陆劲舟早上打电话和她说明天回国,难道提前回来了?。

声音低沉清冷,不是陆劲舟又是谁!

“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她别牵扯其中,我怎样都无所谓。”陆劲舟的疲惫终于不再掩饰。

“你说什么!”叶知安本以为他已经把自己伤透,没想到还有致命一击。

陆劲舟修长有力的手指紧紧握成拳头,面容冷静的近乎残忍。

“我爸妈把你养大,去世前又把所有积蓄都留给你,就算你冷心冷肺,你也不应该这么对我!”最后几个字,叶知安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出来,喊完一口血喷了出来,再次软到在地。

叶知安怒极反笑,一把推开裴瑾瑾站起来,所有的痛苦一并咽下,倔强地道:“你的钱我一分也不会要!我父母对你的好不是这些钱就可以算清的!看上你算我瞎了眼,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最好一辈子都别再见!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叶知安要疯了,捡起掉在地上的点心盒子狠狠砸向陆劲舟。亏她想着对方爱吃,特意早点回来绕路去买,原来都是她一厢情愿,上赶着犯贱!

“知安你放手!”裴瑾瑾冲过来,一把推开叶知安,心疼地看着陆劲舟脖颈上的红印:“你没事吧?”

“你如愿逼走了知安,接下来怎么办?”裴瑾瑾苦笑道,心里羡慕死了自己这个闺蜜。

“我爸妈把你养大,去世前又把所有积蓄都留给你,就算你冷心冷肺,你也不应该这么对我!”最后几个字,叶知安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出来,喊完一口血喷了出来,再次软到在地。

叶知安抬头冷冷地看着她,嘴唇殷红,双目赤红,那样子活像地狱爬来的罗刹。

从医院出来,叶知安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再消失过。她小心地将检查单放进口袋里,想着陆劲舟知道自己怀孕后会是怎样一副惊喜的表情。

陆劲舟一把挥开她,眼中满是厌恶嘲弄:“否则你觉得我为什么娶你?我爱的人始终是瑾瑾,从来都不是你!”

听见声音,裴瑾瑾惊慌地看向叶知安,想要从陆劲舟怀里站起来,却被男人牢牢扣在怀里。

叶知安哭的有些脱离,被裴瑾瑾这么一推,一下就跌坐在地上,小腹瞬间一阵剧痛,松松挽住的长发也散开,混着泪水糊了一脸。

她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狼狈,紧紧地攥住陆劲舟的手臂,死死地盯着他道:“你再说一遍!”

他一手在裴瑾瑾腰间,一边戏谑道:“在闺蜜卧房和闺蜜的丈夫偷情,刺激吗?”

“那又怎样?”陆劲舟一想到叶知安,冰冷的眼神温柔了几分,“只要她没事就好,我现在没有能力护着她,但总有一天会把她找回来。”

陆劲舟面露惊慌,下意识地想去扶,却被在一旁沉默良久地裴瑾瑾拉住。

叶知安要疯了,捡起掉在地上的点心盒子狠狠砸向陆劲舟。亏她想着对方爱吃,特意早点回来绕路去买,原来都是她一厢情愿,上赶着犯贱!

第1章 秘密

2021-02-21

第1章 秘密

2021-02-21

书评(209)

我要评论
  • 万,是&出现在

    “这里有一千万,是你父母给我的十倍。拿着钱赶紧滚,别再出现在我生活里!”陆劲舟厌恶地道。

  • &黑色裤

    她的小腹一阵一阵的疼,她庆幸自己穿的黑色裤子,否则会更加狼狈。原本预想的惊喜变成荒唐残忍的笑话,曾经的一切都是谎言!

  • 如果说&彻头彻

    如果说叶知安刚刚还心存侥幸期待着陆劲舟能解释什么,此刻便是真正的心碎伴着彻头彻尾的绝望。

  • 却不受&。

    她想转身逃走,脚步却不受控制地前移,牙齿紧紧咬着下唇,一滴血在唇角津开,她像是感知不到疼痛。

  • 想着陆&会是怎

    从医院出来,叶知安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再消失过。她小心地将检查单放进口袋里,想着陆劲舟知道自己怀孕后会是怎样一副惊喜的表情。

  • &着眼睛

    她猩红着眼睛吼道:“为什么!陆劲舟你这个混蛋!”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滚落,她的声音渐渐由愤怒变得委屈:“为什么突然就不喜欢我了……”

  • 吃,特&一厢情

    叶知安要疯了,捡起掉在地上的点心盒子狠狠砸向陆劲舟。亏她想着对方爱吃,特意早点回来绕路去买,原来都是她一厢情愿,上赶着犯贱!

  • 问:“&值得吗

    裴瑾瑾忍不住问:“你这样值得吗?她会恨死你,完全不明白你的苦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