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被强迫症,轻度洁癖,还睡不着!她有一拖再拖中,轻度懒癌,出现嗜睡如命!两人再次相遇,他不会产生了从来没有有过的睡意,想把她离开身边,可她却别略有爱,他蛮横宣言,“的话你再跑,我宁城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内,大堂经理正把客房房卡交到一个短发女孩手中,她叫路遥,是很有名的酒店试睡员,同时还是一名旅游体验师外加美食顾问。。

路遥拿着房卡,潇洒的在手里晃了晃,笑的无比灿烂,“经理放心,我也是宁城人,对于福朋酒店可一直向往的很。”

“我说--拿开--”

不对不对,这牛郎也没有这个气质啊,这人一看就非富即贵啊,等等!她想到了,这人就是陈晓晓的顶头上司君清啊!她最近一个多月每天都在听陈晓晓抱怨他,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君上。

众人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可君清才进入会场不久,偏偏还出了状况,一个不长眼的服务生因为看到他紧张一个站不稳,把红酒洒在了他的身上。

他皱着好看的眉走过去才看清楚,那坨不明物体,是个女人!

这句话不断的在路遥的脑海中盘旋,如同千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君清走进浴室后,看到里面的水渍,忍不住皱眉,但是相对来说,他更加无法忍受自己身上带着红酒的气味,他简单冲洗过后,从消毒柜里拿出浴巾,准备休息一下,却发现床上竟然有一坨不明物体。

陈晓晓马上破门而入,如果不是君清预见性的向后退了几步,必然被门碰到,陈晓晓站的笔直,略带紧张的问道:“总裁有什么安排。”

说完还把一条腿盘在了君清的身上,君清正要发作,突然一种从未自然体会过的感觉向他袭来,他竟然想睡觉!

“难道君总认识路小姐?”大堂经理大胆的猜测,经理摇摇头,“之前没听说过啊,哎,不过他没出来总是好的,我们先回去睡一觉吧,恐怕以后就睡不着了。”

不对不对,这牛郎也没有这个气质啊,这人一看就非富即贵啊,等等!她想到了,这人就是陈晓晓的顶头上司君清啊!她最近一个多月每天都在听陈晓晓抱怨他,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君上。

君清再次重复。

苏悠说着,眼眶中都蕴开了泪水,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喜欢了这个男人二十年,他却对自己始终如一的冰冷。  

就听到他冷冽的声音传来:“如果你这只手不想要了,可以尽情的摸下去。”

君清的声音很冷,路遥再次很没骨气的投降了,“你的秘书陈晓晓,是我好朋友。”

这和剧情不符啊,她兢兢业业的试睡,就等睡醒之后递交一个报告,吹捧一下福朋酒店的床是多么的舒适,睡在这里,就像是待在妈妈的子宫里一样安心。

“我说--拿开--”

君清走进浴室后,看到里面的水渍,忍不住皱眉,但是相对来说,他更加无法忍受自己身上带着红酒的气味,他简单冲洗过后,从消毒柜里拿出浴巾,准备休息一下,却发现床上竟然有一坨不明物体。

“帮我开门,并且站在距离我三米远的地方。”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米的高&”

    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踩着十厘米的高跟凑了过来,“总裁就是这么难伺候,陈晓晓你要加油,打破总裁秘书两月必换的魔咒。”

  • 去才看&女人!

    他皱着好看的眉走过去才看清楚,那坨不明物体,是个女人!

  • 给我了&哈哈,

    路遥也不再客气,直接按照房卡后面的路标向着房间走去,打开门一看,整个人都震惊了,“天呐,好豪华啊,竟然给我了一间总统套房啊,哈哈哈,福朋酒店真是大手笔。”

  • 然站在&深的嗅

    他现在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就像是一个要被打入地狱的人突然站在了天堂的入口一般,他像是个幼兽一般,把自己的脸凑在路遥的脸,然后深深的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

  • 一声:&。”

    路遥瞬间就没有节操的软了,想要跪着说一声:“给君上请安。”

  • 君清很&都知道

    君清很快抵达福朋酒店,在一群人的拥簇下进入会场,不过所有人都不敢离他太近,但凡认识君清的人都知道,他最讨厌和人近距离接触,尤其是女人。

  • “这样&了,那

    “这样就最好了,那路遥小姐快去休息吧,想必你也累了。”

  • 是等了&来,两

    此时大堂经理也闻讯赶来,和经理一起在2034房间门口徘徊,等待着死神的降临。可是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君清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