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刚本科毕业,被男友亲手推上深渊……求援无门之时,砸玉镯砸出了个老公。当然是我睁开眼的方式不对!某男:“敢砸我家祖传玉镯,看你姿色很不错,就给我当老婆抵账吧。”“各位老板,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这个声音让赵落花想起了昨晚上不堪的回忆,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些许诱惑的气声,应该就是自己的债主,程千珏无疑了。

昨天她喝的醉醺醺的,人家问就什么都说了,笔录都写好了,就等她签字了。

她昨夜一晚都在警局审讯室度过,程千珏派人送过来的,自己先回了家。

赵落花此刻完全酒醒了,这才瞬间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在低头一看,看见自己裸露的装扮,又忙活着把黑色风衣套上。

人刚一走,程千珏一把把赵落花松开,人直接就倒在地上了,震得屁股都跟着生疼。

碍于生意伙伴在场,程千珏隐忍怒气,压低声音,浑厚而带着些撩人心弦的气声,“怎么?”

程千珏松了松领带,算是为了缓解程漠风带来的压力,而后又坐回椅子上,交叠双腿,皱着眉看着坐在地上意欲起来的赵落花说道,“那个谁!你可以出去了。”

“哎呦喂,你干嘛你,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呀!”赵落花疼得忘了来求人的事。

服务生带着黑框眼镜,审视了一眼赵落花,玫红色低胸晚礼服,齐肩短发烫了优雅魅惑的蛋卷,眼神迷离,随即礼貌的推开,“这位小姐,您是喝多了。”

程漠风不打算相信他的鬼话,继续提出疑问,“那弟妹摔坏了传家宝,也是要受罚的吧。”

“喂喂喂,你不能走,笔录需要你签字。”一个穿着警服的胖大叔,此刻怒目看着她说道。

程千珏觉得接下来的话不应该自己说出口,就掐了赵落花的腰一下,示意她说。

“认识很久了,偷偷领着证的,昨天我俩吵架,这小东西就把镯子摔坏了。”程千珏故作轻松,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电话接通,那边是超大嗓门的怒吼,“赵落花!你死去哪里了,打你多少遍电话都不接,打去公司说你没上班,你不想混啦!!!”

挂了电话,赵落花用几秒钟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看周围真是警局,不存在恶作剧的情况,想到自己的未来,她只好认怂,小碎步冲过去,抱住胖警察的胳膊,“呜呜呜,警察叔叔,人家不想坐牢。”

程千珏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家传玉镯被摔成了三段,那可是程家儿媳的信物,代代相传,经久不息,这要是被家里的长辈知道,还不得气的昏死过去。

她身上盖着一个黑色的风衣,一模面料超赞,她赞赏了几秒钟,而后飞快起身,捞起风衣和包就要走。

赵落花满脑袋都是要砸东西,刚才高跟鞋在走廊里面已经丢掉一直,这会干脆那只也在门口踢掉。

她明显感觉到在场的人除了自己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只有她,总算心里有了底。

冲着程漠风魅惑一笑,“二哥,忘了跟你介绍,她是我妻子。”

书评(495)

我要评论
  • &根据《

    玉镯历史悠久,价值斐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赵落花故意损坏他人重大财产,要判刑七年,再加上玉镯对程家有特殊意义,还要赔偿一百万。

  • 扶持在&个局。

    男友只是说让她帮忙谈生意,两人大学同学,都刚毕业,互相扶持在情理之中,哪想到掉进了这个局。

  • 审讯室&派人送

    她昨夜一晚都在警局审讯室度过,程千珏派人送过来的,自己先回了家。

  • 脸上已&卑微。

    赵落花脸上已经挂上醉酒的酡红,纤白的玉手拿着红酒杯,此刻正在和几个男人周旋,语气几近卑微。

  • 她身上&个黑色

    她身上盖着一个黑色的风衣,一模面料超赞,她赞赏了几秒钟,而后飞快起身,捞起风衣和包就要走。

  • 自己心&他的脾

    程千珏今天的好兴致都被这个醉酒的疯女人消损殆尽,要不是她长得过于让自己心动,以他的脾气,绝对会此刻就杀人灭口。

  • 过来鄙&人爱管

    走廊里来往的人都投过来鄙夷的目光,无视赵落花的求救,她知道,别人只当她是欲拒还迎的贱货,没人爱管着闲事。

  • 赶紧在&”

    她终于看到了一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的人,赶紧在他耳边求救,“帮我报警,我被下药了。”

  • &,而赵

    如此高档的会所,音乐也是高山流水,荡气回肠,而赵落花却觉得恶心,头很疼,视线也变得模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