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场匪夷所思绑架案让沈安若患上了“恐男症”,颜控的她自此一门心思扑在事业和带娃上,不慕男色,不思情爱。即便司徒崭已成了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王,也没办法被强迫沈安若和沈安若拿着手机站在VIP包厢外的走廊上,频频来回张望,神色焦急。。

她能从你双手之间直接屁股坠地的摔下去,你信不信?

有了业务能力过人的几个包房少爷的加入,整个包厢内的气氛很快就活跃起来了,齐总谨记着司徒崭的话,简直把沈安若当祖宗一样伺候着。

“老板还有什么吩咐?”司徒崭坐到了沈安若的身边,没好气的问。

齐总整个脑子都是懵的,直到沈安若带着人进来包房,她才惊觉背都被汗湿了。

包厢内穿着一身高贵定制套装的中年女人是沈安若好不容易才约到的大客户,今晚的订单更是关系着她的荔枝集团分公司能不能在京城落户。

沈安若每次敬酒,齐总都豪气干杯,这让沈安若心里乐开了花,看来齐总是很吃她这一套的,这次的合作一定没问题了。

沈安若蹬掉自己的高跟鞋,打着酒嗝,冲着司徒崭招手,“小哥哥,来,过来。”

“嗯,坐吧。”齐总再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虽说爱小白脸的事名媛圈里都知道,但是沈安若的这番话给足了她面子和台阶,她是十分受用的。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司徒崭已经背着沈安若走到了电梯口,“搞定了房号发过来。”

那眼神的意思是:懂点事儿!还做不做生意了!?

齐总是京城人,怎么会不知道JT风投集团的总裁司徒崭是什么人,她居然会把这个Z国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王认成了那种“少爷”。

“嗯……热……”

“沈总稍等,会所门口了。”

但不可能丢下她一走了之,也不可能帮她叫车,把她丢车上就完事儿。

司徒崭这才笑着端了酒杯抿了一口。

沈安若意识还算清醒,眼神已经涣散了,却还努力板着脸冲着司徒崭瞪眼,“你……你想得美!和我睡觉!还要我给你钱!我是让你帮我……帮我叫车。”

说话时,沈安若的脚在桌下找到男人的腿,恨铁不成钢的踹了一下,然后一记眼刀准确的丢了过去。

“来,齐总,我敬你一杯,谢你赏脸和小妹我出来聚一聚。”沈安若见司徒崭只是安静的坐在齐总身边,一点都不主动,她只能笑着举杯来打破尴尬。

多年看人的经验让齐总不得不正视这男人周身散发出来的犹如帝王般的霸气,有这等气质的人会是一个“少爷”?

第30章 真香

2021-02-19

书评(110)

我要评论
  • 说话时&不成钢

    说话时,沈安若的脚在桌下找到男人的腿,恨铁不成钢的踹了一下,然后一记眼刀准确的丢了过去。

  • ?”齐&酒杯转

    “帅哥不喝酒?”齐总放下酒杯转头看向司徒崭,眼里的暧昧让一旁的沈安若瞬间一身汗毛竖起。

  • 可太对&!

    这是什么神仙反差萌?看气质高冷禁欲,笑起来又像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这可太对得起我那三千块钱了!

  • 起,京&城四处

    夜幕升起,京城四处灯红酒绿,极尽奢靡的M·show会所里人满为患。

  • 富婆的&欢心。

    她知道客户出了名的喜欢小白脸,投其所好,她才安排了今晚的这个局,找了会所头牌过来讨里面那位富婆的欢心。

  • 拿着手&的走廊

    沈安若拿着手机站在VIP包厢外的走廊上,频频来回张望,神色焦急。

  • &演下去

    乌龙归乌龙,这样的沈安若倒让他觉得有些有趣,既然如此,那他就随着她演下去了。

  • 好友的&沈安若

    他今天才回国准备参加明天好友的婚礼,晚上刚一下飞机就被好友拉到了会所参加婚前单身夜的派对。派对的包厢里人太多,他出来透透气,在走廊上看到了沈安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