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天涯上一句  问剑天涯小说阅读  天涯论谈网址  试剑天涯的小说  什么剑什么天涯  执剑天涯的图片  论天涯什么意思  不论天涯与咫尺  


 

 追随者金庸、古龙的脚步,以纯粹的侠肝义胆情怀,向传统形式武侠英雄致敬。 剑论天涯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是的,这时的确有一队恶鬼正快速地行进在大雨中,他们举着黑色的大旗,握着鬼头刀正向自己的敌人——五里之外的一个少年飞奔而去。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便是自己的老巢——天伦鬼府,而他们这队人马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挡敌人的脚步,用自己的血染红敌人脚下的土地,用自己的身体铺平敌人前进的道路,这是一条知死不悔的不归路。。

  不过事情的突变也只是眨眼的时间。只见肖东敖的刀尖距敌人只有三寸之时,敌人的身体开始向刀的侧面旋转,刀尖剌着敌人身体时,敌人却转到了他的刀边,刀尖完全是贴着对方的衣服剌过去的,他还未来得急将刀身反转过来划向敌人,只感觉脖子一凉,心中道一声不妙,头就已经与身体分家。

  见各位山主到齐,方洞天示意前哨,将消息报于各山主。于是哨卒停止喘气说道:报教主和各位山主,十里之外忽然出现一白衣少年,正向本教总坛进发,一时三刻便到。从衣着像貌及所持宝剑看来,正是教主日前所遇之大敌。

  此时的天伦鬼府灯火通明,不亚于白昼,府门之外,几个人身着黑衣,腰挂鬼牌,脸上戴着烈鬼面具,左手火把,右手大刀,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道路。他们很像是地府门前的恶鬼,在焦急地等待着黑白无常押着亡魂前来,然后饿狼般扑上去把亡魂大卸八块,扔进府门,然后添完地上的血水仰天大笑。此情此景让人不寒而擅,冷汗滑肩。

  肖东敖站在对方面前,横刀一挡首先发问:“来者何人?”没有回音,肖东敖一怒再次喝问道:“来者可是风云世家之人?”仍无回答。肖东敖大怒:“你是聋子吗?”还是没有回话。围着的烈鬼教众人也各个剑拨驽张,欲百鬼分尸而后快。

  但后退的不是敌人而是肖东敖自己。对方在一片刀网之下,仍是向前逼进,时不时出剑剌他,逼他后退。两人交战看似激烈,却很少兵刃相交,对方步步紧逼,在面对肖东傲的同时,还有闲暇出手,刺杀围追的烈鬼教徒,全然看不到压迫感。

  天伦鬼府的护卫听到喊杀声,一起向门口涌来,如洪水一般,少年纵然有力敌千军之能,也不得不后退。终于,少年被迫后退,但剑下毫不放松,既使后退也仍在斩杀,刀声剑声、喊杀声、哀嚎声不绝于耳。

  大殿之内南面正中的宝座上一人威坐,双目喷火,脸上的表情显得愤怒而又些许的恐惧,花白的双鬓说明他的年龄在五十岁左右,太阳穴的凸起程度说明了他至少具有三十年以上的内家功力,而且相当精纯。他的双手按在宝座的枯骼上,随时准备一跃而起,抓向右手边架子上的长剑,冲向敌人。那是一柄乌黑的宽刃剑,三尺稍欠,这柄剑不知杀过多少武林中人,从而使剑身一度变红。何以说剑身一度变红呢?原因就在于这柄剑非常的特殊,当它杀过人后,剑身就会由黑变红,而且杀的人越多剑身越红,就如同吸泡了人血一般。这并不是因为剑身被血染红了,而是剑身自身的特殊功能。经过一段时间的放置又自变得乌黑。也正因为如此,才被命名为“乌龙浸血剑”。这是一柄邪教世家的祖传名剑,原属肖家。当宝座上的人持此剑出现时,平静不久的江湖又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这个人就是臭名昭著、让武林人士闻风丧胆的烈鬼教教主方洞天。

  正当众教徒聊得性起,一个人忽然“啊”地叫了一声,众人一惊,顿时安静了下来,方才看到一个满身血迹的少年站在天伦鬼府前的广场中央,距他们已经不足十丈。此人象鬼一样,似乎是从地下穿出来的,将他们这些作鬼的却都惊得呆住了。

  这时心里在笑的则是肖东敖,因为他的刀尖距对方的身体已经不足十寸,只要一眨眼的功夫便会听到敌人的哀号和自己的大笑声,他的心里怎能不高兴。

  肖东敖一气臂了九九八十一刀,却多是防守,很少进攻,心里压力大增,体力不断下降。终于,对方一剑挡住他的兵刃,飞身而起踏在他的身上,向后射出,半空中连连出手,兵刃相交之声密响,他被踏飞六丈开外方始落地,而与他同时倒下的又有六人。

  那么方洞天为何还愁眉紧锁呢?因为他是一个十分多疑的人,他认为那少年既然敢单身前来,必定是有了十足的把握,否则又怎会来此涉险,正是这一点让他顾虑重重。此时,他难以揣摩到那个少年的实势到底如何,心中难免忐忑不安,但他是一教之主,绝不能有任何丧气的举动,因此故意做出愤怒的样子,以便掩饰心中的不安。

  鬼府之内是一片屋舍回廊,中间有一座华丽的大殿便是众鬼议事的场所,而此时众鬼却不在殿内,他们都手持大刀、火把立于回廊内、长亭下司命待发,没有一个人发任何声音。在他们中间只能听到火焰燃烧发出的呼呼声,急促而紧张的呼吸声,甚至还有心跳声,除了火焰在跳跃之外,一片死寂。好像这些人都是泥偶木雕一般,没有丝毫的动作。

  战斗结束了,在电光照耀的地上是由血和雨水汇成的溪流,二十四具尸体颇有规律地摆放在地上,一个满身血迹的白衣少年就那样静静地站在中间。

  看来他们还真不愧为铁铮铮的汉子。

  是的,这时的确有一队恶鬼正快速地行进在大雨中,他们举着黑色的大旗,握着鬼头刀正向自己的敌人——五里之外的一个少年飞奔而去。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便是自己的老巢——天伦鬼府,而他们这队人马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挡敌人的脚步,用自己的血染红敌人脚下的土地,用自己的身体铺平敌人前进的道路,这是一条知死不悔的不归路。

  此时,他们距离敌人只有半里之遥。在夜色中,对方只是一个白色的身影,形如幽灵,电光一闪的一瞬间便什么都已看清了。当众人看到时,对方似乎是名女子,不过只是一个淡淡的影子。电光再次一闪,对方似乎已经近在咫尺,眉目都看得真切万分。只见对方修眉大眼、鼻梁坚挺、脸色红润如朝阳。此人如果是女子,必定是个美人儿,如果是男子,恐怕世间很难再找到一位如此俊气十足且带有九分姿色的俊男了。他走得不急不慢如同在散步,一身白衣已被雨水淋透却未见一个泥点,左手提一把不足三尺的宝剑,款款向前,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冷冰,却不时现出一丝淡淡的喜悦,让人看上去似乎在顾装冷漠,却又是忍俊不住,不时偷笑。

  天伦鬼府

  这场战斗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已经结束,少年一点伤都未带,大气都未喘一口,由此就已经看他武艺的高绝之处。看来,方洞天的担心不无道理。

  但世事难料,只是一眨眼功夫,方洞天手中的长剑就断为六节,由胜而败。他当时虽然神情专注,眼神犀利,看得却并不真切,只是看到一束紫色霞光在眼前晃了几晃,听到了叮叮当当的几声脆响,不过他马上明白了,是少年手中七寸长的奇特小剑击败了他,那柄小剑剑刃只有一指宽,闪烁着紫色光芒,不,应该是笼罩着一层紫色光芒,他败了,于是不得不愤愤离去。

  十名烈鬼同时一声大吼,一跃而起,空中翻身向来人劈下,肖东敖也急速冲来。烈鬼们翻身的动作还未完来,手中的刀还未举起,已有五人接连发出衰号之声,对方已跳出圈外。发出哀号的五人空中失去重心,直向其他五人飞去,而其他五人却空中痛下杀手,将飞来的五人斩杀于刀下,方始落地。其实,他们所杀的只是尸体,因为他们看得清楚,就在五人翻身的一刹那,已被敌人的利剑划过喉咙或剌中心脏,并且这五人的刀由于惯性已经抡起,直向自己人劈下,所以只好将他们再杀一次,以免被剌伤。

雨中少年

2021-01-14

风云九剑

2021-01-14

乌龙浸血

2021-01-14

永远的痛

2021-01-14

年少轻狂

2021-01-14

秦风镖局

2021-01-14

再战江风毅

2021-01-14

书评(97)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