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对不起打搅了,请不允许我自我详细介绍一下,我叫贺羽西,(中央特事处,请积极协助我通过下面这个事件的调查,你明白,是哪一个事件········ 我(中央特事处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人们总是羡慕着清闲和平静,但却又总是舍弃这些,转而耗费大量的时间去疲劳的工作,这在我看来真是舍本求末的愚蠢。但是,我却又不得不成为这其中的一份子,何其无奈。。

  “杨越,贺羽西,就还差一个李儒三,和一个叫罗潇蓉的小姑娘了吧?”一个胸口标识上一丢丢零的、明显是最高首长级别的警察问道。

  “聪明,不过还差一点。”杨越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个,当时一时间给我一种他是前辈高人的感觉。

  “监管?”我问道。

  听了这句话我顿时回忆起大学时期和朋友们打DOTA时,总是讲要教对面如何做人时大霸气,于是,我就理所当然的加入了这个部门,结果,呵呵,结果因为稿子写得好而被提拔为副科长。我了个大擦,命运你真会开玩笑,说好的为民除害呢?说好的黑暗中的英雄呢?最终我也只能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公务员罢了。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眼前人的说笑,也拉回了我的思绪,只见他立刻开启变脸模式,一脸阳光灿烂的接电话道,

  看到杨越吃瘪的老脸,我内心一阵莫名的窃喜,但同时也是有一种莫名激动。尤记得两年前毕业那会儿,一位宗教局的领导打电话告诉我,有一份工作很适合我,希望我能来面试。这对一个初出大学校园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我学的专业是安全工程,但我明白,想找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室很难的,这样天上掉下来的机会不去抓才是傻子。

  “贺羽西!下午开会路处长的要用讲话稿写完没写完?!处长都催了!”

  “首先,你讲错了一个问题。”老警察微笑着竖起食指,“没有什么问题是我们警察解决不了的,除非你们是尸位素餐的摆设,不去配合我们来办案。”

  说着,老警察坐了下来,轻轻的饮了一口茶。

  “不错,这么一大批的民俗人士,虽无多大的权利、多大的生意,但是却掌握了可以趋吉避凶、改命逆天的本事,但同时也有杀人不见血的能为,所以,我们宣传五科同时还有着一个任务…”

  “呵呵,是嘛。”眼前的这位老警察微微的笑了笑,双眼之中不经意中透露出一种奇异的气息。这股气息转瞬即逝,但仍不难被我捕捉到,那就是杀过人才有的气息,电影小说里俗称杀气。

  人们总是羡慕着清闲和平静,但却又总是舍弃这些,转而耗费大量的时间去疲劳的工作,这在我看来真是舍本求末的愚蠢。但是,我却又不得不成为这其中的一份子,何其无奈。

  “你也是世家子弟,老辈里就是吃鬼神饭、走阴阳道的。那想必你也知道当今社会上还是有很多同道中人的吧。”

  “堂上祖师乃姓张,各路仙神在四方,自古阴阳分两道,生来无常死无常。”

  说完后我一脸纯洁无瑕的盯着对方。根据心理学的一种理论,内心邪恶的人在面对婴儿般纯洁的眼神时,会有一种本能逃避的罪恶感,因此这一招我屡试不爽,尤其对于眼前这个大个儿来说,是绝对有着真实伤害的!但是今天……

  一边说着,杨科长一边离开了。耳朵终于清净了!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把稿子写完吧,省的这哥们儿再来烦我,同时也希望他能把手机铃声换一换。

  但是事实上,人没有永远的清闲,那多出来的零点二倍的工资也不是白拿的,很快生活便出其不意的对你打出了一记重重的右勾拳,让你爽的进医院。

  一边听着眼前人各种道理和苦口婆心的比比叨,我的思绪一边飘到了窗外的云端之上。

  “那就是做黑暗中的英雄,为民除害,教那些为非作歹之徒如何做人。”

书评(152)

我要评论
  • 出现了&,人生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体型高大、但在我认知里绝对身材臃肿的人,他那张方方正正的脸上意外的透露出一种纯天然的猥琐,唉,人生的无奈啊!我扶了扶眼镜,回答说,

  • &要用讲

      “贺羽西!下午开会路处长的要用讲话稿写完没写完?!处长都催了!”

  • 李儒三&料去了

      “是是,领导,李儒三家母亲生病了,请假探亲去了。罗潇蓉外出送材料去了,所以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杨越谨慎的回答到。,

  • 这哥们&烦我,

      一边说着,杨科长一边离开了。耳朵终于清净了!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把稿子写完吧,省的这哥们儿再来烦我,同时也希望他能把手机铃声换一换。

  • 们既然&,想必

      “今天我们既然来这里,想必你们两位同志也知道我们的来意了吧?”

  • 弃这些&,转而

      人们总是羡慕着清闲和平静,但却又总是舍弃这些,转而耗费大量的时间去疲劳的工作,这在我看来真是舍本求末的愚蠢。但是,我却又不得不成为这其中的一份子,何其无奈。

  • 股气息&称杀气

      “呵呵,是嘛。”眼前的这位老警察微微的笑了笑,双眼之中不经意中透露出一种奇异的气息。这股气息转瞬即逝,但仍不难被我捕捉到,那就是杀过人才有的气息,电影小说里俗称杀气。

  • 贺赶稿&哦,我

      “是,处长,我在催小贺赶稿子呢。哦,我马上去您办公室。”

  • 个叫罗&”一个

      “杨越,贺羽西,就还差一个李儒三,和一个叫罗潇蓉的小姑娘了吧?”一个胸口标识上一丢丢零的、明显是最高首长级别的警察问道。

  • 越火急&公室,

      过程我就不叙述了,总之就是科长杨越火急火燎的跑回办公室,然后一把拉起一时懵逼了的我跑进了处长办公室,只见里面站着几个衔级不小的警察,处长却没有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