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剑仙仙途  玄尘仙途礼包  无极仙途 玄仙  玄之医道仙途  无极仙途仙帝  


 

 《玄帝仙途》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朱红玉碗,千百年,青诺,植株,老狼涯柯,锁麟儿,信灵儿,千莫,千风,花纹,井沿,白花斑莽之间的故事。玄帝仙途欢迎在线阅读!

青诺不喜欢这个朱红玉碗,从来就不喜欢,他老说这个怪异的东西天生与他背离,难以亲近沟通,他不明白老爹为什么如获至宝,静静守候了千年。

青诺讨厌朱红玉碗,却不讨厌这粒奇特的种子,更好奇这粒种子上的这枚朱红唇印,几百年来,他发挥了超常的想象力,结果是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老狼涯柯大惊失色:“臭小子!你吓她干嘛!”

“青诺!胆肥了你,竟敢三召而不回,你骨头痒了,臭小子!”

“老爹!”小妖精笑容殷殷,那一头的绿头发让青诺浑身不自在:“就是老爹,我睡在玉碗里,就一直这么叫的。”

“它,它真的动了!”青诺忘了自己的结巴。表情错愕的好似鼻子被咬掉一块又被神奇的安回原处。

“老爹!怎么会这样啊!”青诺看罢,瞠目结舌,那浑体的绿意,让他困顿不堪。

一句老爹,涯柯欢喜的浑身发颤:“好看,好看。”

现在被揪,一口怒气提到咽喉就莫名的泄了,就觉得耳轮痒痒的舒服之极,一脸怪诞的傻笑,一条丝蔓冷不丁的伸出来,末梢挽了一个圈,嘣!一下照青诺的脑门弹了一个脆响。

青诺为了看得真切,不漏掉一个细节,不顾涯柯的拉扯,整张脸几乎盖在了朱红玉碗上,涯柯一记重击才让他稍稍远离。

老狼涯柯只会抖着胡子笑:“一准儿是个调皮的孩子。”

葱绿的株心一弯,径直够奔老狼涯柯,小叶片舒展开来,轻轻的贴着老狼涯柯胡茬邋遢的两腮边,层层包裹的株心可爱的动了一动,叶柄处抽出的小丝蔓竟然绕上了因兴奋而瑟瑟发抖的花白胡须,一下一下带劲的梳理起来。

植株青诺小说名字叫做《玄帝仙途》,这里提供植株青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玄帝仙途小说精选:“记得数到第十九片叶子时,点它的株心。不能晚了。”老狼涯柯及时点醒青诺,青诺紧张的伸出手指早早等着。“也莫早了!”老狼真是唠叨,青诺又把手指缩回一截:“老爹!别瞎指挥!”一片两片三片五片八片。流香散雾。叶芽忽然停止伸展新叶,最新的两片嫩嫩的小叶子,忽然卷起,平衡的支着株心,那稚气小模样侧歪头,童心正浓。“快点长吧!丫头!莫误了机缘。”涯柯温爱有加。丫头?青诺几乎一屁股坐在地上。葱绿的株心一弯,径直够奔老狼涯柯,小叶片舒展开来,轻轻…

“这怎么可能,老爹可以作证!”青诺急了,求助老爹:“您老回来时,是不是看我把她揣怀里了?那次真是乱啊!山洞晃得啊!岌岌可危!”青诺开始趁机加水分。

朱红玉碗千年小说名字叫做《玄帝仙途》,这里提供朱红玉碗千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玄帝仙途小说精选:苍浪峰淹没在深邃的黑暗里,侧望像被沧桑折刃的巨无霸残剑,锋芒折翼,但桀骜之性尚存,领袖群峰,冷视千年的岁月。对面直观,苍浪峰便是一方棱角分明的巨石碑,在异兀叠嶂的群山中,独树一帜承载千年的沉重。无涯洞屏蔽在苍浪峰背面底部,少有人妖问津。沉寂千年的时光锈迹斑斑,幸好被遗忘,得以历经千年细细孕育妖界奇葩。没有永远的苦寂!从来没有!一缕青烟被急招而回,绕苍浪峰东面瞬息直下,隐匿于无涯洞。洞里的老狼妖涯柯抖须背手正怒目而待…

“点早了,尚不完善。”老狼涯柯全然没有一丝不适应,反倒满心欢喜,绿丫头转动眼睛,来回看顾,手指儿一会儿挠头,一会儿放下扯着裙裾。

琥珀种子在碗心滴溜溜转动起来,加速烟波香雾弥散,接近朱红印记的地方慢慢龟裂,一点新绿悠然出壳,轻轻一扭,轻盈挣脱透明的薄如蝉翼的外壳,两片子瓣一展,倏地长至朱红玉碗的碗沿处停住,小小的叶芽伸展出来,摆动,东张西望。

青诺深深吸气,香气说不出来的让他愉悦,看看兴奋超常到很神经兮兮的老爹,又看看朱红玉碗里的小东西,眼睛贼亮:“老爹!它是活的?”

青诺擦擦额头上急出的冷汗,慢慢落下身形,唯恐惊扰谁的梦境。就这样同样安静的傻站着对面看着,轻轻调匀呼吸。植株好似还没回过神来,依旧静立,绿意婆娑在烟雾缭绕间,飘渺竟如长裙无风曼舞。

“孩子?”青诺的下巴很不牢固,差点磕到碗沿。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了下唾&的声音

    青诺咽了下唾液,喉结错动的声音格外响,舌尖贪婪的舔着上唇,口水呼之欲出!

  • 的里洞&光华,

    拐了两拐,空间一扩,空空的里洞,干干净净的岩壁泛着淡淡的鹅黄光华,洞顶的光石烁烁,对应着正中磨盘大的石几,目所能及,石几是这里唯一的陈设。白炙的光圈笼罩着石几,单调里透着浓重的某种虔诚和珍爱。

  • ,香气&东西,

    青诺深深吸气,香气说不出来的让他愉悦,看看兴奋超常到很神经兮兮的老爹,又看看朱红玉碗里的小东西,眼睛贼亮:“老爹!它是活的?”

  • &每当青

    这个朱红玉碗在这里安静了太长的岁月,每当青诺的视线被玉碗牵引,就会莫名的心慌气短,呼吸紊乱,常常看到呼呼乱喘狼狈之极时硬硬的将视线拿开为止。

  • 种植物&,寂寂

    但他却对朱红玉碗里的东西好奇,异香便来自哪里碗心一粒不确定何种植物的种子,寂寂其中,琥珀色的冷光外壳上,一点微型的朱红印记格外醒目,细辩形状,好似热吻的唇印被烙印在上边。细细注目,竟有些触目惊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