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活得像一抹幽魂, 生而颠沛流离颠沛,死前流离颠沛。 转辗生死轮回,蓝海市场涟漪。 惊悚恐怖记忆,谜样过往,边无助,边渴求,那些曾我以为这坎的坎儿,被一双素手铲平。 她说:连峥是梦吗?。

“是不是很疼?”

第二个礼物……”葛庄生叹了口气,“如你所愿,让你‘一家三口’团圆。”

幼兽般的细弱哀鸣唤醒了石化的连峥。

她就是一俗物,干嘛要用得道高僧的标准要求自己呢?

台灯被撞碎在地面。

“十三个人厚葬,家属安顿好。你去找那些娥国人,我们的人什么死法,记好位置,让他们双倍奉还。”

见小玲已经开始翻白眼,保镖赶忙施大力掰开钳子般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想跟他说一万句对不起。

她静观其变。

然而事与愿违。

拐走他的是你曾经的保姆小玲,不希望你带着恨走,所以,凶手就不告诉你了。

“说……别伤了她,我马上回去。

“送你两个临行礼物吧,第一个礼物,你找了四年的儿子小悉,其实早就已经死了,被拐走的第二天就死了。

‘咚咚咚’,远处的门板,响起规律的敲门声。

是葛庄生这个贱渣。

温润儒雅的声线,透着足以乱真的缱绻:

池里的人已经没了动静,

急促的吸气声,在静谧的空间中突兀响起。

她循着记忆中的方位看去。

……

第3章 告状

2020-11-22

第19章 襁褓

2020-11-22

第25章 配合

2020-11-22

第28章 闹剧

2020-11-22

书评(453)

我要评论
  • 了口气&你所愿

    第二个礼物……”葛庄生叹了口气,“如你所愿,让你‘一家三口’团圆。”

  • 如魔般&冰冷的

    古董椅上的男人起身,俊美如神般的脸庞,挂着如魔般冰冷的神情。

  • &里。

    模糊视野中,她的异母胞妹顾唯一,深深依偎在她未婚夫葛庄生的怀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