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同归不忍你落泪  


 

 人生是不断地的重复着摔倒与爬出来的过程,鲍墨染我以为归国了,离开了难过地是最好是的选择,却不想至此遇上了一生中的‘冤家’,究竟是缘但是孽,两人小兜转一转这么久后,不论是“嗯!”薛沐炫淡淡地应了一声,准备挂断电话。“boss早就过了上班时间,您……”后面的话查理没敢问出来。。

“帮你,凭什么?”目光落到黛丽丝握着自己的手臂上,冷酷的语气吐出的字同样冷酷无情,站在旁边的查理暗暗擦汗,boss有洁癖最讨厌陌生人触碰了。

那天薛沐炫身边跟着来送行黛丽丝,是他这次谈判到美国谈判财团赫本家的小姐,要不是嫌麻烦他早把人丢到一边去了。

鲍墨染揪着他袖子咽了咽口水,眼底露出些许胆怯,深呼一口气后仰着下颚露出雪白的脖颈,迎视着薛沐炫的目光。

“聪明的丫头!”压低声音的同时薛沐炫也压低身子,把鲍墨染搂到怀里,看起来像极了亲密无间的情侣。

“当然我从来不会白白浪费时间,帮别人。”瞧着鲍墨染谨慎的模样,薛沐炫勾了勾唇,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你是柒家的人,父亲叫鲍景渊!”玩味的声音从那边薄厚适中的唇中吐出来,带着一股子冷意。

“你怎么知道?”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追鲍墨染的人已经搜索到这边来了。

“我为什么知道?呵!”薛沐炫讽刺一笑。“那些人是找你的?”随时疑问口气却是肯定的。

“你!”从小到大没被人这么忤逆过,黛丽丝吓的往后退了两步,手臂摸到一直在看热闹的薛沐炫。“炫,你要帮我教训这个疯女人。”此时薛沐炫地目光正落在地上,瞧着刚刚打人的女孩甩出来的行礼包,掉出的证件,赫然写着‘鲍墨染’三个字。

“喂,死小鬼,你长没长眼睛!”黛丽丝尖锐的叫声在引来众人的侧目,一个女孩抱着果汁委屈地望着浓妆艳抹的黛丽丝。

“啊!你这个女人,赫兰给我教训她。”瞧着自己精心打扮的妆容被弄花,黛丽丝尖锐地叫着。

“看来你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搂着怀里的小丫头,进了安检薛沐炫露出讽刺的笑容,不愧是鲍景渊的女儿,脑子还是不错的。

“所以请您一定要带我走!”站在他身边的鲍墨染进了安检输出一口气,想到登机后肯定会人外婆派来的人抓住,慌忙地伸手拉着薛沐炫的衣袖,在薛沐炫的身后呼喊着,已经处理好黛丽丝赶回的查理瞧着两人的样子,心底一紧,怀疑眼前的丫头到底有没有脑子,刚才的事情她忘记了吗?

“好,只要你带我走,你要怎么样都行!”一咬牙,鲍墨染想着随着他走,总比被外婆抓回去要好的多。

“炫!”隔着墨镜瞧不起薛沐炫的样子,却被薛沐炫看的打了一个寒颤,只突出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其它了。

两个一起三个月了,三个月在纽约机场见到她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意外,“FromNewYorktoXXvisitorsandfriends,youride***flightsstarttoboardcraftnow,pleasecarryyourpersonaleffectstoboardtheairplaneby*departuregates,wishyourha/veapleasanttrip,thanks!”燥热的阳光被纯白色的大理石墙壁,通明的玻璃阻止在机场外,喧闹的机场里广播一边一边的重复着登机信息,提醒着来往的旅人,行客不要错过各自航班,本就喧闹的机场在从宽大的门口奔入二三十个一身纯黑色职业西装,耳边塞着耳麦,板寸头,脸上罩着墨镜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机场中央尤为醒目吸引着过往人群的目光。

被骂的有些呆怔的女孩,无错地望着黛丽丝。“不好意思小姐,我帮您擦擦。”说着一只白皙的小手在黛丽丝粉丝的衣裙上乱摸,把果汁的面积扩大。

站在她身前的薛沐炫转头,隔着墨镜顺着扭着自己衣服的小手缓缓地望上去,对上鲍墨染那双澄澈如水,楚楚可怜,晃动着惊恐的目光后,胸口一震,瞧着那张白皙的小脸满是无助与委屈的模样,胸口的恼火不知怎么地轻易散去,原本想要甩开揪住自己衣袖的小手,顿住。“嗯?”薛沐炫望着鲍墨染的手,像是在斟酌到底要不要卸掉她。

第3章 报答

2020-11-21

书评(328)

我要评论
  • &水,眼

    鲍墨染揪着他袖子咽了咽口水,眼底露出些许胆怯,深呼一口气后仰着下颚露出雪白的脖颈,迎视着薛沐炫的目光。

  • 身子,&怀里,

    “聪明的丫头!”压低声音的同时薛沐炫也压低身子,把鲍墨染搂到怀里,看起来像极了亲密无间的情侣。

  • 搜查的&安监处

    “报告大卫,我这边没有!”过来搜查的人望着安监处的人群,回复道。

  • 签证却&刚刚打

    “你要干什么!”一头长发扎成马尾压在白色的鸭舌帽里,让她看起来根本就不想25岁,就像一个大学生,已经安抚好小女孩的鲍墨染准备溜走的,签证却被薛沐炫拿走,自己刚刚打过他的女人吧!一脸防备地盯着薛沐炫。

  • 牙,鲍&他走,

    “好,只要你带我走,你要怎么样都行!”一咬牙,鲍墨染想着随着他走,总比被外婆抓回去要好的多。

  • “你怎&说话的

    “你怎么知道?”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追鲍墨染的人已经搜索到这边来了。

  • 在鲍墨&卫的声

    “小姐不会跑远,到她乘坐的飞机上去查!”就在鲍墨染犹豫的时候,身边传来大卫的声音。

  • 事献殷&勤准没

    “你说的是真的?”瞧着他手里的签证,鲍墨染防备地问,无事献殷勤准没好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