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称用has  十有二人  二人众对吗  国家二人  二人升级  二人为朋  就二人吻就去于  


 

 ”江南的雨依旧下个没完没了,陌生的酒家依旧酒香千里,陌生的江南谣依然悦耳动听。而已时间变的有些老旧,岁月让我们彼此相忘……更有甚者就当这一场江湖梦我们从来没有再次相遇。我明白这一切并也不是结束了,而我的江湖故事实际上才刚就……可这一切我本我以为是天大的翠浓酒家的青梅酒飘香了整个江南小巷,我刚走到巷子口就闻到了熟悉的酒香,本不想再次涉足这个伤心之地,可是潜意识里,我还是擅自来到了这里。。

  唉?我听错了吗?居然有其他人的声音响起。

  正是苏轼的那句“

  艰难的坐了起来,揉了揉还未清晰的双眼,待看清楚时,却见眼前多了一只纤细的玉手……

  江南的雨依旧下个没完,熟悉的酒家依旧酒香千里,熟悉的江南谣依然动听。只是时间变的有些陈旧,岁月让我们彼此相忘……甚至就当这一场江湖梦我们从未相遇。

  我初识莲心那年十五岁。爹爹将我送到星宿阁后头也没回的离开了。那天的天,也同今天一样,云聚风起,狂沙乱舞……

  从星宿阁回到苏州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我女扮男装的买了匹马,日夜不停的奔回自己的老家,不仅仅是因为伤心而想回到自己爹爹身边,更多的是我想忘记肖莲心,忘记这混乱的三年。

  肖莲心的话还未说完,我就写下这几个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我爹是个江湖人,与其说是江湖人倒不如说是个情报贩子。他不懂武功,甚至连皮毛都不会。迄今他还活在这混乱的世界里,多半原因是因为他的情报可以说是天下无双。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爹后来得了一桩大买卖,才因此发了家,让我也享受到衣食无忧的厚待。

  “喏,这回可要拿好了哦。”

  我投以感激的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还未湿透的宣纸,翠娘默契的将一只毛笔递给我,我在宣纸上只写下了两字“安好?”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已经怒了,他要是真心为我着想……那就不该这样抛弃我!更何况让我个弱女子拿这么一堆金银珠宝上路遭人抢啊?

  朱红大门依旧,从门外看去,这个院子依旧如同当年那样奢华,可是门口的牌匾上换成了别人家姓名,更别说开门人了……

  他与我相对而立,赤红色的衣袍在阵阵狂风中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显得他更加英俊无比。他嘴角微微扬起,眼中满是孤傲轻狂。

  “有人吗?!”

  关门的那一刻,我又犹豫的望了一眼床上的男人……不管怎么说,看来还是要去一趟苏州城了。

  “呯呯!”

  床上的人又一次微弱的呼唤了一声,我才从昏睡中彻底清醒。两天来一直睡在一旁的破椅子上,站起来时险些摔倒。慌张的拿着一旁的桌子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到了床边,慢慢将他上身扶起,一点点把水喂给他。

  我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我很想一头撞死。我想这5年来我一直过的没有名字的日子,仅仅只是因为我爹那“该死的记性”吗?

  “狗儿你说什么?小乔姑娘来了??真的假的!?”

  我问这一句话时,那一年我5岁。那时候我还会说话,但是一直活到5岁,我都没有个名字。家里的佣人叫我“大小姐”,我爹叫我“大宝贝”。可从来没人问过我叫什么名字,甚至连告诉我都没有过……

书评(395)

我要评论
  • 烁着说&我对面

      翠娘见我眼中闪烁着说不出的喜悦,她高兴的坐到我对面,爽朗的笑了。

  • 我失去&我每日

      因为他,我失去了我宝贵的声音……因为他我每日都活在伤痛之中……也是因为他,我迫不得已的漂泊在这个陌生的江湖中……

  •   “&公子呢

      “小乔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唉!?莲心公子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

  • 的出来&因为不

      我很干净的出来的,我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因为不想拿。

  • 俗人就&字。而

      显然,我爹这个俗人就喜欢马屁精这一套。于是这三国美女小乔之名,就成了我的名字。而我的名字就叫做刘—小—乔!!

  • &  可

      可这一切我本以为是天大的悲伤,但这一切却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 贝就叫&啦!哈

      “好好好!那我家大宝贝就叫刘小乔啦!哈哈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