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有轮回吗  中国的历史只有轮回  双脚轮回跳  从轮回世界归来  怎么轮回逐道  故乡轮回  你轮回了  


 

 是否可以有人曾体会生死?是否可以有人曾倾诉生死轮回?是否可以有人曾疯狂的追逐命运?是否可以有人选择放弃步入长生门?他,用自己的肩膀担起爱恨,他,用自己的命运命运抗争生死轮回。假若命运了注定一生。那又是谁,将命运写的如此作弄世人?那就给我们一同去再打开这段宿命,《逐生死轮回》黄的发黑的云层,在这片大地的天空中凝聚的越来越厚。仿佛随时都会落下,带着那令人恐惧的气息,将这里淹没。。

  渐渐的,乌云汇聚,便化作了雨,不知是上天因为男孩的悲伤而同情的落下眼泪,还是想要惩罚这个居然不自量力的,去登那古老的祭坛的凡人。

  传说多种多样,究竟哪一种是真的,没有人清楚。毕竟,传说终究是传说。

  “妈妈,你不能有事。”顾飞自语。

  山中,某处。

  顾飞不知道自己母亲得的是什么病,他也并不想知道,因为他不懂医术,知道也是无济于事。他只知道,他不要母亲离开自己,不管如何都不要。

  风依旧不停的刮着,似乎永不停歇,其实这片荒漠的风,又何时停过呢?

  那几只鸟雀也不甘寂寞,将那喳喳的叫声,传入到了顾飞的耳中,将顾飞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梦中,小顾飞在外面玩够了,带着天真的笑容跑回家里。在门外几个侍女一声小少爷回来了,“嗯“了一声,然后跑回屋里扑到母亲怀抱中。此时,从小顾飞的脸上可以看到他是多么的开心。

  似乎是听到瘦小男子的话语中某个特别的词,已经转过身的白袍男子李严的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恐惧。随即隐去。

  没有翠绿的枝叶,在这遍布黄沙的世界中,那让人很容易划伤的荆棘,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一抹别样的风景。

  或许,即便有人能够听清,也不会太在意,这也许只是部落集结的号角声。这些对于住在这里的人们,一般不会在意。因为这一切都已经习以为常。更何况在在他们心中能够平静的生活,便已经心满意足了。而对于那些强大部落的人们,便更加不会理会,因为他们如果有这些时间,宁愿去带着自己部落的勇士去抢夺其他部落地盘,使得自己的部落变得更加强大。希望有那么一天,达到威慑这片荒漠的高度与地位。

  “难道这里是山顶,我到了山顶吗?”顾飞呆呆的望着周围,心中尽量的将那丝不安压下。潜意识里他就不想第二种可能成真。

  不知何时,天空中有了乌云,这在大漠是很少见的,因为这硕大的一片荒漠,更多的是艳阳高照,黄沙漫天。

  渐渐,这座山,这座祭坛,竟然很少有人再去攀登,那不可预知的结果,让人恐惧。似乎那里只是存在于飘渺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始终是个迷,没有人能够解开,而关于那里的一切,也便没有人知道,那些传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随着大漠的狂风隐没。

  “这里真的住着神仙吗?这里真的有仙丹吗?”第一次顾飞对那个关于祭坛的传说信了几分。眼中也多了一丝治好自己母亲的希望。

  黄的发黑的云层,在这片大地的天空中凝聚的越来越厚。仿佛随时都会落下,带着那令人恐惧的气息,将这里淹没。

  是末日的降临,还是上天在发怒?

  通往那座古老祭坛的山路上,黄沙渐少,荆棘欲多,顾飞不知道从第几次的昏厥中醒来,睁开了那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精致的小脸此时显得格外的苍白,身上的衣服有着一条一条的口子,在那衣服破口的地方此时还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血迹,看其样子显然是还并未干涸。这些似乎是登山过程中被树木荆棘划开而至。

  抓着岩石旁的青草,男孩依旧不知疲倦的向前爬着。他的眼中有着泪光浮现。点点晶莹的环绕在眼眶中,他似乎是在忍着不让其滑落,泪光中似乎半点没有委屈,只有丝丝的恐惧和无尽的忧伤。

书评(242)

我要评论
  • 片大地&带着那

      黄的发黑的云层,在这片大地的天空中凝聚的越来越厚。仿佛随时都会落下,带着那令人恐惧的气息,将这里淹没。

  •   渐&上,并

      渐渐的男孩的身影消失在小路上,并不是走的多么快,而是那漫山的荆棘将那瘦小的身影遮挡住了。

  • 乎是炫&,带着

      阵阵的狂风,似乎是炫耀着他的霸道,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在这片沙漠间游荡。摧毁着一切所能碰触之物。

  • ,但那&清了。

      “呜……呜。“一阵号角的声音响起,或许是有着什么事情发生,但那声音刚刚发出就融入到了这呼啸的风中,渐渐的也听不清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