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娇凤男主  倾国娇凤txt免费下载  倾国娇凤 小说  倾国娇凤免费全文阅读  


 

 《倾天下娇凤》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白小南,慕容,慕容清,吴王,浑皇,慕容冲之间的故事。倾天下娇凤约3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慕容小说名字叫做《倾国娇凤》,这里提供慕容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倾国娇凤小说精选:原本敌方攻城,自然是由外而内。就算城门破了,内城也不至于乱成这个样子。但此时此刻,树倒猢狲散,不同服色的军士们如同嗜血的野兽一边,在王城肆意劫掠,到处趁乱放火。有些人身上的军装,俨然还是燕国士兵的服色。在这混乱的战场,被谁杀了都没处说理。她路过荷塘时毫不犹豫蹲下身子。将脸糊的一片泥泞。可是,她尚未赶到,却见清平馆已经一片狼藉。素来照顾缎昭仪的侍女染香躲在角落哭泣,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她过去询问,才知道内廷守卫之人一听说…

不错个头啊,劳资一脸泥你能看出个毛毛,心里这么想着,却知道完全没办法跟这帮莽汉讲理。她想要后退,亦退无可退。

十余年之前,那位可足浑皇太后家族的出身门第尚且不算尊贵。只是因为嫁与太祖所立的世子慕容俊,有正妃的名份。且当时尚是世子的慕容俊对她情深意重,因此对可足浑氏家族多有扶持,才有如今之地位。她做皇后之时深受宠爱,与景昭帝慕容俊伉俪情深,又是太子生母,想来身为女子,能有如此荣宠,便该心满意足了。可是这位皇后,大概是因为出身不够显赫的缘故。心胸多多少少便有些狭隘。

升平二年,据说是可足浑皇后暗自指使身边宦官中常侍涅浩控告吴王妃私下以巫蛊之术诅咒天子。皇帝也想要借机将吴王陷入谋反乱朝的境地。便将缎妃囚禁于廷尉府中,以酷刑审讯。缎妃性格刚烈,自然不肯认罪,吴王心痛不已,私下遣人告知缎妃,说:“人生在世,终归难免一死,又何必受这般苦楚,不如按着帝后的意思,招供罢了。”

对面一人捡起那几支式样颇为素朴的木簪,狞笑道:“别以为这点破玩意儿就能打发爷几个,这两个小娘们儿,看着不怎么值钱,姿色倒不错,不如先让爷几个尝个鲜。”

他说:“阿姐,跟我走。”

原本敌方攻城,自然是由外而内。就算城门破了,内城也不至于乱成这个样子。但此时此刻,树倒猢狲散,不同服色的军士们如同嗜血的野兽一边,在王城肆意劫掠,到处趁乱放火。有些人身上的军装,俨然还是燕国士兵的服色。在这混乱的战场,被谁杀了都没处说理。她路过荷塘时毫不犹豫蹲下身子。将脸糊的一片泥泞。可是,她尚未赶到,却见清平馆已经一片狼藉。素来照顾缎昭仪的侍女染香躲在角落哭泣,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她过去询问,才知道内廷守卫之人一听说城破,便开始在各个殿所放火劫掠。将皇族之人四处搜捕去要到苻坚面前领功请赏。虽然还有一部分武士忠于燕国,但那些人也寡不敌众。王宫之中,狼狈至此,竟然是因为内乱。

然而,可足浑太后依旧怨恨慕容垂,拒绝向慕容垂和他的军队给予赏赐,并想处死慕容垂。慕容垂听说后,立即投奔秦王苻坚,被苻坚封为大将。

刚出虎穴又入狼窝,方才那个人未曾追上来,没跑几步,又有几名撤退下来的燕国军士扑了上来,将她们两个人围在了水域之边。逃也没处逃。她慌张的拔下脑袋上戴的几枚素簪扔了过去,一边说道:“我可就剩这些了,全给你们,不要挡我的路。”

皇后成了太后之后,对权势更为执着,屡屡干政,再加上天子年幼的缘故,外朝之权力,向来由身为太宰的太原王慕容恪执掌。那位太原王,倒也是忠心耿耿,只可惜英年早逝。建熙八年便因病身亡,临终之时留下遗言,希望能由吴王慕容垂总领兵权,可足浑皇太后厌恶吴王,同样身为皇叔也有太傅之尊的庸王慕容评害怕吴王与自己争夺权势,便随着太后的意思,打压吴王。

想也来不及想,转身就接着跑,想她慕容清前世的时候八百米从来没有不及格过,但换了这个娇弱的身躯,就算爆发力上来也只恨少生了两条腿,再加上还拖着染香,宫廷内的侍女就是靠不住,关键时候拖后腿啊,若不是想着缎昭仪之事她知道的甚多,没准还用得着,慕容清早就想要把这拖后腿的丫头扔一边了。

可足浑皇后因长安君的缘故,对吴王更为厌憎。

昭帝之弟吴王慕容垂,年少之时便勇冠三军,深得太祖皇帝喜爱,太祖甚至多次提出要改立慕容垂为世子,因群臣反对才作罢。这自然引起景昭帝猜疑。再加上吴王妃缎君衡素来自持门第高贵,才华出众,对可足浑皇后不甚恭敬,皇后亦暗恨于心。屡屡向皇上进言。令主上对慕容垂之不满更为深沉。

慕容清顿时全身发冷。但看四处冲天火光,映的人心内发慌。她愣神片刻,心想这清平馆不宜久留,就算要救缎昭仪,也得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便强行将蹲在地上哭泣的染香拉了起来。两人一起跑向清平馆外。却不料未走几步,侧面便有一柄长刀劈来。月光映出刀上寒意,她出于本能侧身闪躲。人倒没事,背后包裹被刀锋划开,首饰衣衫散落一地。那人眼中闪出贪婪的光,躬身捡那些散落的珠宝。

太后素来喜欢干政,皇帝孝顺母亲,旁人也不好说什么。

想也就是想想,她还真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当时秦国与燕国还未成敌国。可足浑皇太后心想手中有清河公主这样的人质,自然可以挟制吴王,便不甚在意,岂料第二年,秦国便东征燕国。那位叛逃的吴王,自然在军队之中,而身为吴王深爱之人缎妃所生下的女儿,慕容清之身份太过微妙。决不能继续留在可足浑皇太后的掌控之中。

另一个军士沾满血腥的手捏住了她的臂膀,一把将她提了过去。旁边便有人伸手撕了她的裙裾,身体一寒,顿时也顾不得别的,一声尖叫就从嗓子里迸了出来,连她自己也惊了一跳,她一边闪躲一边喊道:“我是清河公主,不要碰我,抓我去跟苻坚请赏啊!”

建熙十年,尊可足浑皇太后旨意,年方二十的慕容暐立太后堂弟豫章公可足浑翼的女儿可足浑嫣为皇后。可足浑氏一族之权势更为炽盛。

“你特么凭什么跟慕容冲比!”真是气晕了,慕容清想也不想就爆了粗口,一边骂着一边挣扎,旁边有人按住了她的肩膀撕开她衣襟。染香痛苦的尖叫声就在耳畔。她心想完蛋了,没想到转生这么久又要再死一次,一横心干脆闭眼,想着大不了就当是被狗咬,最多被虐死再回地府一趟,这次不投诉到那个冥差被撤职不算完。乱世什么的,根本就不适合她。正当觉得自己想开了的时候,压着她的双手突然失去力气,温热的**落在了颈间。慕容清睁眼,看见眼前人临终前以惊恐的眼神看着前方,一支黑色羽箭的尾端在他脖颈之间轻颤,红色血液如同蛇一般蜿蜒而下,溅落在她自己的胸口。白色的抹胸之上染上刺目血色。若不是前世学医,杀过不少兔子,青蛙,小白鼠,连福尔马林浸泡的尸体也好歹解剖过一次。此情此景,真够将她吓晕。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耳边响&么!”

    有人将她按在地上,粗壮的腿已经压在了她的腰上。冷笑声在耳边响起:“这个时候还说什么公主,不过是不值钱的贱婢而已,你要是清河公主,老子就是中山王慕容冲!尝你个鲜算什么!”

  • 脸泥你&能看出

    不错个头啊,劳资一脸泥你能看出个毛毛,心里这么想着,却知道完全没办法跟这帮莽汉讲理。她想要后退,亦退无可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