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女神龙  放置江湖神龙心法  画江湖之神龙纵横  下一站江湖神龙  江湖之神龙过江  模拟江湖神龙帮  


 

 曾统率江湖的一大帮派神龙帮,在众邪教的残杀下,舵主死战而死后,土崩瓦解。少舵主在母亲和众属下的保护下九死一生地逃出,踏往了无比危机四伏的江湖中。推倒重建神龙帮的重任能不能在他孱弱的身体上能够实现。。。。。。雪,在人们抵御着冰凉刺骨的冷风中飘飘洒洒的降临了。更增加赶脚人们对于寒冷的可怕,纷纷把身上或骡马车货架上能遮风挡雨的破布头往头上套,这样对于一个长期在外面赶脚挣吃食的人们来说,保住自己的身体不得疾病,就会有更多的银子赚。。

  天地间混混沌沌,干冷的北风如小刀一样刮着路上行人裸露在外面的肢体,煎熬着人们的意志。

  --------------------------------------------------------------------------------------------------------------------------

  “逃,你们还有这个本事吗?”

  “师傅让我告知诸位,他马上就到,让诸位稍等片刻。”村人擦着汗道。

  二人被司马易毒辣的眼光看得浑身不自在,起身道:“怎么?老丈对我们说的不信吗?我们为何要欺骗于你呢?”

  邪教教徒领命而去,在镇中翻腾起来,一时间镇民的哭泣声和邪教徒的谩骂之声此起彼伏。

  魏泰从任夫人的眼中看出来她对自己的不信任,对自己属下的顾虑。怎么才能把秘籍从她那里先骗到手呢?斩草要除根,只要秘籍到手留着你们就是一大祸患。

  众人商量完毕,由卫西分派人手。分派完毕雪地中出现了数道脚印。有男有女,脚印有大有小,杂乱无章令人无法分辨。

  蹬、蹬、蹬,两人的躯体随着掌力的碰撞各自向后同时退了三大步。

  沙沙的脚步声传到了各人的耳中,十几个邪教门徒在护教法王司马易的率领下匆匆赶到,停到了众人刚刚落脚之处。司马易观察了一下四周,很是纳闷“一路追踪雪地中的脚印,怎么到此嘎然而止消失不见了,难道他们上天入地不成。”立即吩咐属下众人四下寻找踪迹。

  就在他将到屋门的时候,一个黑影向自己扑来,魏泰鼻中一哼!心想“不论你是什么人,也得死在我的掌下”双手一错向黑影发力拍去。震耳欲聋的一声过后,耳中传来木器破裂的声响。魏泰在双掌接触黑影的一刹那就知道自己上了当,右掌向旁一划,把身前物事扫到一旁。电光石火般,在想夺门而出,只听得“咣当”一声,屋门被紧紧的闭合了。屋门虽经自己开山掌无数次击打,只是发出震耳欲聋的金属的声响,却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魏泰后悔不迭,只恨自己疏忽大意没有防备,原来屋门是铁质所造。

  大厅内的邪教围着魏泰,咬牙切齿的咒骂着逃脱的神龙帮众人。魏泰看着众人的表情,心下也暗暗地责怪自己的疏忽大意。如果不是自己的自信满满,让众人退出,着了任夫人的道,也不会致使他们从自己的手掌心成功逃脱。当时太相信自己的武功能技压众人了,就在任夫人进入房间的时候,里间屋里传来任夫人的惊叫声“啊……恶贼!放下秘籍……”

  血,同时也被暴雪一层一层的掩埋着。从鲜红刺骨到淡淡的粉红。

  魏泰眉毛高挑,看了看这个孩童,冷冷一笑道:“葛使者的这个癖好我心深知,但也不要心急嘛!如若得不到咱们想要得到的物件,在留给你慢慢享用也不迟呀。”

  被邪教围困的十几个红衣人中一位面色枣红的中年大汉向魏泰问道:“魏教主!你把我们帮主怎样了?“

  任夫人刚要答话,身旁的小公子插言道:“卫叔,既然要分开,咱们不如多分几路,丫鬟脚小,再让几名丫鬟穿上我的鞋子,这样是不是更好的脱身呢?”

  胡金鼎还没有作答,前面的魏泰阴毒的一笑,如夜猫般的难听,整个一张驴脸都变了形,更加的难看了。“走,你觉得你们的帮主还能走吗?可笑……真是不自量力!”

  那名邪教徒已离众人不到一丈的距离,鞋底踩雪的嘎、嘎声响使众人感到暴露危险的临近。

  卫西咬紧牙关,忍着疼痛,软剑交到右手,舞动如银龙戏珠般,护住全身要害。虽然司马易武功高过卫西几筹,但一时半会儿也无法突破卫西的剑法,见出掌无功,改换擒拿手法向卫西攻去。卫西被司马易的擒拿手攻得手忙脚乱,只能依靠剑刃锋利,还能守得一时,几十招过后,若是自己劲力不足,必将落败。同时司马易心中也暗暗佩服卫西剑法,剑走游龙,让人捉摸不透。双方又斗十余合,还是未分胜负。

  雪,在人们抵御着冰凉刺骨的冷风中飘飘洒洒的降临了。更增加赶脚人们对于寒冷的可怕,纷纷把身上或骡马车货架上能遮风挡雨的破布头往头上套,这样对于一个长期在外面赶脚挣吃食的人们来说,保住自己的身体不得疾病,就会有更多的银子赚。

书评(419)

我要评论
  • 。在诧&般的双

      虽然已防备着胡金鼎,但还是被他双掌中的力道所震惊。经过苦战了几个时辰,已身疲力竭,他是从哪里来的如此强大的内功。在诧异的同时魏泰也迅速伸出犹如鸡爪般的双掌向胡金鼎的双掌迎去。

  • 金鼎不&运行最

      胡金鼎不屑的看着他,暗暗的运行最后残存的一丝丝内功,准备最后的一击。

  • 整个一&帮主还

      胡金鼎还没有作答,前面的魏泰阴毒的一笑,如夜猫般的难听,整个一张驴脸都变了形,更加的难看了。“走,你觉得你们的帮主还能走吗?可笑……真是不自量力!”

  • &面暴雪

      外面暴雪不止,寒风刺骨。大厅内的情景却让人热血沸腾。

  • 了摇头&了一眼

      听魏泰说完,任夫人摇了摇头,道:“魏教主,口说无凭。字据在你们手里也是一纸空文,一旦我们交出秘籍,就算你不出手,你的属下也会加害我们的!”说完斜瞥了一眼站在魏泰身后的葛使者。

  • 驴脸嘿&你就是

      魏泰晃着驴脸嘿嘿冷笑道:”你就是红旗旗使卫西吧?“

  • 衣人中&!你把

      被邪教围困的十几个红衣人中一位面色枣红的中年大汉向魏泰问道:“魏教主!你把我们帮主怎样了?“

  • &红刺骨

      血,同时也被暴雪一层一层的掩埋着。从鲜红刺骨到淡淡的粉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