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为人,他为了前生爱而严禁的她自愿原则当质,回到了有她的国家。安念怀:豆豆像是还没明白了我的心意,要怎么做?苏豆豆:他这个人怎么稀奇古怪的?那个眼神是怎么一回事啊喂!萧乘风:殿下的演技愈发高超了。男女主以谈恋爱为辅,弯弯绕绕的事极少,都是第一次舔尝的爱恋的人呀。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怀儿你才醒来没多久,身子骨这般弱如何审人?到时再出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啊?”说着,圣上又抽噎起来,看得安念怀眼皮狂跳。

“可放冰窖里冻过了?”宛转悠扬的音鸣,宛如涓涓溪流淌入人的心脾,在这个昏昏欲睡的初夏,给予听者脑中清明。

圣上接过安能递来的手帕,擦了泪珠不顾形象吸了鼻子,神情由担心转为狠戾,“怀儿你放心,我已派人抓到了几人,等他们供出幕后黑手,我必让他们尸骨无存!”

扑通,陈太医脚一软跪了下去,“是,臣遵命。”要命咯,三个月啊。

————

“啪——”大太监安能一拂尘抽在小太监脑袋上,怒意上升,“小巧子,你哭什么哭,殿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家就去禀报了圣上,说是你,哭~死~的~”

三日后,南安国国君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太监丫鬟到了紫薇殿,进去时只有他和大太监,大太监安能想要高声大喊,然他伸手一拦,大太监安能禁了声。

小巧子不哭了,扭过头,扬起那张泪水横流的面庞,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大太监没眼看了,翻了个白眼去瞧躺在床榻上的三皇子。

想起陈太医,大太监安能拧眉扫视一周,问:“陈太医人呢?殿下榻前不可无人,他擅自离去是想圣上抄家吗?”

“快来人啊!”

“嗯,你…”话还未说完,安念怀两眼一闭,直直倒下,该死,这副残躯……

啪——又一巴掌,女童母亲指着他,吼道:“打就打,我们离婚!然然归我!”

圣上心软了,但又犹豫了,瞧见最喜爱的皇子脸上没有一丝颜色,实在做不了拒绝他的话来,最后只能答应,“父皇答应你,只是这得等怀儿身子好了才行。”

“快去喊陈太医!”

“可是小姐,这是第三碗了,今日不能再喝了。”小心翼翼瞧了眼躺椅上的人儿,画屏语气里满是无奈,“再喝下去老爷夫人知晓,怕是会罚奴婢俸禄。”这个月发了俸禄,她就够钱去藏宝阁买那套鸳鸯戏水头饰,下月好送自家大姐出嫁,如果如果,她家小小姐再喝,自己被发现,那就不够钱了。

苏豆豆淡定捻了个葡萄,汁水在嘴里炸开,她眯了眯眼,“真好吃。”余光看向院里的两人,倒在躺椅上把怀中的书拿起,看了起来。

凤仪殿内,穿着亵衣的圣上猛地惊醒,把旁边的莫皇后给吓了个着。

“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在这里,苏豆豆衣食无忧,她的毕生愿望也终于实现,正所谓:不想当咸鱼的咸鱼不是好咸鱼。于是她除了学书写字,就是在府里葛优躺,常常令苏江氏很头疼,她希望自家女儿能出去多交交友,但被苏豆豆千奇百怪的借口拒绝十几次后,也就不管了。

“安心呐。”躺椅上的人儿摆了摆手,抓起旁边小案桌上的书盖到脸上,“不喝了不喝了。”她现在好困,要睡觉。

书评(188)

我要评论
  • 下,安&上,三

    只是未等两人再次躺下,安能焦急地揣着小手,在殿门口喊道:“圣上,三殿下晕了。”

  • 格外惨&五步远

    夜晚如期而至,安念怀披了件薄衫站在窗前,月光倾撒,照得他的脸格外惨白,黑影从门外而至,在他五步远时单膝跪地,“回殿下,成若四人已被移到水牢,殿下要如何处置他们?”

  • 的殿下&,殿下

    “殿下啊呜呜我可怜的殿下啊,您怎么就这么惨啊呜呜,殿下,您走了奴才该怎么办啊?”穿着蓝色太监服的小太监伏在精雕细琢的床榻边上的案桌上,抽抽搭搭哭得好不伤心。

  • 由担心&幕后黑

    圣上接过安能递来的手帕,擦了泪珠不顾形象吸了鼻子,神情由担心转为狠戾,“怀儿你放心,我已派人抓到了几人,等他们供出幕后黑手,我必让他们尸骨无存!”

  • 谁知半&边的骨

    三皇子是圣上最喜爱的一个皇子,本想着要在他弱冠那年封为太子,谁知半月前的狩猎中,三皇子被闯入狩猎场的刺客一箭刺到胸膛,好在陈太医说只是刺到心脏旁边的骨头,差那么一点,三皇子真的就无力乏天,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