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淮居住一个一个并不大不小的农村。自小仅有一个心愿。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这个让她喘但是气的地方。因为她始终去努力读书学习。高中那一年,她凭着去努力,考进一个很不错的大学。她我以为她的幸福和快乐生活就快来了,而已……安淮父亲看了一眼那人,就准确的叫出了名字:“以南,怎的了?你小心点啊,这么冒冒失失的,当心摔个狗啃泥啊。”。

“嘿,还真是快急哭了,哈哈。”

当时我的脸上相当镇定,那是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只是心里却是慌得一批,淡淡解释道,同学问作业,只是还是被良口婆心的说了半天,要不是第二天还要上课,感觉这次是免不了了,不过,还好,上他还是眷顾我的。

“爸,奶,叔伯们,你们慢慢吃,我吃好了。”

半小时后

安淮奶奶听了,皱着眉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哎哟,江以南哎,什么考上了......你在说些啥呢?我老婆子没听懂啊!”

“没有不喜欢。”女孩似是不想多说。

“哎,安淮你就吃这么点啊,多吃点,你可是大学生,不能饿着了。”

“哟,还真是,确实不早了。”

“我就知道,安淮是个好孩子,准能考上,我说的没错吧...哈哈!”

当水顺着嗓子流下去的时候,原本干涩无比的嗓子眼,顿时都变得舒服多了,手捏着嗓子,“咳咳......奶奶,安伯,你们家的安淮考上了。”顿了顿,接着说:“考上清华了,那录取通知书都送到村长手上了......只是,村长现在还有点事脱不开身,说是过一会儿就把录取通知书给你们送来。”

安淮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一群人围着自家人说话,她也不上前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说笑打趣。

“嘿,这孩子,说他还不好意思了,果然是长大了,都知道害羞了,哈哈。”

安淮闻言垂下眼帘,顿了一会儿,“我没有不高兴,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且清华我势在必得,所以意料之中。”

她看着一片狼藉的桌子和地板,深深叹了口气,认命的放下书,继续给他们收拾,收拾完后,又去烧热水,给安爸整理床铺。把这些做完后,她瘫在沙发上,不想动了。

安淮一家刚准备坐下吃饭的时候,就被这声音给惊出去了。

虽说好不容易才糊弄过去了,但是,看着安爸皱着眉头,一脸深意地抽着烟,看着门外也是若有所思,唉,也不知道他信没信,反正我自己信了,因为这个本来就是事实。

“考上了......考上了......”

每次出门都要报备,包括地点,人数,异性还是同性?晚归时间不能超过十点,因为高中要上晚自习,差不多十点的样子,所以安淮为了回家不被骂,都尽可能的赶回家。

自从她妈走后,她爸就变的多疑,连她的户口本身份证都要藏着,不给安淮,除非是学校要用,但是用完了要还回去。老是觉得我跟我那个妈一样,会趁着他不注意,跟别人跑了。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不过,&么多”

    不过,就是些“女孩子就吃这么多,怕胖”“饭量就这么多”诸如此类的话。

  • “哈哈&急得,

    “哈哈......大家伙,别急啊,等以南缓缓再说,看把这孩子急得,都快哭了呢。”

  • 是实话&。

    江以南没说话,因为她说的是实话,安淮从小都是成绩最好的那一个。

  • 羞了,&”

    “嘿,这孩子,说他还不好意思了,果然是长大了,都知道害羞了,哈哈。”

  • &不喜欢

    江以南笑着笑着就收了声,“为什么,这样不好吗?你不喜欢?”

  • 哩,安&家奶奶

    旁边站着好些邻居都附和着,“这是真的哩,安家奶奶,你没有听错,我们都听到了呢。”

  • 庆祝呢&哈。”

    “不过,大家伙可是高兴坏了,难得我们村出了个高材生,而且我刚刚还听到他们要给你庆祝呢,哈哈哈。”

  • 学了嘛&。”江

    “害,这不是可惜我们不是同班同学了嘛,别说,没有你,还真挺不习惯的。”江以南瞥了眼女孩,装作不经意的说出来的模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