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玉屏满长春起点  风雨玉屏满长春下载  


 

 玉屏是一个小宫女,入宫当天就遭尚礼局岑尚仪的算计,差点儿丢了性命,几番死里逃生下,却意外可以得到皇帝(小五)的青睐,成了了皇帝的宝林,遭致秦杨三位妃子的非常不满,再再加太后和皇后的坐山观虎斗,后宫生活一瞬间坠入万劫不复的阴谋当中。 可玉屏凭借自己的聪敏,招纳纳为己所用的人才,并逐渐获掌理两个部门的权限,一步步的首登高位,最后获掌控局面历史改写人生的机会……“来到这里,接触的都是主子贵人们,稍有不慎惹主子不开心了,那都是要你们小命交代的事情,所以你们要学的首先就是规矩,其次再是做事!”站在台阶上,看着院子里那些刚进宫正在练习站姿的宫女们训话的女人,正是尚礼局的岑尚仪,她负责此次甄选宫女规矩礼仪的教导。。

“算了,我们去睡觉!”玉屏虽然身体此刻不怎么舒服,可眼下的情况她知道也是多说无益,今天白天她就想讲道理来着,可是结果却换来两柱香的处罚,可见这皇宫大院内,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因此她才拽拉住秦桂枝,不打算继续为这个事情纠缠下去了。

只要岑尚仪心情好了,她们大家就自然好过一些,不然这里所有人,怕是遭殃的可不仅仅是玉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了,还有她们这些伺候的宫女们,因此她们只能小心谨慎的在边上伺候着。

慢说这丫头还是个刚进宫的小丫头,就算是那些混在内宫深院的一等宫女,在她面前也必须毕恭毕敬,可这小丫头倒好,当着这样多人的面前公然顶撞她,甚至还摆出一副要为所有宫女们讨要说法的架势,要和她讲道理,她今天当然要让玉屏知道,在这个皇宫里只有身份地位可以讲,其他东西都不能讲的。

“尚仪大人,这姑娘身子弱,继续跪下去,下官怕她支撑不了!”这个时间,林典仪路过这里,见到这个场景,可能是于心不忍的缘故,使得她不由自主走到岑尚仪面前,对着岑尚仪作揖求情道。

“林典仪,这姑娘可是你亲戚故人?”岑尚仪连头都没有抬起来看她一眼,就直接对着她问道,那样子是多么的不待见这个林典仪。

“怎么?想要巴结我了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岑灵儿自以为是的说道,眼睛里充满了得意。

“是!”二等宫女立刻应声,然后招呼身边两个宫女将玉屏搀扶离开,而她自己紧跟着岑尚仪离开了院子。

“她性子柔弱,胆子小,在这深宫大院里面还能生存到现在,也算是她的造化了。”岑尚仪听到这句话后当即说道。

别说眼前这个小丫头和自己非亲非故,就算是自己的亲戚故友,深宫大院内也不会允许相互有任何勾连的,因此林典仪自然是不敢多沾上一点点关系。

“你不是不愿意跪么?本座就让你这样站着,没有两柱香不许放下来!”岑尚仪见到她那样子,当即对着她说道。

“走得倒挺快!”岑尚仪身边的二等宫女见到林典仪走了,立刻嘀咕了一句,眼睛里却不由自主的充满些许得意。

“巧舌如簧,本座今天到要让你明白在这皇宫大院内必须懂得的顺从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岑尚仪听到这话,立刻板着脸说道,“来人,给她上一课!”

这是宫里惩治一些不听话宫女常用的手段,这会岑尚仪用这个方法教训玉屏,目的自然是要维护自己的权威,让玉屏这丫头知难而退,不要再自己找不自在,不然她这手里可是有的是手段对付玉屏。

“真是晦气!”听到玉屏倒地的声音,岑尚仪立刻从椅子上起来,并第一时间对着身边那个二等宫女说道,“找两个人把她拖回去,免得让本座落下一个刻薄宫女的污名!”

这站着都能打盹,也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她到底是有多么的疲劳困乏了。

“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岑尚仪的侄女!”玉屏顶着虚弱的身体,缓缓从床上爬起来,当即冲着岑灵儿说道。

岑尚仪身边的一个二等宫女立刻应声,然后招呼人打来一盆满满的水,然后递送到玉屏的面前,那个端水过去的宫女将水端过玉屏的头,直接对着玉屏说道:“伸手端着,水要洒掉一滴,今天午饭便免了!”

“要不是大人可怜于她,大人您也不会留她在身边这样多年了!”二等宫女这个时候说道,满脸的奉承样子让人看着就作呕。

再加上此刻太阳已经来到天空正中位置,炎热的炙烤着大地,豆粒大的汗珠顺着玉屏额头,沿着俊俏的脸庞朝着下面花落,身体被汗水浸透,可倔强的她却没有丝毫低头的意思。

左边那个女孩满脸嫌弃的样子瞪着玉屏,很明显就是对玉屏咳嗽不满意,而冲着玉屏吼叫起来的人。

书评(461)

我要评论
  • ”岑尚&顶撞他

    “对本座不敬,自然该罚!”岑尚仪当即回答道,之前玉屏不认真听她教导也就算了,大家行跪拜之礼的时候,玉屏不跪拜,就算是还能容忍,那么现在公然顶撞他的权威,她就没有办法再继续忍耐下去了。

  • &的面前

    另外一个宫女赶紧将沏好的茶端到岑尚仪的面前,递送到岑尚仪手里,好让岑尚仪好好享受享受茶叶的芬芳,解解当前的暑热。

  • 让你明&话,立

    “巧舌如簧,本座今天到要让你明白在这皇宫大院内必须懂得的顺从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岑尚仪听到这话,立刻板着脸说道,“来人,给她上一课!”

  • 理直气&壮的样

    “尚仪大人,自古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玉屏倒想替大家问尚仪大人,今日我们的处罚所凭何来?”玉屏腰杆笔直,俨然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 浑厚而&有力的

    烈日下,在皇宫的一处院子里面,传来一个女人浑厚而有力的声音。

  • 话,岑&仪怪罪

    说完这话,岑尚仪就转身回到台阶之上,坐在宫女给她搬过去的椅子上,那二等宫女立刻上前给她打扇子,生怕自己伺候不周到,让岑尚仪怪罪。

  • 只怕是&这会她

    只怕是这会她心里已经在盘算要怎么样收拾玉屏这个狂妄的小丫头了。

  • 那些掌&着自己

    在这些宫女当中,一个叫做玉屏的少女,她没有出众的才貌,却有着一副疲惫而又慵懒的态度,压根没有听岑尚仪训话,也没有听那些掌事姑姑的教导和谩骂,只顾着自己疲惫的打盹。

  • 一个二&玉屏的

    岑尚仪身边的一个二等宫女立刻应声,然后招呼人打来一盆满满的水,然后递送到玉屏的面前,那个端水过去的宫女将水端过玉屏的头,直接对着玉屏说道:“伸手端着,水要洒掉一滴,今天午饭便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