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皇后是什么茶  白皇后是不是绿茶  朕的皇后有点甜  纯元皇后绿茶  白皇后是绿茶  绿茶中的皇后指的是  


 

 1v1双复活,简单轻松甜文,追妻土葬场,虐渣魔神场。-【正儿八经版】复活前,谢江疏影是一个人人过街老鼠的坏女人。侯府下堂妻,一夕进宫门,被长乐皇帝晾了一晚,却背上了千古骂名,没办法投水服毒自尽。早已窥觑她的人疯了,为她谋逆篡位,顺道将皇帝千刀万剐,制为醢脯(又称肉泥和人干)。复活后,她步步当心,力图规避那些缠命运的因果。但天人愿人愿,她不但也没规避,还成了这场迷局的执棋者。对面弈者,也恰恰那位“尸骨无存”的无道昏君。更可怕的的是,狗皇帝像是有亿点不喜欢她啊……“皇后娘娘,为夫给你把渣初恋情人叼,不,绑来了,你要不然切记?”谢江疏影温柔如水她躺在床上,身子沉沉的,转过头去看了看窗外。。

正月初五,艳阳高照。

她怎么也会在这儿?

谢疏影很淡定,假装什么也不懂,贪玩调皮硬要留下:“三娘别走!你还不知道他们是谁呢,先看看再说啊!”

既然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再也不做个任人宰割的弱者了。

“阿蛮病明白了呗!耽误这么久,可要远远落在人家后边了。先生看我这样懒怠,肯定逮着我打手心呢!”

周围的妇人们都听到喧哗,也觉尴尬,便叫来一个老嬷嬷带她出去如厕。

“今天的大太阳暖融融的,和风清朗,满园都飘着梅花香气,和甜酒一样,有些醉人,果真与诗中所言相同。”

苍天不负,她又可以尽情地贪恋这份温暖了。

热水滋润了干燥的喉咙,稚嫩带些沙哑的嗓音传出,“阿娘,我的功课还没做呢……”

陆氏私下告诫两个孩子切莫声张此事,两人都点头应允,各自落座。

谢疏影?!

唐吉群伸手揽女儿到身边来,眉眼弯弯,“阿蛮做什么去了?席上刚才添了你爱吃的杏仁酥,热气腾腾的,甚是诱人,我本要唤你,扭头却连你的踪影都不见,真叫阿娘好一通牵念。”

如果现在可以让阿爹从案子中抽身,也许就能避免将来的种种麻烦。

谢疏影迎着保和王与王妃徐氏,端端正正行了一个万福礼,就像是她刚学会的礼仪,马上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头来显摆。

“公爷和夫人真是太客气了!本来,咱们阿蛮进去国公府的女塾就是承蒙两位贵人抬爱。他们这样厚待我们家,可怎么报答是好啊!”唐氏轻柔地抚摸着女儿脑后垂下的碎发。

她余光里瞧见张三娘羞涩又惊恐地颤抖了几下,才慢慢福了一下身子。

阿娘在她九岁时,死于难产血崩……

“阿蛮,”阿娘担忧地唤着她,阿蛮是她的小字,“口渴了吧?来,阿娘给你倒了杯热茶,你快快的喝下去,就能快快的发汗,只要发了汗,身子就会好起来的!”

长乐皇帝却没有碰她分毫,而是在第二天把她赶出了宫闱。她的清白名声就此毁于一旦。

王妃的语气稍带着些狎昵,甚至还有些不合礼数的倨傲。

书评(394)

我要评论
  • ,一步&离开。

    只听保和王萧世青同王妃笑言道:“真是苦了我那可怜的弟弟,大好的日子被淑妃娘娘关在宫里,一步都不许离开。谁家会这样苛待自己孩子?”

  • 向阿爹&道痕迹

    谢疏影抬眼望向阿爹。阿爹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清正御史,巴蜀的风霜也还未在他的脸上刻下道道痕迹。

  • 润了干&嫩带些

    热水滋润了干燥的喉咙,稚嫩带些沙哑的嗓音传出,“阿娘,我的功课还没做呢……”

  • 那个阿&上的宝

    如年仅六岁的谢疏影,还是那个阿爹阿娘心尖尖上的宝贝闺女,还是洁白无瑕、清纯如水的可爱娃娃,一切的变故还都未发生。

  • ,但还&着双丫

    她放下水盏,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瘦削,但还算莹润。继续往上摸索去,两耳后上侧梳着双丫髻,因卧床而略微凌乱。

  • 你倒了&下去,

    “阿蛮,”阿娘担忧地唤着她,阿蛮是她的小字,“口渴了吧?来,阿娘给你倒了杯热茶,你快快的喝下去,就能快快的发汗,只要发了汗,身子就会好起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