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一九八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话母猪能上树。”“我不只要做医生,还得做女心胸外科医生。”谢婉莹说。这句话更为激发起了医生圈里的千层浪。当医生的亲戚疯狂反讽她:“你明白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多高吗,你能考得上?”“国内真正的主刀医生的女心胸外科医生是零,你我以为你是谁!”一帮人争相围嘲:“恐怕没办法考进三流医学院,在小县城做个卫生员,因为未来能嫁成什么样,可想而知。”中考结束了,谢婉莹以全省理科状元成绩步入全国外科第一班,步入首都圈顶流医院从实习工作生就被外科一九九六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七零八落的,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大红字写着第三医院的救护车呼啸着拐进了医院的大铁门,车身擦到了门边时发出哐啷的巨响。保安亭里的保安就此冲了出来查看大门情况。

“错了,不是心梗,是主动脉瘤破裂。面色白不是因为痛,是因为失血——”谢婉莹微张的嘴巴不知不觉喃出一串话。

由于这声巨响,站在院子里的谢婉莹惊醒了过来,两眼模模糊糊的视野变得清晰,焦距落在了急诊室门口。

手里拎着书包的谢婉莹,听着妈妈熟悉的唠叨声,再回头看第三医院的门牌,回想起了自己眼下正在发生的人生转折点。

“我们医院职工宿舍楼不走医院里头的路,同志。你往右边走。”

“是不是拉心电图,曹医生?”实习医生推着心电图机过来了等他下令。

年纪或是在二十出头,实际年龄可能更大一些,因为脸长得太好看会藏掖实际年纪。

“低血压,是什么情况?患者什么主诉?”

“心脏病?心肌梗塞?”

“收缩压70,舒张压40。”

听到护士呼唤,曹勇迅速转回身走进急诊室,脑子里却对刚才那一眼瞅到的高中女生挥之不去。

听诊器贴在病人胸部聆听。此时病人大汗淋漓,面色早已毫无血色,像是死人一般,嘴唇发白。男医生道:“赶紧推进去先打一针吗啡止痛。”

天,她这是重生了,回到了一九九六,高考前夕!

“快点走,给你表姨打了电话的,估计人家在家里等得不耐烦了。”孙蓉芳拉着女儿的手往门外走,走着走着说道,“对了,买袋水果再上楼去,免得两手空空不好意思。”

“我叫你放学后在医院门口等我,一块去你表姨家,你跑哪里去了?”孙蓉芳的手指着女儿大喊大叫。

“说是心口疼。”

谢婉莹眼珠子一瞪。

明明这个症状很像是心梗。

竟然不按照自己第一时间判断的心梗进行确诊程序,而是跟着一个高中生的话要送病人去做ct。

【70】嘉奖1

2021-10-13

【71】嘉奖2

2021-10-13

【72】嘉奖3

2021-10-13

【73】加更1

2021-10-13

【74】加更2

2021-10-13

书评(164)

我要评论
  • 院子里&的谢婉

    由于这声巨响,站在院子里的谢婉莹惊醒了过来,两眼模模糊糊的视野变得清晰,焦距落在了急诊室门口。

  • 第三人&、七零

    一九九六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七零八落的,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 ,实际&一些,

    年纪或是在二十出头,实际年龄可能更大一些,因为脸长得太好看会藏掖实际年纪。

  • 裂。面&莹微张

    “错了,不是心梗,是主动脉瘤破裂。面色白不是因为痛,是因为失血——”谢婉莹微张的嘴巴不知不觉喃出一串话。

  • 哪个学&业术语

    哪家的学生?哪个学校的?怎么能说出主动脉瘤破裂的医学专业术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