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澜始终我以为,遇见了殷修之是她的孽。却不明白,在殷修之的心里,江澜才是他的孽。十年前的一场车祸让两个家庭支离破碎,多年后在怨恨面前,误打误撞延展的爱情,是否可以能可以得到救赎。“陈队,在一个工业区,那边市政府刚刚开发的,这几天路边的几个摄像头都没装好。”一位年轻的警察皱眉说道,紧接着他又道“那边的电缆也还没通上电,真不知道大晚上的跑去干什么。”。

江澜甩了甩及肩的头发,她的头发乌黑亮丽,皮肤也是冷色凋,因为长期加班的缘故,额头上冒了几颗不起眼的闭口,但这并不影响江澜长了一副妩媚动人的脸,纤长的睫毛垂落在她如同柳叶一般的眼睛上,她的眉骨很深邃,在眉眼之间长了一颗美人痣。有着165的身高但整个身躯的骨架并不大,挺俏的鼻子显的十分性感,更加不说她拥有一颗红似樱桃的小嘴了。

今天这会儿,许立新赶着要去食品加工厂拿超市新进的一批货,可是他的车在启动的时候发动机坏了,找江茂把自己的车借给他,结果却摊上了今天这样大的祸事,江茂一下子五雷轰顶,有点不知所措。

殷仲天已经一天没睡,他接到警局电话的时候,本还以为自己的手下惹了什么乱子,根本没打算搭理。

“修之,跪下。”殷仲天虽然哽咽了很久,张开嘴时有一些哑,但声音仍然浑厚有力。

江茂最开始是不想理许立新这个弟弟,因为他觉得自己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后来因为许立新总是写信给他而江茂考进了省城得师范大学后,许立新还总是时不时的来学校找他打球,他们的关系在许立新的坚持下得到了缓和。在师范学院毕业后,江茂像他的父亲一样做了一个老师,而许立新也把家里的超市开的更大了。

宜山市梧桐路公安局交警大队接到了报警电话,目击者称一辆白色的宾利添越被撞的四分五裂,驾驶座坐着一个大约近四十左右的女人,救护车已经到了现场,交警大队接到报警后立马通知了刑警支队去现场调查。

法院对江茂撞死宋暮帆一案,进行了最后的判决,因宋暮帆开车时速超过了规定时速,没有正确的系上安全带,在后方的江茂因为没有开远光灯,撞上了宋暮帆的车辆,系追尾。作案后,江茂肇事逃逸,触犯了《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但江茂在审问期间,态度良好配合检察院的工作,即日起,判处江茂有期徒刑二十年。

殷修之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他的父亲瘫软在陪护椅上,身后一群穿着黑衣西装的保镖和邢助跪在地上默不成声。

江茂仿佛觉得自己掉进了一层黑色的云雾,这团云雾笼罩了它原本平静的生活。

程叔,殷家的总理管家。

陈世荣立刻开车去到了现场,现场已经有不少人了,还有记者之类的跑来拍照。因为案件还处于调查阶段,中间的区域已经被围栏围了起来,交警大队的民警正在登记车牌信息,查找相关的人员,通知家属。根据目前的现场情况来看,死者头颅出血严重,未有贵重物品缺失,不是劫财,全身衣物完好,排除劫色。

“当天晚上你过收费站的时候,系统里登记的你的车牌,与死者案发时间,刚好不相差多久。并且在三个小时内,除了后续经过的目击者车辆,没有其他车辆再经过。”

“老江!我撞了人,我撞了人…”许立新哆嗦着嘴唇,他的眼睛瞪的很大,脖子黑红黑红的,汗水浸湿了他的内衣领,连手指把劣质的沙发抠出内芯都没发现。如果说殷仲天是瘫坐在那里,许立新就是整个人仿佛像一个摇摆木马,他从事故现场一路狂飙回家,从拖鞋开始心跳就没有慢下来过。

殷氏集团不仅是宜山市的龙头之首,更是国内少有的生物科技创新公司,涉及得产业链众多,在国际论坛上也享有盛誉,传闻说殷氏集团黑白通吃,内部结构层层叠叠,十分复杂。

-

“你好我们是人民医院的,请问是宋暮帆女士的家吗,是这样的我们这边需要有很重要的情况麻烦您来一趟,我们根据以往的就医记录找到了这里的电话号码。”

殷宅。

他的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无奈,他的眼角流下了泪水,他发出了一声叹息后眼镜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雾气。

赶到医院时,只看见护士推着宋暮帆出来,那一袭白布盖着的不是一个女人,准确来说,已经不能比喻她是个女人,对殷仲天来说,这是他的心,是瞬间枯萎的心。

楔子

2021-10-12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出车祸&团的掌

    出车祸的人是殷氏集团的掌门夫人,医院抢救无效,宣布了死亡。

  • ,潮湿&整个房

    老式挂钟在凌晨的四点半显得有些许诡异,潮湿的空气充满了整个房间,红色的旧日历上印着劣质的送财童子,今天是14号,宜祭拜。

  • 他记录&头埋在

    杨鸠以为这是他对自己撞死人后逃跑的悔意,他看不到在雾气中那双眼睛。他记录下了案回过了身关上门走了。审讯室内,江茂拿下自己的眼镜,趴在桌子上头埋在了手臂内泣不成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