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以权谋妻  


 

 监国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勃勃,手段毒辣,因为你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复活到清闲王爷府上,凤执则表示很不满意,白捡了几年青人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自在,除了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本想悠闲自在过一生,却山河动荡不安、皇权争斗,终归是躲但是权力倾轧。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等到大权手握,登临绝顶帝位。为国为民?不,她要后宫五千,美男子任意选。龙椅旁的相爷‘不当心’扯着衣襟,露着她的罪证,‘五千美男子’瑟瑟发颤,谁敢跟这位抢?凤执磨牙,她可算明白某人的很用心危机四伏了。---------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棋无怨无悔!邪细节之处更是精雕细琢,瑞兽浮雕,独具匠心,周围的摆件,大到桌椅摆件,小到一只茶杯,无不精致,纤尘不染,奢华却又不失雅致。。

女子闻言,清冷的眼眼中似有一丝讽刺划过,微不可见,眼尾微微上扬,丝丝妩媚,却更凌厉摄人。

走下梯子,凤执拍了拍裙摆,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有点儿不对,转身看着风云双把梯子搬走放好,眯眼浅笑,无害温顺:“二姐,走啦!”

生个病,全家都伺候着,如珠如宝的疼着,连爬个墙头都有姐姐搬梯子怕摔着,可不就是娇气?

临死前,她快二十四岁,一身旧疾,毒入心肺,每日被药物折磨,就算没人害她,她也命不久矣,死,已经是注定的事情。

上天让她重生到庄王府,简直就像是给她的野心重新开辟了一条道路,但是看着庄王府这一家子,简直颠覆了她的认知。

只是这么穷的王府,为什么会招来他们的惦记?

含笑饮鸠,不过是留着最后那点儿骄傲罢了。

可惜啊......他们倾尽所有想要救凤云晚,她却没能活过来,还等来了她这么个祸害。

一张中年男人的脸凑过来,笑得无比灿烂:“闺女,你想吃什么?爹立刻让人给你准备。”

夜色微凉,八角的宫灯明亮,照亮了建筑的每一处角落,檐牙斗拱,雕栏玉砌,辉煌大气。

榻上之人闻言缓缓转头,掩藏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似有华光潺潺流动,精致完美的五官,白皙貌美,眉眼透着英气尊贵,一双漂亮的凤眸映着满室的灯光,火树银花,璀璨似锦。

只是这身份......凤云晚,庄王三女,算起来她们还是血亲,她的堂妹。

食材是没问题的,但是各种药材放在里面,那味道,一言难尽。

风云双显然不知道凤执想得那么复杂,拍着手上的灰,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就你娇气!”

春末夏初,草长莺飞,阳光洒下,为大地铺下一层金纱,天气不会太热,这日子最是舒服不过。

若厨娘的手艺是一般,那王妃的手艺就仅限于...吃不死人。

凤执死了,那种身体被痛苦搅碎,灵魂彻底坠入深渊的感觉还没有彻底消除,一睁眼,对上几双热切的双眼,说实话,她有点儿懵。

微微敛眸扫了眼桌上的药碗,手中的书本轻轻往旁边一放:“换新方子了?”

因为女儿昏迷了大半月,几次被大夫说无力回天,没想到福大命大竟然'活'了过来,而今王妃是一颗心都系在女儿身上,亲手给女儿炖各种补汤。

第1章 忽悠

2021-10-08

第25章 令!

2021-10-08

书评(448)

我要评论
  • 她觉得&佛被放

    看几人的打扮,明显是兴国人士,但是这几人那热切得过分的目光让她觉得自己仿佛被放在了热锅里煮,极为煎熬。

  • 装的宫&缘有一

    一身浅紫色宫装的宫女端着托盘款款走来,脚步不急不缓,莲步轻移,腰带上缀着荷包,荷包边缘有一圈细小的风铃,行走间碰撞出小声的脆响,悦耳动听。

  • 的每一&,檐牙

    夜色微凉,八角的宫灯明亮,照亮了建筑的每一处角落,檐牙斗拱,雕栏玉砌,辉煌大气。

  • 在那里&帖在那

    内间宽大的美人靠上,一道身影慵懒的靠在那里,如血一般鲜红的云锦闪着暗色流光,服帖在那身躯之上,勾勒出玲珑起伏的曲线。

  • 目光直&得让人

    明明是想都模糊了,她的眼神却依旧绝美凌厉,目光直直的盯着驸马,没有将死之人的恐惧和死气,反而明艳得让人惊心。

  • 没有彻&双眼,

    凤执死了,那种身体被痛苦搅碎,灵魂彻底坠入深渊的感觉还没有彻底消除,一睁眼,对上几双热切的双眼,说实话,她有点儿懵。

  • 在身前&有说。

    男子一惊,搁在身前的手下意识的抬起来,似是想要阻止,唇齿微张开,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 &子最好

    旁边的妇人没好气的把他扯开:“大夫说了,要清淡,这段日子最好喝粥,不懂就赶紧走开。”

  • ,她从&面没见

    皇子厮杀,满城鲜血,皇权争斗,提剑斩人,血溅三尺,她从来都是站在皇权之巅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但现在,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