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蕤活了五百多岁,从来没有下过净梵山。初出茅庐就遇上了一只女妖王,一个神界将军,眼界大开。那神界的将军甚英俊,剑法甚精妙!叶蕤:什么?那英俊的将军是我夫君?什么时候的事?我占了这么大的贵怎的自己不不晓得。归云:呃,五百年前你向我求的婚,我稍稍需要考虑便答应下来了,聘礼我都收了。五百年前……其他几位师兄夜里畅饮时,都被她的桃花剑迷晕了,她可走的安心无比。想至此她十分鼓舞,翻身起来开始打点行装。临行前她留书一封,免得师尊震怒迁怒到各位师兄身上。。

叶蓁蓁道:“六师兄!”

噗通一声,已经有一个小道士热的晕了过去,倒地不起。他的师傅十分焦急的跑过去抱住了他哭的感天动地,却半颗眼泪也落不下来,那泪一出眼眶就被蒸发掉了。

那人道:“不错,前几天夜里老张起夜去茅房,看见一浑身长着绿毛,双眼赤红,青面獠牙的黑影,从房檐上一跃而过。”

石铭脚尖轻点飞身而起,不多时又落回地面,面色略显阴骛。叶蓁蓁道:“六师兄,怎么样?”石铭一语不发,抽出腰间佩剑轻轻在手指上一划,一颗血珠冒了出来。他道:“可带了符篆?”

“天道不公”叶蓁蓁深以为然,但“阴兵作祟”却不敢苟同,她可没有感觉出一丁点的阴间之气,倒是妖气冲天。

石铭翻了一记白眼,道:“哼,真是自以为是!你能做为什么,你私自下山就已然是妄为了。”

店小二自斟了杯茶,一饮而尽,感觉这个事件自己说的十分圆满,内心甚慰,砸吧砸吧嘴巴道:“我看你这个小道童,就跟那面团子揉捏的似的,想是都不够那鬼啊怪的塞牙缝儿,还是尽早离去的好。”

众人纷纷附和:“就是就是。”

店小二看着手中圆溜溜的金珠子,立即一扫刚刚的阴霾,笑得十分开怀:“哪里哪里,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还来问我,不过最好什么都不问,天黑之前就离开此地为好。”

掌柜拿了壶酒凑过来,笑道:“客官若是觉得无趣,我陪您喝一杯可好?”

不虚真人道:“戌时末。”

叶蓁蓁不疾不徐行到城门前,只见城门上的士兵巍然耸立,仿似一座座不会笑不会哭的泥雕。城墙左右两侧的旌旗铺陈开去随风飘摇,斗大的“梁”字随风舒展。

直嚷的那人陷入一阵自我否定之中。

此举可说是解了丽水镇百姓的燃眉之急,因为这祸事转而烧到了这些和尚道士身上,可以说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镇上的人口倒再没丢失过。

来人一身淡蓝色长袍,腰悬一把长剑。剑鞘自发一片白色的柔光,照亮了主人的前路,正是叶蓁蓁百十年前功德圆满顺利飞升的六师兄石铭。

叶蓁蓁点头称是,笑道:“我有两个疑惑之处还请小二哥指教。”

不虚真人道:“确实不对,我们进了林子感觉酷热难忍,便决定原路返回,却走了这么许久都看不见边界。”

店小二甚为不满,自己口沫横飞说了这么许多竟然没有说到要领不成?不解道:“你这道童还有哪里不清楚的?”

“果有此事?看来真是鬼怪所为,老张所言非虚。”

众人大惊失色道:“老张看到过?”

书评(450)

我要评论
  • :“就&却笑而

    店小二顺嘴道:“就在镇北二十里处,“说完又陡然一惊:“你要做甚?”叶蓁蓁却笑而不语,折扇一展在胸前轻轻摇动起来,转身翩然离去,一派飘逸出尘之姿。

  • &净梵山

    松涛苑四周寂静无声,却并无压抑的黑色,回廊两边黄橙橙的长明灯与天边的茭白月光交相辉映,落在净梵山的青石板路上,散发着淡淡的清辉。

  • 学艺不&,茶博

    她只觉一阵妖气扑面,却又抓不住半分,折扇在自己头上轻轻一敲懊悔道:“学艺不精,学艺不精啊!”瞧见路边有一凉棚,茶博士很殷勤的给人们斟着茶。

  • 说到要&你这道

    店小二甚为不满,自己口沫横飞说了这么许多竟然没有说到要领不成?不解道:“你这道童还有哪里不清楚的?”

  • 谁知旁&得清楚

    谁知旁边的人却嗤笑道:“你这话说的也忒没有依据,即是一个黑影那他又如何看得清楚毛发,又如何看得到青面獠牙?”

  • 而烧到&说是来

    此举可说是解了丽水镇百姓的燃眉之急,因为这祸事转而烧到了这些和尚道士身上,可以说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镇上的人口倒再没丢失过。

  • 佛漏了&气的气

    这尸体脑袋空空不见了脑仁儿,肚子空空不见了五脏,一被剖开就仿佛漏了气的气球一般迅速干瘪下去,着实可怖骇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