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来说:她是个父年龄不详母不爱的孽种,一场骗局却招了个邪王为赘婿。

桃夭靠在床栏上哆哆嗦嗦地抓紧了身边人的衣襟,脑门上尽是细汗,连心跳得都比平常要快好几倍。

他们再吵下去,也吵不出个结果来的。而且以桃夭的性子,他说得再多也未必听得进去,也不会相信,还不如让她自己看到现实,慢慢去接受现实。

桃夭怔了下,记起南合会最初安排照顾他的人汪师姐,只可惜汪师姐并不愿意花心思去伺候一个心智不全的傻子,而大表哥又心仪汪师姐,于是他们想到了她,才设了局哄着她代替汪师姐照顾他,最后更是以成亲为由哄骗他交出手中的灵脉捐给南合会。

“骗子,屠夫……”桃夭愤怒地抄起身边的枕头,就朝着元辰砸了去。

“为什么!”

元辰查觉到了桃夭身上再次涌现的怒气,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她生气,她愤怒,总比之前的生无可恋要强。

眼下,她只有这点子傲气了。

直到……她遇到了阿庄。

“若是你想杀我,那不更应该留在我身边吗?”元辰突来一句,堵得桃夭哑口无言,“我我我……”

明明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听到他亲口承认,桃夭只觉得血肉模糊的心上又被狠扎了两刀。她咬着牙根恨恨地指着元辰骂道:“你一个曜族小王爷为达目的还真不择手段,甚至愿意入赘给我为夫。”

“你愿意?”桃夭疯狂地大笑起来,笑声里带着凄凉和愤怒,直到笑得再也笑不出声来,才讥讽地问道:“在你眼中我与汪师姐又有什么不同,不都是南合会拿出来骗你上当的诱饵吗?现在你跟我说你愿意,难不成你还想告诉我,你是真心喜欢我?”

可是谁会想到,矅王早就对当年被驱逐之事怀恨在心,明面上答应共同抗魔,私底下却保存了大最的实力,在大战结束后,设局偷袭了人皇以及各国高手,导致各国精锐尽灭,他们而趁机占领了整片九渊大陆,建立了曜之国,成为了大陆的主宰。

屋内蔓延着令人窒息的沉默,只有烛花偶而轻炸开的脆响。

她心底很清楚,她恨曜人,并非是为了什么民族大义。

“我不愿意,我不承认,我不接受!”桃夭双手握拳,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吼道。

她知道外祖父不喜欢她,柳家所有的人都厌恶她,甚至都不愿意让她玷污了“柳”这个姓,就凑和的拿着与“曜”同音的“妖”,来称呼她,久而久之,还成了她的名字。

难不成,他真的在意自己没吃饭?

她反应过来,他给她吃的东西必定是调养身体的灵液。

桃夭的心狠狠的咯噔了一下,抬头看向他的脸上是浓浓的厌恶和不信任:“你会跟我说实话?”

后来她听到表姐们念的诗中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么一句,就拣了桃为姓,自欺欺人的将“妖”改为“夭”,给自己取名为桃夭,希望自己能成为那诗歌中那纯美的女子一般,能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012、行刺

2021-10-05

019、不待见

2021-10-05

021、过年

2021-10-05

027、有孕

2021-10-05

029、不认帐

2021-10-05

037、解毒

2021-10-05

038、提醒

2021-10-05

039、发财饭

2021-10-05

041、诈

2021-10-05

043、风波起

2021-10-05

060、踏春去

2021-10-05

063、对质

2021-10-05

068、产子

2021-10-05

092、两出戏

2021-10-05

书评(180)

我要评论
  • 股清香&勾得她

    元辰没得到回答,拧起了眉,随后取出个小玉瓶拽开塞子,一股清香钻进了桃夭的鼻塞,勾得她狠狠咽了口口水。

  • 声音传&。

    语气虽然很冰冷,但声音却再熟悉不过了。桃夭怔了下,才僵硬的扭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果不然瞧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人坐在窗边的小榻上望着她,瞬间梦中的混乱都有了答案。

  • 里早就&“你一

    明明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听到他亲口承认,桃夭只觉得血肉模糊的心上又被狠扎了两刀。她咬着牙根恨恨地指着元辰骂道:“你一个曜族小王爷为达目的还真不择手段,甚至愿意入赘给我为夫。”

  • ,桃夭&了,讥

    他应这么爽快,桃夭更加不敢相信了,讥讽道:“你现在是觉得没有骗我的必要了?”

  • 像一只&一半又

    瞧着她眼里失去了平日的光泽,缩在床角像一只不知所措的小猫儿,元辰想要拽她入怀,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只是再次问道:“你不吃点东西?”

  • 不知道&过去:

    想到那惨况,桃夭都不知道自己是恨他的残酷无情,还是因他给欺骗而伤心,气愤得有些失去了理智,她反手又抓起旁边花架上的长颈琉璃瓶就朝着元辰砸了过去:“那为什么你不连我也一起杀了,我也是南合会的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