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前丧失父母的白雀极度自卑又怯懦,对抢走家产的叔叔一家,献媚又忍让,和收养家庭的哥哥们关系也很身体僵硬,最后被人谋算,落个殒命街头的下场。复活归来时,白雀携功德系统,无敌改命。家产?吞了的给我吐出。渣叔贱妹?一个个来拾掇。白莲花养姐?比比看谁更白莲花。这一世,她就得洒脱自由而活。*白雀为了攒积功德值,跟在敖寂身边。敖寂烦不败烦,目光阴鹜,“滚,切记跟随我。”白雀:要也不是为了双倍功德值,老娘鸟你?再后来——猖狂不可一世的寂爷,将白雀逼到角落里,眼眶泛红,目光偏执狂疯狂的,“切记跟随别人,就跟随我,好好?”白雀:我而已把“无论如何,你也不能对你的表妹出手啊!”。

白娇娇看着白鹿的背影嫉妒的眼睛都要绿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前脚才把白鹿赶走,后脚白鹿就被晏家收养了。

“这是干嘛呢?”

“住你们家的废弃仓库?”

那明明是他的家。

属于少年特有的荷尔蒙让人着迷。

“啊啊啊啊!我杀了你!!”

那掌心都被绷带包裹住了,白娇娇小声抽泣着,仿佛受了巨大的委屈一般。

白鹿闻言笑弯了眼,好毒的嘴。

白鹿笑了,那笑容透着几分凉薄,“小婶子,我爸妈那是几百万的遗产呢,不是一两万,你这些年在我身上花了这么多钱?我怎么不知道呀?”

梁诗张嘴就说,“遗产?就你爸妈那么一丁点的遗产能做什么用?”

少年穿着洗的发白的帆布鞋,衬衣也有些皱褶了,但依旧难掩那一身清冷的气质,她目光淡淡的扫了男人一眼,不疾不徐的开口,“我没有伤她,也没偷她的东西。”

白鹿淡淡的睥了她们一眼,笑了,“小婶子可真聪明,可不就是白娇娇她自己弄的吗?”

“那也成啊,等你们老了,我也接你们来住,一定按照你们给我的,好好照顾你们,行不行?”

梁诗气得嘴都歪了,“白军!!你看看你的好侄子!!”

“那是因为她……”

又痞又坏,那细长的眸子微眯着,让人感觉有一丝压迫感。

“还有你这次把你表妹弄伤,剩下的就当做是给你表妹的精神损失费和住院费了!”

白军:……

白娇娇气愤的抓住了身下的被子,那被子都被她揪的变了形。

梁诗拍了拍胸膛,仿佛白鹿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开口,&,也没

    少年穿着洗的发白的帆布鞋,衬衣也有些皱褶了,但依旧难掩那一身清冷的气质,她目光淡淡的扫了男人一眼,不疾不徐的开口,“我没有伤她,也没偷她的东西。”

  • ,你怎&!”

    “你婶子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这么气她?快给你小婶子道歉!”

  • &但是你

    “小鹿啊,你也实在不能怪小叔,小叔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你做的事情实在是上不得台面,丢我们白家的脸啊。”

  • ,“白&得生分

    白军脸色也有些难看,“白鹿,你跟叔叔说这个,就显得生分了吧?”

  • 白娇娇&的委屈

    那掌心都被绷带包裹住了,白娇娇小声抽泣着,仿佛受了巨大的委屈一般。

  • 西装革&发梳的

    西装革履的男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正对着一名少年苦口婆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