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豪门修文物 小说  我在豪门修文物书包网  我在豪门修文物TXT下载  我在豪门修文物txt书包网  我在豪门修文物_吕颜  我在豪门修文物txt下载八零下载  我在豪门修文物txt百度云  我在豪门修文物txt  我在豪门修文物免费阅读  我在豪门修文物  


 

 方家灰老鼠般的二小姐被嫁回去守活寡,肯定是物超所值、皆大欢喜。绿松、蜜蜡、砗磲、玛瑙是嫁妆,不不值钱?方二小姐敢吱一声吗?婚期未到,丈夫荣耀归来时,左手是豪门小娇妻,右手是襁褓小宠儿,方二小姐从守活寡变成下堂妇。娘家嫌丢脸,夫家嫌碍眼,方二小姐干起老本行。损坏的字画、裂口的瓷器、毁坏的青桐……捡漏儿捡到拿奖,数钱数拿回来抽经。北宋时期珍品字画舍严禁卖;白釉印青花大瓶是心头好;紫檀浮雕屏风、彩绘乐舞陶俑、鎏金银瓶、铜奔马……做为天才修复师,再多的宝贝她只进不出。蒋大少指指方棠挂脖子上的玉坠;戴着蒋家长媳的信物,蒋家近百年“方棠,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有种你直接跳楼啊,绝食算什么本事!”尖利刺耳的嘲笑声在黑暗里响了起来。。

“平日里看着倒乖乖巧巧的,原来也是个下贱货,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朱婶又骂了一句,粗鲁的一把将被子掀开了。

“不是寻死觅活的,怎么又吃起来了。”看着被吃光的车厘子和红提,朱婶心疼不已的嘀咕着。

“这么说我嫁到周家倒也不错。”收回元气,方棠嗤笑一声,过于清瘦的脸上露出冰冷的嘲讽之色。

冰凉的手突然抓住了朱婶的手,将她吓的一个哆嗦,手里的杯子差一点掉下来,好在那冰凉的双手精准的握住了杯子,然后咕噜咕噜将牛奶给喝光了。

“这事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否则一旦周勇牺牲的消息传出去了,其他家族也会盯上周家。”方母缓缓开口,拍了拍一旁方父的手,清冷的面容透着几分坚决,“我去和小棠谈一下。”

许久之后,方棠抬起手看着自己瘦骨嶙峋的双手,无声无息的笑了起来,嘴角干裂的渗透出殷红的鲜血,在她苍白的面色下显得格外的诡异瘆人。

这身体比普通人还要弱上三分,更别说武道内劲了,好在年纪不算大,筋骨还没有定型,多吃些苦终究能练回来的。

周家二老性子绵软,早些年是长子撑住了家业门面,之后是小儿子成为武者震慑住了二房,如今过继一个小孙子过来也好,兼祧两房,日后也有人给长房两个儿子上个坟烧柱香。

如今周勇牺牲的消息虽然传了出来,可武者的余威犹在,而且和周勇出生入死的兄弟们肯定会照顾周父周母,所以二房才不敢太过分,但是又舍不得大房的产业,最后提出将二房的小孙子过继到长房。

估计不敢真的将人给弄死了,方芯蕊欣赏够了方棠呆滞木讷的表情,这才松开手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关上门,亮着昏黄灯光的小阁楼这才变得安静下来。

方棠扯着嘴角阴森森的笑着,松开手将碎片丢到了地板上,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去厨房煮一碗瘦肉粥过来,否则我不介意给你放点血。”

套用佣人们的话:这就是情妇生的种,方家真正的大少爷和大小姐那气度那涵养,对佣人也是和颜悦色的,从不会发火。

“把这里收拾一下。”方棠靠在床上闭目养神着,没有再理会哆哆嗦嗦收拾碗碟的朱婶。

没吃到水果已经够憋屈了,这会还被指使着去煮粥,朱婶气的将空碟子重重的往食盒里一放,怒视着靠在床上披头散发,清瘦憔悴的方棠,朱婶恶从胆边生。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人,骂累的方芯蕊恶毒的笑着,抬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方棠的脸上,力度之大,床上的人原本瘦削苍白的脸顿时红肿起来。

没有了希望,所以就疯狂了,那一场惊天的爆炸,自己尸骨无存,相信整个岛屿也沉入到大海里去了,谁能想到一个修复师也精通炸药的配方,再世为人,真好!

只可惜空气里的元气稀薄的几乎感觉不到,别说恢复到上辈子的身手,自保都有些困难,不过看着朱婶那躲闪的眼神,方棠再次调动元气到手上,纤细的手抓着不锈钢的勺子,一个用力……

将记忆里的人和事同朱婶说的对了一遍,方棠基本上已经了解了这具身体现在的处境。

可是当年长子和妻子双双意外身亡,连个孩子都没有留下,长房也就剩下一个小儿子周勇撑门户。

“有钱人家的小姐就爱作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绝食不嫁,小贱人估计就是想男人了。”看着睡在床上的方棠,朱婶嘴巴里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着,将食盒里的面包和牛奶还有一小碟水果放到了床头柜上。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脸抱怨&的朱婶

    抬起头,方棠目光冰冷冷的看着满脸抱怨的朱婶,“我要吃瘦肉粥,再去熬一碗送上来。”

  • 这身体&道内劲

    这身体比普通人还要弱上三分,更别说武道内劲了,好在年纪不算大,筋骨还没有定型,多吃些苦终究能练回来的。

  • 星期了&肚子。

    方棠绝食一个星期了,每天都是粗壮的朱婶到阁楼上强蛮的喂了一些牛奶,至于剩下的面包还有一小碟子水果都喂了朱婶的肚子。

  • 和红提&已的嘀

    “不是寻死觅活的,怎么又吃起来了。”看着被吃光的车厘子和红提,朱婶心疼不已的嘀咕着。

  • 表情,&楼这才

    估计不敢真的将人给弄死了,方芯蕊欣赏够了方棠呆滞木讷的表情,这才松开手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关上门,亮着昏黄灯光的小阁楼这才变得安静下来。

  • 进阁楼&一天又

    阳光再次从窗户斜斜的照射进阁楼,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朱婶是方家的佣人,虎背熊腰的,乍一看跟个男人没什么区别,她原本是在厨房打杂的,不过方家佣人都不乐意给方棠送饭,自然就轮到最没有地位的朱婶。

  • 死老娘&要顺手

    “作死的小贱人,吓死老娘了。”回过神来,朱婶扯着嗓子骂了一句,还想要顺手打一巴掌。

  • ”尖叫&要扣钱

    “二小姐,你自己作死不要害我!”尖叫声响起,朱婶扯着嗓子嚎了起来,满脸的心疼和恼火,“碟子打碎了那可是要扣钱的。”

  • &了一遭

    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朱婶连滚带爬的站到距离床边两三米远的地方,一手惊恐万分的摸着脖子,“我这就去这就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