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工作不好找啊,便秦晓鸾去读了个城建学院。快活容易有机会再次穿越了,结果不知道肿么回事,但是得做搬砖的活。这又是肿么肥四,搬个砖居然搬成了女皇帝???!!!秦晓鸾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后,入主了老爹的营造出队伍。原本只想安安稳稳地过个小康生活,结果在于奇正等人的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误会下,居然一步一步向下爬,最后居然成了那个架空历史时期第一个女皇帝。。。秦晓鸾打开院门,看到一脸惊慌的铁柱。。

胡沐风拿起了秦家的设计图看了一会儿。

“哪来的泼妇,竟敢来我赵府闹事?”一个身穿绸缎衣衫的赵财主走了过来。

“陈大娘!晓鸾!不好了,出事了!”有人在外面急促地敲着门。

见大家都认可了,秦晓鸾问道:“镇上最近有谁家要造房子?”

秦晓鸾抬头一看,于府到了。面前的就是于家的大少爷于奇正。当即沉声答道:“回于公子,我们是秦家班来参加贵府招标的。”

作为业内人士,胡沐风也想见见新的工艺和造型,于是对于家父子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我也没见过这么高深技术的建筑。我只能说,从理论上来讲是可行的。”

“且慢!”胡沐风叫了起来,眉毛紧锁看着图画。

勾子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姑娘的本事,在下服气。不过,以女儿之身做都料,恐怕祖师爷那里不好说吧?胡都料,您是名家,您觉得呢?”

于是让黄铁柱他们留下两个人在赵府算账,自己扶着母亲回了家。

“你什么你!话都说不清楚,滚进去叫你主子出来!”秦晓鸾气势不减不减。

若论做事的精细,秦家班那是谁都不虚。问题在于,时间要求这么紧张,他们总共就这么十来号人,设计太宏伟的话根本做不出来。这就和业主的要求方向有一些偏差了。

本来也只是想借机贪掉秦大伯他们的工钱,可要是真遇到这种狠角色也不好办。她若真是到处去告,即便有关系能把这事压下来,上下打点的花费恐怕比工钱多多了。

秦晓鸾也不直接回答,而是继续在原来正方体上面,叠加了一个相同的正方体,最后在上面画了一个斜屋顶。

这下所有人就安静了,全部挤了过来看着图画。

一个穿的花花绿绿,一眼便知是那种没什么内涵的富家子站在她面前。

坐在桌子前望着图纸,秦晓鸾陷入了沉思。

所有人全都呆住了。

陈大娘一脸疲惫地说:“铁柱兄弟,你把这些给大伙儿分了吧。”

“不。是三层。”秦晓鸾一边回答一边在下面又加下一个相同的正方体。

昨晚她想很清楚了。自己本是现代的一个城建学院的学生,鬼知道怎么回事就穿越到大仪朝的这个叫落凤镇的地方,附到秦晓鸾身上。更悲催的是,一来就死了爹。虽说从心理上来说没什么感情,可从肉身来说,就是自己的亲爹娘。现在爹没了,照顾母亲是自己应尽的义务。

上架感言

2021-09-15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家女性&,已经

    “我呸!他有那本事纳妾吗?你这狗奴才的亲娘亲姐,还有全家女性,已经把那老杀才敲骨吸髓了。老杀才能纳什么妾?”一声爆喝传来。

  • 先进去&说。”

    赵财主急忙说道:“别别别,大家都一个镇上的,有什么话好好商量。何必要闹成这样呢?这样,咱们先进去说。”

  • 和我说&。”

    陈大娘说道:“不可能!你秦大哥要是收了钱,一定会和我说。”

  • 才性情&大变。

    转念一想,可能因为父亲突然离世,一下子接受不了,才性情大变。

  • 这事说&也是分

    依秦晓鸾的性子,原本得把这事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什么叫再给一次钱啊?但转念一想,要来的工钱大多也是分给铁柱他们。赵财主这么说,也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不然大庭广众之下怎么下得了这个台?

  • 过靠这&,应该

    黄铁柱叹了一口气:“现在还不清楚。不过靠这点手艺和劳力,应该找得到活干。倒是你们……”

  • 铁柱他&似的?

    都是一个镇子的人,铁柱他们更是看着秦晓鸾长大的。这姑娘特别文静害羞,从来没听到她大声说话,今天怎么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似的?

  • 名都料&目经理

    她的父亲是一名都料,相当于现代工程行业的项目经理。铁柱是父亲手下的泥水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