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的不而已天地,除了人心,但未变的依旧是道之旗;虽然仙子不致无伤境,世人永远不会称仙,但到最后,即便仙子破了无伤境,境界高者也仍称其真人。 是为天地之始?但是为大道之承?它想这方天地有制衡、有对立关系、有生死、有黑白? 他日众生依我指,昨日危难我自归;古岭山头,人界之内,面对自己着这隔开亿万的神魂,仙子潸然泪下:“大道可期?” -------------------------------------------

书评(116)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