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皎皎入我怀  皎皎入怀 小说  


 

 徐皎一不小心穿书成了炮灰女配,逃走时机缘凑巧撞上了易装的敌国大佬们,为了活着,迫严禁已紧抱其大腿。第一次再相见,她美救英雄,挂在他身上,含情脉脉,“我对郎君一见钟情。救急之恩,郎君以身相许好啊?”某大佬们笑意深深地,“好!”徐皎:开玩笑!而已权宜之计!当严禁真啊!某大佬们:不那真?你想始乱终弃?小娘子不讲武德可要严禁啊!徐皎:这是被缠上了?切记啊——(攒稿期间,三日一更,每天早上8:00,我们看不见不散!已有近六本百万完结啦作品,不断地更不坑,请安心跳坑!)还真是她妹的!这三天,徐皎已经不知道骂过多少回了。可她眼一闭一睁,连着三回了,却还是困在这里。三天,也够了,她若再不清醒过来,说不得就只有一个死字了。。

徐皎暗暗咬牙时,一道细碎的脚步声停在了房门外,紧接着传来一记上了些年纪的女嗓,“娘子?”

习秋屈膝与徐皎行了个礼,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徐皎打迭起精神来,实施制定好的自救计划......“啊呀!习秋你的裙子怎么都脏了?”

她是真的,很悲催的,穿到了一本正在连载,还未完结的古装大女主文里了。穿就穿吧,更悲催的是,她不是穿成历经坎坷,背负众多,可最后却能走上人生巅峰,坐拥蓝颜知己,灵魂伴侣的女主,而是一个出场即死的炮灰,女主她妹!

男人一个冷眼扫过来,徐皎嘴角抽动了一下,却是乖乖从荷包里掏了铜钱付了账,两人这才相携出了这个帐幔半围的摊子。

徐皎一僵,却不敢造次,僵硬着身形转过了身,抬眼一看,嗬!猛男!还是战损妆的猛男!粗粗一看个头,比徐皎高了差不多一个头,怎么也有一米八直窜一米九的样子。不只高,还壮,那隔着衣裳也能感受到的肌肉贲起......徐皎悄悄咽了口口水。再瞄一下脸,一双眉恍若刀裁一般,直插两鬓,一双眼深邃而锐利,被盯视着,就能让人脚底泛寒,轮廓分明中带着些许冷硬,一身石青色的团花暗纹圆领袍衫,左上臂破开了一条口子,半边身子都被血浸透了,难怪了非要换衣裳,这一身出去,太打眼了!

徐皎本是不信神佛之人,今日双手合十,闭目跪在佛前,却甚是虔诚。求的自然是佛祖保佑。

因而习秋很快欢喜起来,应了一声“是”,便是连忙爬了起来,往外而去。

身后,那个店家捧着那几文钱,看着两人的背影,摇了摇头,方才瞧着挺郎才女貌,可怎么连买东西都要人家女郎给钱,这位郎君不行呀!

“爹爹的话我自是要听的,可这回……芫娘也瞧见了,我日日睡不安稳,这样下去,我怕是就要病了。”说着这话时,她眼里含着软软的哀求,神情楚楚。

徐皎面露难色,叹息着摇了摇头道,“总归是个不怎么好的梦。所以我这心里不安得很,家里又迟迟没有消息。所以,我思量着……是不是可以去庙里拜拜神佛,我这心里也能踏实些。”

死了,还是被烧死的。

不管了,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芫娘没有料到她居然会提起这个,有些诧异,“娘子要出门?”

徐皎听着芫娘脚步声远去,望着阖上的门扉,悄悄吐出一口气。

徐皎望着门上朦胧映出的身影,打迭起精神来,“进!”

呜呜呜,救命啊!难不成逃过了火劫,还是得死?只是换个地方,换个死法而已?

这三日徐皎虽是不愿相信这残忍的事实,却也被动接受了一些信息。徐皎身边跟着的人算不上多,便是以这位芫娘马首是瞻,徐皎暗地估摸着,她应该是徐皎的乳娘之类的,即便不是,也是一个管事。

“别动!别喊!”身后那把嗓音更靠得近了两分,带着冰冷的杀意,扑面而来。“让店家寻身男装递进来。”

书评(307)

我要评论
  • 是难能&的,让

    “娘子一片孝心,真是难能可贵。可是……”芫娘面上显出两分为难,“出门时家主特意交代了的,让咱们凡事谨小慎微,能不出门便不要出门了。”

  • 的名儿&,香火

    那小寺庙有个尚算雅致,却并不怎么禅意的名儿,唤作“苍竹”,就坐落在江边一片翠竹林中,也算应景。今日庙会,香火还算不错。

  • 个噩梦&了。

    “芫娘,我前两日不是做了个噩梦吗?”还真是个噩梦,也不知还醒不醒得了。

  • 徐皎虽&是不愿

    这三日徐皎虽是不愿相信这残忍的事实,却也被动接受了一些信息。徐皎身边跟着的人算不上多,便是以这位芫娘马首是瞻,徐皎暗地估摸着,她应该是徐皎的乳娘之类的,即便不是,也是一个管事。

  • 这话时&神情楚

    “爹爹的话我自是要听的,可这回……芫娘也瞧见了,我日日睡不安稳,这样下去,我怕是就要病了。”说着这话时,她眼里含着软软的哀求,神情楚楚。

  • 签筒一&啧啧啧

    谁知道,拿着签筒一摇……啧啧啧!连着三支下下签,不敢再求佛祖显灵让她出去,只求能逃过死劫,这才勉强得了一支中吉签。

  • 连着三&天,也

    还真是她妹的!这三天,徐皎已经不知道骂过多少回了。可她眼一闭一睁,连着三回了,却还是困在这里。三天,也够了,她若再不清醒过来,说不得就只有一个死字了。

  • 偷偷藏&袋细软

    翌日清早,徐皎袖着偷偷藏好的一袋细软,带着习秋和阿印坐着马车出了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