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婚约后云锦:不喜欢的是那苍穹下自由翱翔的雄鹰,而也不是眼前的纨绔子弟。那就你心中也有钟意之人,那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可……你为何要作筏子淌回来?萧执:我以为母亲夹回来的是一杆子绿叶青菜,谁知是块肥嫩的肉,既掉入我碗里还想跑?没门儿血染的山川与天边的晚霞相接,和着呜咽的轻风,似是在诉说一段惨烈而又悲怆的故事。。

“那奴婢进去打水了。”

老奴已打探好些时日,眼下,有两个人颇符合要求,五爷知晓,好女子不等人,上门求亲的贼多。因此,老奴急着来请五爷定夺,五爷若是相中哪个,老奴便全力以赴挤掉那些求亲之人。

“正好有事想询问冷秋姑娘。”

丁总管是安定候府萧家忠奴,极勤勉厚道之人,办事踏实周到。大概萧老太爷也知道隆城复杂,特指派自己倚重了三十余年的丁总管来助阵。若不是丁总管早四个月来隆城打点,某人定是要吃更多苦头。

云锦说完走出门来,门后冷秋躲闪不及,两人正面相对,冷秋表情讪讪的,云锦倒还是一副恬淡神情。

血染的山川与天边的晚霞相接,和着呜咽的轻风,似是在诉说一段惨烈而又悲怆的故事。

“既是母亲吩咐,你看着办吧,我没什么意见。”萧执不经意道。

“让她回去吧,叫她恪守本分,往后都不必过来问安。”萧执吩咐。

这晚,萧执旧伤累新伤,趴伏在床榻上任随身侍候的丫鬟冷秋在后背上抹药,迷迷糊糊将要睡着之时,丫鬟鸣夏进来禀告老管家丁总管求见。

云锦淡然走到鼂上,垂眼扫一眼鼂上摆放的物什,抬手执起油罐中的长勺,舀起一勺油看了看,放下去,默不作声,继往旁边储物柜看去,环视一圈之后,目光落在三名婆子身上。

“这个,好歹是往家中娶进一个大活人,五爷总不希望纳入一个看不过眼的人不时在跟前晃悠吧?要不,我大概齐说说这两位女子的特点,五爷稍费神思量一下?”丁总管犹疑声言。

丁总管这副表情,让萧执自然想起来隆城之前还挨了老太爷一顿板子,想起那件糟心事,心情陡然变得极差,再开口语声变了调:“总管若是没其它事回去歇息吧。”

而且,早些定下人选后,老奴便好早些着手整葺后院。”

“我不让人省心吗?”萧执抬眉扬声。

假如真就在此刻死去,终有不甘。三年间,南征北战,除了践行当初承诺于她挣军功赢出路的誓言,还四处探寻她的下落,诚愿在死之前见她一面,当面亲口问一声:还恨着吗?

提到姻亲之事,萧执更是神情恹恹,天下间,除了京城那位女子,余等皆是俗物,全不想娶。况且现在整日忙得跟狗似的,哪有心情,哪有时间去想娶亲的事。

“二爷向来心细如尘,稳健持重……”提起二爷,丁总管一脸激赏,很自然地顺口夸了起来。

萧执忽而笑了,“所以说,我的意见只是意见,起不了什么作用,既然你和母亲早有成算,何必多此一问?”

“说事吧。”萧执果断道,话说完,自然打了个哈欠,一副困意甚浓的样子。

上架感言

2021-09-12

完结感言

2021-09-12

书评(305)

我要评论
  • &丁总管

    丁总管这副表情,让萧执自然想起来隆城之前还挨了老太爷一顿板子,想起那件糟心事,心情陡然变得极差,再开口语声变了调:“总管若是没其它事回去歇息吧。”

  • 建安七&陈于这

    建安七年,西北昭城函谷关,仲夏落日的余晖轻抚大地山川、轻抚横陈于这片地界上的铠甲战士。

  • 萧执旧&总管求

    这晚,萧执旧伤累新伤,趴伏在床榻上任随身侍候的丫鬟冷秋在后背上抹药,迷迷糊糊将要睡着之时,丫鬟鸣夏进来禀告老管家丁总管求见。

  • 衫,坐&盗贼家

    “让他进来吧。”萧执惫懒启口,随后坐起身,披上衣衫,坐到书案前,随手拿起案上一本地方志翻阅。这本书还是从一名盗贼家中翻出来的,书本老旧,有些年头,正因为老旧才弥足珍贵,现市面上根本寻不到。

  • 的粮税&患不少

    隆城,地瘠人少,气候恶劣,是大明朝版图边缘之地,是如同鸡肋一般的存在,年年征收的粮税不多,地方匪患不少,朝廷用于镇匪的军饷倒比收缴上来的税银还多。

  • 甲堆叠&,随眼

    一处荒草丛中,七、八具红、银铠甲堆叠的尸体中蓦地伸出一只手,未已,从尸堆下拱出一个人来,男子满脸是血,手抚腹部创口疲累地靠坐在尸堆上,随眼看了眼四周后,身子轻轻向后仰倒,抬眼望天,目色平静。

  • ,始知&无助。

    到了此地,萧执才知什么叫风,任何时候,天上飞的绝不可能是风筝,只有可能是人或动物。沙尘暴来的时候,始知芸芸众生在天公地爷面前的渺小和无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