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京最风流这一段  小说一妃动华京  


 

 穆长萦也没想起,“三分克夫”的自己在大婚前夕居然把自己“克”死了!穆长萦也没想起,自己再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了嫁出去为妻!穆长萦更没想起,自己复活后的夫君居然是自己死后就得嫁却死都不想嫁的奸臣煦王!穆长萦更有甚者没想起,她这一死居然动了某人的棋局!青梅竹马是家中的养子。正牌夫君是朝臣的佞臣权臣。推心置腹是自小一同慢慢长大的生死之交。除了对原主人死心塌地的东宫之主。但是她统统都不想理!她只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指婚?又是怎么死的?想明白原来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怎么死的?想明白为什么即使复活也有人不放过我她?想明白自己究竟是成了谁的穆长萦,南商吉地定远将军府嫡女,本来无忧无虑的在吉地的军营马厩里喂马,却意外收到了当今皇帝莫帝的指婚圣旨。圣旨上,当朝皇帝的弟弟煦王莫久臣成为了她素未谋面的夫君,而她作为将门之女却只成为了他的小妾。穆长萦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朝中奸臣看中,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卷入赐婚当中。。

“头上的伤怎么搞的?”

原来她不知道啊。

准备出门的女子系好身前的披风带子,温柔且坚定道:“王爷已经给我非常大的退让,我何德何能得到优待,若是继续负他,连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更何况——”

穆长萦再叹气。

“涉及煦王府就是私事。”柳扶月说:“既然是我先放弃殿下,还劳烦先生回去告诉殿下。情已至此,恨我也好,怨我也罢,已经不是一条路的人注定无法携手前行,更何况是江山政敌。一将功成万骨枯,谁都可能是那堆白骨。”

能怎么样?当然是避而远之。

“殿下幼稚。”柳扶月苦笑:“且不说大统之位是否安定,单是煦王便是他难以翻越的大山。当我踏入煦王府那刻起,人和尸体便都是煦王爷的了,无论太子功成还是功败,我都没有资格站在殿下身边。”

桃溪站在原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明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的模样,可是她的气质已经发生了变化,她不是小姐,她真的不是小姐了。

她看着锦绣轩里面的红绸一一被扯下,里面的曾经准备大婚的所有东西都被拿走,心里不免自嘲唏嘘。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多疑。穆长萦总感觉桃溪有些不对,这么喜欢柳扶月的小姑娘现在看起来竟然有些生疏。难不成她发现什么了?不应该呀,穆长萦没有多说话啊。

穆长萦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发现,所以一直都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她瞬间释怀,揭开自己身份的一瞬间她竟让放松下来,带着秘密提心吊胆的生活还真是如履薄冰,够折磨人的。她也十分佩服桃溪的聪明,果然是柳扶月教养出来的丫头,看着单纯可爱,可是关键时候还是能够沉得住气,脑子是真聪明。

“去哪做法事?王府吗?还是小姐出事的地方?”桃溪想起那夜就忍不住掉眼泪:“我真是没用。出事那晚,我连去见了谁都不知道,我怎么能召回小姐呢?”

穆长萦愣了一下。白黎知道前天晚上的事?那她肯定知道是谁约见的柳扶月吧。

“我家小姐回来的话,你就死了是吗?”

白黎自己揉捏着手臂:“只是这次,死的是陛下赐婚给煦王的艺羽夫人,非同小可。”

“不过,过去了就都过去了。”桃溪充满底气的说:“小姐总是要向前看的才是!”

总而言之监尉司是莫久臣的爪牙,也是朝中令所有人都生畏的部门。

“扶月。”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同意了莫帝的赐婚,迎娶了一个连认识都不认识的她!听说莫久臣年纪轻轻在府上已经有四个夫人了,现在还要娶妻,那与好色之徒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想想似乎又说得通,不过是娶个妾嘛!他堂堂执掌天下的煦王爷还会在乎一个女人认不认得?

“那日我是不小心将栗子糕带到房间,本想着还给厨房,却看见你走进来吃了栗子糕。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很是可疑,所以第二日我就用食物做了试探,你果然都吃了。”桃溪鼻子酸楚,心中的担忧不断扩大:“你不是小姐,你是谁?我的小姐哪去了?”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认清命&”

    “我们本就不可能了。”女子拉紧披风,回身摸了摸小姑娘的脸,说:“等今夜过去,一切都将回归正常。桃溪,我们应该认清命运了。”

  • 接入下&没在湖

    柳扶月不会游泳,突然落水的她直接入下湖内,她大叫一声本能向上扑腾想要求救。但是她来不及说一句话,头部立刻受到重击。昏迷和沦陷立刻将柳如风淹没在湖水里。

  • 了一下&该是煦

    “柳小姐。”男子顿了一下:“应该是煦王妃。在下是奉殿下之命,前来替殿下赴约。”

  • 去找穆&能让穆

    穆长萦还想过去找穆之昭出主意。可是穆之昭前脚就被调去边境巡逻,根本不知道这个消息。边境危险,奉旨巡逻。穆长萦怎么可能让穆之昭为了她慌张而回,抗旨离开战场。

  • 只有母&声叹气

    相比穆章对华京的向往,出生在吉地从未去过华京的穆长萦对那个地方没有任何的期待。在她的印象里只有母亲的唉声叹气和久久无法平复的噩梦,还有父亲对她们母亲冷眼厌倦,以及姨娘对她的轻蔑冷笑。

  • 长萦便&大婚的

    所以,在穆之昭没有回来之前,穆长萦便在赐婚的催促下直接上路去华京,走上去大婚的路。

  • 中有一&不同,

    华京城中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湖名曰浣南湖,与白日湖边的热闹不同,夜晚的浣南湖安静而神秘。

  • 华京煦&夜色相

    华京煦王府内,一位女子在侍女的帮助下换上与夜色相同的披风准备从煦王府后门而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