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夫君的小哭包TYT  冷面夫君的小哭包小说  


 

 一夕再次穿越,简葵居然成了土匪头子掳来的压寨夫人。但是那个男人冷酷无情地又无情地,但是唯独对她的眼泪也没办法——自己媳妇,打也不不舍得,骂也不不舍得,再娇贵包也得哄着呗。刚要三媒六聘的娶了她,不想这个小哭包居然说:咱们仅有交易,不谈感情,好啊?男人盯着想要逃走的简葵,眸色沉沉:你反正一次?她咕哝道:“小福,别闹,快走开啦。”说着用手去推它。一推之下它竟纹丝不动,手感好像也不对……?她不由得一惊,忙睁开了千斤重的眼皮。。

“你是谁?”她缓缓的站起来,用被单牢牢的裹住自己,警觉的问。

而且,还有比她惨的么,刚刚醒来就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夺去了身子?自己还没来得及享受就昏过去了?

简葵在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脖颈上蹭来蹭去,温热潮湿,带着重重的呼吸。第一反应是自己打工的宠物店里收养的流浪狗小福,正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带着欣赏美女的眼光,欣赏着自己这副崭新的玉体。勉强把这些衣服套上,她就走回卧房去照镜子。对于这副陌生的身体,她是充满了好奇的。于是她在镜前左右前后的转圈,细细的欣赏着。

看到被子内的情景,她差点又昏过去。果然,昨夜不是做梦,来不及哀叹,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忙又向被子内望去。

简葵刚刚过了二十六岁的生日,虽然这方面没有经验,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她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不由得一声尖叫,去推那男人,可是他仿佛一座山一样,丝毫无法撼动。

“掳来便掳来了,况昨日一瞥,见那范氏确实美貌,大哥把持不住也是有的。我方才一路走来,听下人说大哥昨日便是在范氏房中过夜的?”

简葵奋力反抗躲闪,长指甲狠狠的抓在他的颈后,可是这一切却如蚍蜉撼大树般,这就是女子和男子体力上的悬殊吧。这也许是在做梦吧?这个梦好真实,连他的体温和喷在自己脖子肩膀上的滚热呼吸都那么的引人遐思……

她左右看了看,就一路向院门走去。院门不大,看着也不甚牢固,她伸手就去开。一开之下才发现院门是从外面上锁的,使劲撼动了两下,竟打不开,气得她一脚踹在门上。

周磐一听此话,顿时想到昨夜的她,下意识的摸了摸颈后,一时没有说话。

两个老婆子正要退下,他忽然想起昨晚她不说话,只是那么默默的流着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自己手上,那里如今仿佛还残留着温热的感觉。又问:“她没有寻死觅活?”

这婆子一声冷笑,说:“既姑娘非要问,老婆子竟也顾不上给姑娘留脸面了。姑娘虽然如今是爷的人了,却没本事讨得爷的欢心。这碗避子汤便是爷的意思了,姑娘如今还是乖乖喝下是正理。”

不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皮肤白嫩细滑了?虽然布满了“草莓”印痕,但是难掩它本来如瓷般的质感。胸部也高耸丰满,完全不是之前的小豆包……她忽的掀开被子坐起来,细细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果然,这一切她都那么陌生。她好像胖了不少,身上肉乎乎的。

周磐淡淡的点头。这个他自己难道不知?昨夜他刚刚进入,她便疼昏了过去。更何况那生涩紧致……他思及此,竟不由得又烧起一阵火苗。于是不耐烦的挥挥手道:“若无要紧的,你们便退下吧。”

“你不说清是什么东西,我不喝。”简葵可不想刚刚穿过来,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人活活毒死。

前院正房的院子里内,这墨金山山寨的大当家周磐已经练完了剑。他赤裸着上身,虬结的黝黑肌肉块块分明,正滴着晶莹的汗珠。他随手拿布巾擦了,忽然感到颈后有轻微的刺痛。那是被那女人抓伤的地方。他擦着宝剑,想到昨夜的荒唐,一时晃神,险些割破了手。他在女人方面从不会失控,昨夜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想到面对那女人的哭声和眼泪,他竟无法自持,依然是强要了她,顿时一阵烦躁。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她一下子慌了神,吓得眼泪涌了出来,结结巴巴的问。

一阵头脑发懵,她随手披了被单下了床。像要面对什么宣判似的,缓缓的,郑重的走向镜子,随即,果然在镜子里看到一张陌生的脸。这是一张带着婴儿肥的白嫩可爱小脸,一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还有一张粉嫩的小嘴。下面的身材是丰腴莹润的,和脸颊匹配,带着嫩嫩的婴儿肥的感觉。柔软白腻,如同希腊神话里神女一般。这不是她!她一惊,手里的被单滑落在地,她看着镜子中那副丰腴雪白的身体,心顿时凉了半截。

“那范老狗对我墨金山做下此等背信弃义之事,害得我们差点前功尽弃。如今费劲周转才转危为安,依我看必得摆弄得他家破人亡才罢。如今只掳了他女儿来,是否要派人去把他抓回来?”

更何况这位是实打实的失了身子的,如今竟也是被嫌弃的下场。她正担心这范姑娘会寻死觅活,不想她竟爽快的喝了药,这会又神采飞扬,仿佛有什么大喜事一般。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书评(409)

我要评论
  • 谁?”&她缓缓

    “你是谁?”她缓缓的站起来,用被单牢牢的裹住自己,警觉的问。

  • 糊中,&得自己

    简葵在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脖颈上蹭来蹭去,温热潮湿,带着重重的呼吸。第一反应是自己打工的宠物店里收养的流浪狗小福,正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 什么人&子慌了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她一下子慌了神,吓得眼泪涌了出来,结结巴巴的问。

  • 答,那&福是谁

    看她不答,那男人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向自己,恶狠狠的问:“说!小福是谁!”

  • 个陌生&自己还

    而且,还有比她惨的么,刚刚醒来就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夺去了身子?自己还没来得及享受就昏过去了?

  • 梳洗。&。

    茵茵低下头,畏惧的说:“时候不早了,奴婢已经打好了热水,这就伺候姑娘沐浴梳洗。”说完就上前扶她往外走去。

  • 是主子&。”她

    “奴婢茵茵,是主子爷派来伺候姑娘的,奴婢见过姑娘。”她低低一福,害羞的答道。

  • 待转身&上。

    她一阵头皮发麻。正待转身捡起被单,忽听一声门响。是那男人来了!她猝不及防的惊叫一声,拿起被单盖住身体,蹲在地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