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名师爷剧情介绍  刑名师爷女主  刑名师爷百科  刑名师爷是什么意思  刑名师爷电视剧全集免费观看  刑名师爷夏凤仪和谁在一起了  刑名师爷 电视剧  刑名师爷TXT下载  刑名师爷小说免费阅读  刑名师爷  


 

 再次穿越元朝的法医当了县衙刑名师爷,遇上各种匪夷所思迷案。他运用比较自己的法医侦破逻辑推理知识,仔细勘查、精心检验和、缜密逻辑推理,抽茧剥茧,神秘面纱层层迷雾,终于等到将这些匪夷所思案件幕后真相一件件大白于天下。袁主簿急忙转身躬身一礼:“多谢大人。卑职恭候大人大驾光临!”。

袁近干笑道:“蔡大人,张大人,师爷,各位宾客,没事了,一场误会,请回酒席上,咱们继续开怀痛饮!”

慕容迥雪兼了两份工,每月的工食银已经有将近一千文,但这是她一家六口所有的生活来源,摊到人头上,每人的月收入还没有两百文,而且还要给生病的奶奶、父亲和瘫痪在床的母亲治病,对她来说,这一两百文可不是个小数字。所以,听说要出份子,慕容迥雪不由得面露哀愁。

张县丞刚才和知县蔡钊他们已经连喝了好几杯,他酒量不行,偏偏又贪这一口,人家一杯他喝两杯,所以,此刻已经感觉到酒劲不断上涌,有些醉眼朦胧了,低这个脑袋瞧了一眼桌上的酒杯,摇头晃脑说道:“你比你爹会做人,你爹是个死脑筋,没什么本事,只知道拍马屁,所以到老了也没什么作为。将来你要想有所作为,可不能学你爹!”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和这姓卓的并没有什么瓜葛,咱们进屋吧。”

孟天楚瞧了瞧那紧闭的新房门,摇了摇头,凑过头去对慕容迥雪低声道:“这就是儿女情长吧,嗳,将来你新婚之夜,会不会也来上这么一出?”

卓新一手按着伤口,转脸过去望着林思,低声道:“我……我喝醉了……想来看看思思……”

知县蔡钊环视了一眼现场,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转头看了看孟天楚。

慕容迥雪轻声道:“少喝点,别喝醉了……”

敬到孟天楚这里的时候,孟天楚以前没见过这新郎官袁主簿的儿子袁铁河,不过听这名字倒是挺吓人的,现在一见之下,不由暗自赞叹了一句,果然名副其实,只见他身高将近一米九,膀大腰圆,一身的肥肉差不多有两百斤,走起路来那一身肥肉不停晃荡着。说话瓮声瓮气的,对孟天楚道:“孟师爷,晚生早就听我爹说起过你,说你破案很是厉害,今日得见,晚生三生有幸。晚生这里敬师爷您一杯。”

张县丞冷哼了一声:“喂,本官还没喝酒,你就走开了,不觉得太失礼了吗?”

这时候,林掌柜夫妻也挤了进来,一眼看见女儿躺在地上哭,急忙过去,林夫人抱住了女儿:“儿啊,怎么了?”

林思脸上更是闪过一丝惊喜,在她母亲怀里动了动,却不敢看卓新。

一旁的袁铁河恨声道:“什么不认识,刚才这姓卓的摔倒的时候……”

林思感激地点了点头,也不看一眼卓新,依偎着袁铁河进了房间,将门掩上了。

这宅院很大,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唢呐声、爆竹声此起彼伏,院子里已经是高朋满座。

第二天中午散了衙,为了参加衙门主簿儿子的婚庆,知县蔡钊决定衙门放假半天,孟天楚与知县蔡钊蔡大人,还有县丞张弛,各自坐了轿子,前往袁近袁主簿的宅院。衙门的书吏们都出了份子的,各自乘车坐轿,或者步行,浩浩荡荡跟随来到袁近袁主簿的宅院。

林掌柜问孟天楚道:“他怎么样?没事吧?”

按照大明律的规定,州县官佐是不能在任职的州县购买房地产的,但是明朝中后期,大明律类似的规定并没有得到严格的执行,州县长官在任所购置房地产的比比皆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杭州城里购买一处宅园,是每一位州县官佐的梦想,主簿袁近也是如此,花了多年为官的积累的银子,早就在杭州城西湖畔买了一套大宅院,多年前将一家老小都接来这里居住。三年一次的轮岗换位,这袁近也是大把的花银子,得以一直留任在杭州城。他不指望能高升,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在这天堂般且富甲天下的杭州任官,直到告老还乡,一家人在这里益养天年。所以这儿媳妇也娶了当地富商林家的千金。

孟天楚点点头:“目前来看没事,只是皮外伤。”

慕容迥雪扑哧一声笑了,眼睛亮亮的看着孟天楚,点了点头。

第83章 婚宴

2022-07-22

第85章 瓜葛

2022-07-22

上架公告

2022-07-22

封推感言

2022-07-22

请假条

2022-07-22

书评(237)

我要评论
  • 敬敬说&了。

    袁铁山敬到县丞张弛面前时,恭恭敬敬说道:“张大人,小的多谢大人光临,特敬大人一杯水酒,小的先饮为敬。”说罢,一仰脖把那杯酒喝干了。

  • 官还是&。”

    等袁主簿快走到门口了,张县丞这才说道:“咱们桥归桥路归路,袁大人,既然你请柬送来了,这杯喜酒,本官还是要喝的。”

  • 慕容迥&很关照

    慕容迥雪急忙连连摆手:“那可不行,孟师爷,您已经很关照我了,我怎么能再让你出这份子钱呢,这是应该我出的钱,好在也不多。”

  • 袁近听&语。

    袁近听他语出不善,脸色微变,毕竟人家是宾客,且又是自己的上司,不敢多说,低头不语。

  • 一顿,&怎么样

    孟天楚也不坚持,他知道这种事情如果处理不当,会伤害她的自尊的,便笑了笑说道:“那也行,明天咱们去海吃他一顿,将这一百文吃回来就是了,怎么样?”

  • 灯结彩&唢呐声

    这宅院很大,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唢呐声、爆竹声此起彼伏,院子里已经是高朋满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