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暖病患  


 

 随后丧失了青梅竹马的师兄,再是丧失了宠爱自己的爹娘,接着还得被魔教中人被围杀。 林琪暖会觉得自己的世界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可很值得很庆幸的是这世间除了一个人也没变,始终始终守在自己的身边。为了拯救这世间百姓,不让魔神继续危害人间。佛教的佛子耗尽毕生修为将其制服,后又将其灵魂分为七份分别镇压在这九州各处之后。魔教失去了头领,从此一蹶不振。但百足之虫,虽死犹僵。魔教中人一直在为复活魔神而做各种努力。。

林琪轩还想再问,但被冷月麒拉住了。

“我也没说你会怎么样啊……”

“娘,有什么话您就说吧。”

“我不会趁人之危。”

珍珠般的眼泪仿佛砸在了李修仁的心上,让他的心又酸又涩。

林琪暖三人听了冷月麒的话都加快速度往前赶。

“哥…你让开…我要去找师兄…我要去找他!我不信他回不来了!他明明说过出去给我买点心的!只是买个点心而已!怎么可能就碰到妖兽?又怎么可能……”

“快走。这是一次性的阵法,她们应该暂时还找不到这里。”

将林琪暖打横抱起,望着怀里虽闭着眼却还在流泪的人儿,被林琪轩称为阿仁的李修仁白玉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阿仁,你……”

林诚点点头,算是回答了林琪轩的问题。

而院子里林诚原本的金丹后期的修为是要比冷月麟高的。但冷月麟从赤狼妖的背上跳下来之后便与赤狼妖一起两面夹击。林诚以一敌二,虽有心,但也渐渐不敌。最终被冷月麟抓住了一个破绽被她一鞭抽倒在地昏迷不醒。

“是啊,你们躲在这穷乡僻壤里可是叫我好找!若不是见到你女儿。她应该是你与贱人生的女儿吧?那双眼睛一样是让我见着就想亲手将它挖出来!”

一边否认,林琪暖的眼泪就一边簌簌的落下。

沉默的赶路赶了半个时辰,林琪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师父师娘,此事还是晚一点再说吧。我想自己努力尝试一下。更何况此时也不是谈论此事的最好时机。”

刚一出阵法,李修仁便从怀里掏出一粒珍珠一样的东西,对着说了几句话之后将它捏碎,只见里面冒出一股白烟,在李修仁身上绕了一圈以后便箭一般飞快的往东边飘走了。

“这件事其实与你二师兄也有关。”

见徒弟不让自己说,冷月麒的表情也变得有点玩味了。

“娘,你跟二师兄在打什么哑谜啊?我怎么都听不懂?”

第一章

2021-09-11

第二章

2021-09-11

第三章

2021-09-11

第四章

2021-09-11

第五章

2021-09-11

第六章

2021-09-11

第七章

2021-09-11

第八章

2021-09-11

第九章

2021-09-11

第十章

2021-09-11

第十一章

2021-09-11

第十二章

2021-09-11

第十三章

2021-09-11

第十四章

2021-09-11

第十五章

2021-09-11

第十六章

2021-09-11

第十七章

2021-09-11

第十八章

2021-09-11

第十九章

2021-09-11

第二十章

2021-09-11

第二十一章

2021-09-11

第二十二章

2021-09-11

第二十三章

2021-09-11

第二十四章

2021-09-11

第二十五章

2021-09-11

第二十六章

2021-09-11

第二十七章

2021-09-11

第二十八章

2021-09-11

第二十九章

2021-09-11

第三十章

2021-09-11

第三十一章

2021-09-11

第三十二章

2021-09-11

第三十三章

2021-09-11

第三十四章

2021-09-11

第三十五章

2021-09-11

第三十六章

2021-09-11

第三十七章

2021-09-11

第三十八章

2021-09-11

第三十九章

2021-09-11

第四十章

2021-09-11

第四十一章

2021-09-11

第四十二章

2021-09-11

第四十三章

2021-09-11

第四十四章

2021-09-11

第四十五章

2021-09-11

第四十六章

2021-09-11

第四十七章

2021-09-11

第四十八章

2021-09-11

第四十九章

2021-09-11

第五十章

2021-09-11

第五十一章

2021-09-11

第五十二章

2021-09-11

第七十章

2021-09-11

书评(286)

我要评论
  • 刚做了&他竟然

    “爹!娘!我刚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师兄他,他竟然不在人世了!”

  • &”

    “仁儿,你确定吗?虽然我也不是很想说这事,但说出来你可能会容易一点的哦。”

  • 林琪暖&便像是

    可刚收回自己的手,林琪暖便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眉头又皱了起来,整个人又开始哭喊,眼见着就醒了过来。

  • 开口了&他怕自

    不过不管林琪轩再怎么问,林诚也不肯再开口了。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没办法,他怕自己开了口便会忍不住在儿子的追问下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