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这是为何?”

“孽缘…”吴铁锤站起身。

“师傅…这六界你为何不收入识海?天天拿在手中,当魔方转动,有什么意思?”身边拿着蒲扇,正在扇风的徒儿开口询问。

船舱内老人赤裸上半身,双手各持一柄铁锤,轮番敲打着铁砧上的金属,飞溅的火星,弹射进六面金属挡板消失不见,白嫩的小手捏着火钳,将金属翻了一下。

“你怂恿我唯一的儿子,去抢了夜辰的千金,又逼着他劫白昼的公主,师傅我拼了老命,才将他二人击退,要在不让他出去躲躲,师傅我就绝后了…”一听她提这事恨的牙根疼,更着急起来。

“战争狂魔百锻秋,听过没有?”百锻秋不等他再次开口,已经全力前冲抬枪挑出。

小船恢复平静。

“师傅救我…”眼见小师妹怒气冲冲的上前,百锻秋扒着船舷就要往下跳。

“大道?轮回?神格?三界?天道?阴阳?五行?九尊?”青云老祖默默的念叨着,仔细琢磨能把这种东西当物品,“嘶…我懂了,多谢太虚老祖指点!”青云老祖一拍大腿,起身行礼,转身化作一道白光而去。

“这个逆徒”神匠阻拦已然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裂缝关闭,一拍脑袋,“我千辛万苦打造的空间梭…

在这四片海域四周,分布着八片星星点点的漩涡,生灵大多在漩涡上星球内生存。

“想什么呢?战争狂魔百锻秋咯咯咯!”师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正是,哈哈哈,尔等定要勤学苦练,不要枉费老祖这番心血…”

“太虚老祖,在下也受祖辈指引,前往躲避这即将到来的虚无海潮,聆听到神匠大人的传说,一时心痒,还请太虚老祖莫要见笑!”青云老祖拱手行礼。

“师傅的一界,已划好基础,你前去历练吧,记住师傅今天对你说的话,将来修为有成,这剩下的六界之中,你可任选一域自行打理”老人晃动着手中的魔方。

两人仓惶跪倒在神匠大人身前。

“我时间到了,要回去了”秦秀秀出言提醒。

“小树不修不直溜!”老人用手捋了一下自己的白胡小辫。

“师傅的传承在打理…”老人显然留了一手,没敢全说出去。

书评(420)

我要评论
  • ?九尊&身行礼

    “大道?轮回?神格?三界?天道?阴阳?五行?九尊?”青云老祖默默的念叨着,仔细琢磨能把这种东西当物品,“嘶…我懂了,多谢太虚老祖指点!”青云老祖一拍大腿,起身行礼,转身化作一道白光而去。

  • 源,要&少夜辰

    “夜辰至尊修有天道轮回眼,白昼至尊更是点燃混沌本源,要是换成我,别说去偷拿东西,三星海内打个喷嚏,都能将我灰飞烟灭…”青云老祖这一路上,打听到不少夜辰白昼的传说。

  • 起来,&屁,等

    “懂了?”太虚老祖看着飞走的人影,低声咒骂起来,“懂个屁,等着挨坑吧!”

  • ,方可&海,额

    “青云老祖莫要孤陋寡闻,遭人耻笑,三界巅峰方为至尊,这一界可大可小,也只有这通天修为,方可将一界存入识海,额头满纹方为九界至尊,不知青云老祖识海存有几界?”

  • 秀站起&身叉着

    “二师兄去历练,这不会有假吧,还是你当我面批准的!”秀秀站起身叉着腰,一副你别赖我的表情。

  • 灵,看&尊称一

    如果经历过轮回的生灵,看到这独特的小船,都会躬身上前,尊称一声:神匠大人。

  • 生面孔&咒骂这

    生面孔初来这片海域,都会咒骂这是谁这么大的口气,敢自称神匠。

  • 八片星&漩涡上

    在这四片海域四周,分布着八片星星点点的漩涡,生灵大多在漩涡上星球内生存。

  • 夜辰白&忌惮…

    “难怪夜辰白昼两位至尊,也有所忌惮…”青云老祖连连点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