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孑的职业人人都敬而远之---------遗体整容师!某个天凌晨3点,一向人烟罕至的殡仪馆外的早餐店,突然间又将迎来了一位很陌生食客。那人清隽儒雅,持一柄手杖,着一袭中国芰荷色的简约大气西装,于一片秋色中糅杂进一抹青葱柔和的绿,低缓合理有序地跨进阮孑的视线里来。好像,也压到了那颗平湖通常的心脏。再后来眼见得他掐诀施咒,惩恶霸、诛邪祟,甚或连那柄实则是寻常的手杖都有聚雷电、镇邪物之神力!几道惊雷自后脑一劈而下,她猛地省悟,惊疑不定我自问,自己这是——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再再后来谈上谈恋爱,这位先生仗着有术法加身,一哄好就洗她记忆,一哄好就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不去,看个片老子都差点被你搞阳痿,你把这货弄起来,要去叫他去。”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她捡起地上的几个碎石,小幅度地掂高上半身,从背后老鼠大小的烂洞里扔出去。

阮孑反反复复诸多次,每到黄片男去之时就偃旗息鼓,最后屡次被打断的男人终于火了:“你有完没完,叫你守个门叽叽歪歪搞东搞西,干这一行背人命都不怕,你丫的怕鬼?”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

束紧带磨破她的手腕,碎片再度把她的手指扎破,痛意袭来,也没能让她放慢动作。

她语气阴森:“告诉你,我这,有进无出!”

“狗娘养的,你干什么?”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令人羞耻的呻吟声隔绝在耳机里,阮孑沉寂了三两分钟,如法炮制。

阮孑被那一脚踢得不轻,低着头趴在地上半天没能动弹。

“撒开。”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她尝试过逃,仅一次,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

夜幕在一个多小时后落下,管仰仰不知去了哪里,三天来,她的出现总是不定时的。

她安安静静地缩在角落里,似乎是受伤不轻,沿着墙面虚软地倒下来,凌乱的发丝倾泻而下,挡住了大半张脸。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扫视一圈周遭跟她一样处境的人,大家都在睡觉,她猫着身子走出几步,探出手抓住地上的半块砖头……..

耳机里声音大,同伴没反应,守门男一边拽起他,一边踢睡了的那个:盯一下,我们出去巡一圈。”

一个男人提议道:“嫂子,不如带上去吧。”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87)

我要评论
  • 着一地&人又开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 来到阮&许。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让开稍许。

  • 怕地往&收回关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为了那&”

    “不仅如此,我还要为了那一餐温饱没日没夜地打工,而你吃喝不愁,毕业了还被咱们德高望重的戴老师引荐进市殡仪馆。”

  • &吃好的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回角落&“不想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