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的妻子  苏格拉底的思想  苏格拉底的学生  苏格拉底誓言  苏格拉底为什么不是智者  苏格拉底不是底  苏格拉底的教育方式  我的苏格拉底  我不是苏格拉底什么意思  


 

 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沈合而为一不知所措,除了一些人的长相姓名与前一个世界基本上完全相同以外,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但在漫漫的时光中,她丧失了质疑世界真假的能力,堕落其中,一直到她遇上一个人—那是一个神秘的的男人,她的那段记忆才就苏醒过来。“醒了,感觉怎么样?好好躺着别动啊,麻药药效过了的话是很痛的,你的左手骨折了,脸上的伤也要过段时间才好,后面好好擦药的话是不会留疤的。”她一边看输液袋一边对她说。。

她不相信自己生病了,她可以清楚的捋清她从小到大的所有发生有意义的事——只要给她时间,若是跟她谈起某一个熟悉的话题,她也可以回忆起,她知道自己18年来一直生活在一个比较幸福的家庭当中。爸爸妈妈虽然没有很多钱,但是不忍心把她和哥哥丢在老家一直带在身边,她和哥哥也争气,学习成绩也都处在上游水平,生活中虽有点小吵小闹,但不算什么,而且,哥哥去年也考上了一个比较好的大学,全家人都很高兴,这一年就到她了,但谁曾想却发生了如此变化。

“你小声点行吧,一一还在病床上,再说,她老师还在外面呢。”宋非荷拉着沈德阳的袖子说。

“背过来?老师?”沈合一不知所措,她不是快到家了吗,怎么老师会在。

“那我是怎样到医院来的啊,我的爸爸妈妈勒?”她问。

沈合一19岁那一年,终于坐在了高三的教室里面,看着眼前那些渐渐熟悉的面孔,过往的那些事倒真的像是一场的梦。

护士看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就向她解释道:“好像是因为打架什么的吧,小姑娘年级小小打起架来倒是很厉害啊,与你一同进来的那个女生伤得重多了,好了好了,你好好躺着吧,等下你家长来了,你们老师自会评判的。”护士说完就出去了。

答案藏在时间里,但时间也会模糊答案……

“一一啊,你怎么又打架了,快到年底了,爸爸妈妈很忙的啊!”那个女人这样说。

沈合一茫然的盯着医院的天花板,回想着事情的经过,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医院来,她只记得自己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条小巷时,一阵白光闪现且直射她的眼睛,莫非是背那白光刺晕在了地上,她正在思考着的时候,护士进来了。

沈合一此时无法再关注外界了,她看着妈妈那陌生的眼神感到十分害怕,妈妈怎么了,爸爸怎么了,他们怎么不一样了。她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但脸上手上传来的痛感是那样清晰。她的眼泪一直在流直到她失去意识。

沈合一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她认识这张脸,可是却不识得她说的话,她感觉自己的眼泪就快要涌出来了。

“小姐,你在说什么啊,你就是小姐啊。”她这时已经到了床前,打开了保温杯的盖子,正准备把粥倒出来。

“小姐,我是宋姨啊,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连宋姨都不认识了”,这妇人也从她的表情察觉出了点什么,神情焦急,说着便把手放在沈合一的额头上,“小姐,你可不要开玩笑了”。

治疗一直在继续,沈合一也慢慢了解到她“从前”的模样。出生在一个有钱的人家,现今不满17,但爸爸妈妈因为生意常年不在家,家中还有一个哥哥,与她哥哥一样,都叫沈知行,兄妹俩关系还好,但总是吵架——这位哥哥在她治疗时也来看过她几次,但很多时候因为她不愿意就算了,因着家中人的宠爱,脾气很大还爱打架,成绩处在中游,还没有上高三。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这时病房里已经没有人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透进外面的灯光,沈合一的记忆也在慢慢回笼,那是在做梦吗,她想。这时手部的痛感已经很显了,她撑着身子看了看她的左手,发现用石膏固定着,那不是梦,可是爸爸妈妈怎么会那样对我呢,我又怎么会打架呢,她十分苦恼。

小姐,什么小姐,她在叫我吗,沈合一感到非常迷惑,她这时才意识到她住的是一个单人间。她试着张了张嘴,声音沙哑地说:“你走错了吧,这里没有什么小姐”。

沈合一刚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是十分排斥的,她知道自己没病,只是那个恶作剧的人没有来宣布游戏结束而已,她一直在等,但始终没有人来。

这时,门开了,一个胖胖的阿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她看到沈合一醒了,显得十分高兴,她轻轻地把门关上并对她说:“小姐,你醒了,来,喝点粥吧。”

“沈合一,你要想读书你就读,不想读就给我滚回家去,天天在学校里打架,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管你的闲事。”那个男人突然大声地喊到。

第一章

2022-05-23

第二章

2022-05-23

书评(258)

我要评论
  • &么老师

    “背过来?老师?”沈合一不知所措,她不是快到家了吗,怎么老师会在。

  • 啊!”&察觉到

    沈合一大力地拂开她放在她额头上的手,全然不顾她还在输液,她的眼泪又流出来了,“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啊!”她哭着说,又喃喃道:“我又是谁啊”,她已经察觉到不对了。

  • “沈合&要想读

    “沈合一,你要想读书你就读,不想读就给我滚回家去,天天在学校里打架,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管你的闲事。”那个男人突然大声地喊到。

  • &巴掌。

    “你还狡辩……”沈德阳话还没说完就被宋非荷打了一巴掌。

  • 听着,&了吗,

    沈合一茫然的听着,为什么手骨折,脸也受伤了,不就只是晕在地上了吗,她的运气不会这么不好吧。

  • 合一醒&来,喝

    这时,门开了,一个胖胖的阿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她看到沈合一醒了,显得十分高兴,她轻轻地把门关上并对她说:“小姐,你醒了,来,喝点粥吧。”

  • &温杯的

    “小姐,你在说什么啊,你就是小姐啊。”她这时已经到了床前,打开了保温杯的盖子,正准备把粥倒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