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岁要父凭子贵免费阅读  


 

 阿雪再次穿越时拣到了一位受了重伤又中毒死亡的大美男。不久,这位大美男的儿子找登门来,非要说她始乱终弃,抛夫弃子,罪避无可避恕,要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一句话,她要对他们父子主要负责。 看在颜值的份上,主要负责就主要负责吧,可这对是什么父子啊? 大的不事生产,只会吃软饭;小的象个大佬爷们儿,只会整天吹牛。 再后来,阿雪被送回京师,她养了这对父子大半年,入京却被人谴责她是草包乡姑,身份配不上这位龟毛爱吹毛求疵,只会打打杀杀的六千岁。 原来是是六千岁啊!谁配不上谁还不明白呢。 她(在现代,医术高,科技三名衣著矜贵的男子正半倚半坐在竹藤编成的凉椅上,各自手持一长竹竿,眯眼惬意垂钓。。

孩子们个个惊慌地一下子作了鸟兽散,都向村子里跑回去了。

夙九洲容色大变,脑海中涌现一幕不堪画面。

“小心!他摘了面具!”一个人惊惧勒马,众人围着一个身受重伤之人,却如临大敌,面色惊变。

绣金边红色蟒袍的男人夙九洲半眯狭长凤眸,戴着一只扳指的修长手指拿过书信,慢腾腾抽出信签,优雅展开,含霜冷眸所及,原本泰然自若的神容瞬间惊变。

一个孩子走到傻姑的面前问道:“傻姑,你是不是想和我们一起玩啊?”

“报告九爷,有人将一初生婴儿放在府外,说这是您的儿子,请九爷您接收。”

三名衣著矜贵的男子正半倚半坐在竹藤编成的凉椅上,各自手持一长竹竿,眯眼惬意垂钓。

那日月色朦胧,夙九洲在紫枫林中体内毒发,浑身血脉喷薄欲出,极需一女子做解药。神智不太清楚之下,他如野兽般疯狂地撕了一个女子的衣裳,将那女子当成了解药……

男人在十几匹高头大马的团团围困之下,缓缓优雅地吃了一粒药丸,一把软剑在手,突地从雪地上飞身而起,手中利剑连同他本人,在空中成了惊鸿掠影,寒芒四射,剑尖所指,马上就是屠杀的修罗场。

傻姑一双眼睛写满了她很渴望和这群孩子一起玩儿:“我愿意,我愿意。”

杀人如修罗般的男人也在众人倒下之后,再也坚持不住地倒在地上。在他闭上眼睛之前,他双眸向那个巨大的雪人瞧去一眼,这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那好啊。傻姑愿意让我们堆雪人了。我们一起把傻姑娘堆成一个大雪人吧。”

傻姑一动也不动地站着,任由着这些孩子们将雪花都往她身上撒。

蓝影指着婴儿道:“雪衣,这哪需要滴血?你瞧!这五官,无一不是我们九爷的翻板。这活脱脱就是九哥小时侯的模样儿。”

他旁边的穆雪衣目光扫过去,飞快读出上面的寥寥数语。

“噗!”坐在九爷左边的白衣男子穆雪衣和坐在九爷右边的蓝衣男子蓝影嘴里齐齐喷出一粒瓜子,眼神充满了惊吓地死死盯梢着那竹篮里的一个小小婴儿。

大把大把的雪花撒到脸上和脖子上时,冷得傻姑直打哆嗦,但是,她却愣头愣脑地站着,还一脸傻笑,坚持雷打不动。

陆家村。

孩子们看见她来了,其中一个孩子头指着她叫道:“瞧!傻姑来了。我们大家一齐捉弄捉弄傻姑吧?”

除了九爷夙九洲之外,白衣男子穆雪衣,蓝衣男子蓝影,和青衣男子墨青都一齐向九爷抱拳作揖道:“恭喜九爷!贺喜九爷!九爷有后了!”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梢着那&的一个

    “噗!”坐在九爷左边的白衣男子穆雪衣和坐在九爷右边的蓝衣男子蓝影嘴里齐齐喷出一粒瓜子,眼神充满了惊吓地死死盯梢着那竹篮里的一个小小婴儿。

  • 出,极&子做解

    那日月色朦胧,夙九洲在紫枫林中体内毒发,浑身血脉喷薄欲出,极需一女子做解药。神智不太清楚之下,他如野兽般疯狂地撕了一个女子的衣裳,将那女子当成了解药……

  • 宝宝动&啊。)

    (新书来了!喜欢的宝宝动动手指头,求收藏,推存,评分,给作者打打气啊。)

  • 姐好手&段啊!

    蓝影惊叹:“这位小姐好手段啊!这谱天之下,哪家千金小姐不想嫁给九爷?这母凭子贵的一招,桥段虽旧,却用得佳妙。”

  • 这哪需&爷的翻

    蓝影指着婴儿道:“雪衣,这哪需要滴血?你瞧!这五官,无一不是我们九爷的翻板。这活脱脱就是九哥小时侯的模样儿。”

  • 竹藤编&竹竿,

    三名衣著矜贵的男子正半倚半坐在竹藤编成的凉椅上,各自手持一长竹竿,眯眼惬意垂钓。

  • 袍的男&狭长凤

    绣金边红色蟒袍的男人夙九洲半眯狭长凤眸,戴着一只扳指的修长手指拿过书信,慢腾腾抽出信签,优雅展开,含霜冷眸所及,原本泰然自若的神容瞬间惊变。

  • 东郊外&畔,青

    东周夙氏王朝二十二年,初夏的早晨,盛京都城东郊外,渺渺烟波湖畔,青青莲叶亭中,朵朵莲花香气四溢。

  • 风,墨&,冷若

    夙九洲缓缓弯腰,将罂儿抱起,再缓缓站起身来,蟒袍猎猎生风,墨发随风飘扬,气宇轩昂,嗓音低磁,冷若修罗:“闭嘴!他只需要有本王这个父亲就够了,不需要有母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