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万事成韩剧在线观看国语版  家和万事成韩剧在线观看  家和万事成  家和万事兴对联  家和万事兴图片  家和万事兴十字绣  家和万事兴书法作品  家和装饰  家和万事兴背景墙图片客厅  家和万事兴  


 

 剽悍的老娘,变扭的哥哥,不讲情的亲戚,这家人……也不是通常的大麻烦呀……偏偏是好心,怎的做事情说话的偏是那般变扭,做人做事可不能够这个样子哟~要明白家和才能万事兴,势必会要变化这些人变扭的性格,大家要好好的朋友相处嘛。双手握拳,她肯定也可以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装死不是办法,岑子吟在片刻间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眨巴着睁开双眼,就看见两个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的少年蹲在自己身边,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一个稍微高些,两人眉目间很像,一瞧便知道是亲兄弟。。

这酒店里都是些常客,想是已经习惯这样了场景了,只是乐呵呵的看笑话,也不散去,二郎将前方看热闹的几个人拨开,岑子吟总算瞧见了前面的情形。

床前有一张古色古香的梳妆台,镶嵌了一张黄色的铜镜,用的时间久了,已经有些模糊了,另一侧挂着一张帘子,岑子吟走过去掀开看了看,后面摆放了只恭桶。靠着窗户的地方有一张像是书桌的桌子,上面笔墨纸砚齐全。

穿越就在一瞬间,上辈子怎么许愿是一回事,真正面对这样的情况的时候,是人都会错愕,措手不及,还好,她的性格比较随遇而安。不随遇而安又能怎样?岑子吟苦笑,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

好泼辣的老娘……之前怎么没看出来?

花了三天时间,岑子吟总算是摸清楚了这户人家的大概状况,四口之家,母亲是个寡妇,独自带着三个孩子开了一个小酒馆,自家酿酒,有二三十的下人,其中有几个是买来的,比如说厨房的张婶和那天开门迎接他们的那位管家福伯就是家生子,方大娘房间里的庆云是方大娘的陪嫁,喜儿则是负责照顾她也要抽空去厨房帮忙,大郎和二郎两兄弟有个叫顺子的小厮侍候,偶尔也会帮忙福伯守夜。余下的十多个则是雇来在酒坊和小酒馆帮忙的。

二郎一把拉起岑子吟道,“你快去外面瞧瞧,文大叔来了。娘拿着扫帚要赶人呢。”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股怪异的味道,岑子吟吸了吸鼻子,发现马渐渐的慢了下来,身后的人翻身下马,伸手将她小心翼翼的从马背上接下来。

好在那妇人对岑子吟突然爱吃竹笋这事儿并不太关注,问完也就继续埋头吃饭,一顿饭吃的还算平静,让岑子吟的心放下了一半。

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天知道她最想做的事就是冲出去找个悬崖或者雷来劈一劈,奈何愿望许了好多次,大腿也给掐的泛青,到底无法再回到过去了。

二郎惊呼一声,一把将岑子吟拽了进去,拖着岑子吟向里间走去,岑子吟来不及看清楚周遭的环境,便被拖进了一个小厅,小厅并不宽敞,摆了花瓶屏风之类的物件,地上还铺着像是波斯来的地毯,风格极为古意,岑子吟此刻却没多余的心思注意这些。厅中一位三十多岁,身着红色纱衣酥胸半露的胖妇人坐在席上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们三人。

岑子吟一愣,发现面前正是摆了一盘竹笋,她本不挑食,饿了顺手就夹了,心中打定了主意,也就不那么胆怯,随口答道,“我饿了。”

文大叔是谁?岑子吟没有问出来,任由二郎拉着她向前面的酒馆走去。

想到这一切岑子吟便觉得激动的手心冒汗,原来,这就是长安!巍峨的城门,那日隐隐的丝竹歌姬胡琴的音响在岑子吟耳边挥散不去,万家灯火与夜空中的星辰交相辉映。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从门外走进来应了声是,笑眯眯的对岑子吟道,“三娘,我与你去打水洗脸呀。”

“二郎,你小心些,刚才三娘的头被碰了一个很大的包……”

三娘?!!!不是吧?

岑子吟处于半糊涂状态,就这么被两个少年拖上了马背,然后,直到回到传说中的那个家的时候,岑子吟才反应过来。

前生因为有些胖的缘故,对这个朝代有着莫名的感情,平日里会多注意些。只是,自己如今到底身处何处,这是个问题,自己又是处在富饶的时代还是三五年一次政变的时代,也是个问题,还是个很大的问题。

冰食·冰酪

2021-11-22

大事年表

2021-11-22

打马球

2021-11-22

昆仑奴

2021-11-22

冰食·冰酪

2021-11-22

上架感言

2021-11-22

书评(181)

我要评论
  • &这么来

    目前只知道穿越成了两个挺糊涂的兄弟的妹妹,没错,是妹妹,据岑子吟所知有些朝代是有习惯叫女子都是排行加个娘字,有名的公孙大娘就是这么来的,她是家里的老三,所以就叫三娘么。

  • 这事儿&饭,一

    好在那妇人对岑子吟突然爱吃竹笋这事儿并不太关注,问完也就继续埋头吃饭,一顿饭吃的还算平静,让岑子吟的心放下了一半。

  • 糊涂状&回到传

    岑子吟处于半糊涂状态,就这么被两个少年拖上了马背,然后,直到回到传说中的那个家的时候,岑子吟才反应过来。

  • 他的,&傻乎乎

    至于其他的,岑子吟一无所知,穿越之后的茫然让她来不及细想周遭的一切,只能傻乎乎的随着大郎和二郎一道走,就像是个失去知觉的人,只能任人摆布。

  • 道,“&莫要让

    吃了晚饭,岑子吟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妇人道,“三娘回房早些休息吧,喜儿,你瞧着她,莫要让她又贪玩误了睡觉的时辰。”

  • &然传来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一个妇人叫道,“三娘,你睡了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