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对象一心修仙免费  


 

 一觉刚睡醒,成了名副其实的半妖。在这个妖魔横行无忌的世界,随时随刻有可能会小命不保。可她明明成了修仙门派人人过街老鼠的“妖”,还配搭一个不着调的狗头军师系统。穿书、入古墓、上筑仙台、手撕司天监,揪出来灭门惨案真凶……做妖也要996,一刻没闲着。————主打剧情、言情,非开挂升级后流。从鲜红到褐色,似一朵干枯衰败的花,突兀地绽放在墙面上。与血迹擦肩而过,听到屋内有动静,少女一喜,侧身用手肘推开门。。

“为什么送我这个?”

墙上那一滩血渍已经干了。

“呐,剑仙大人说句公道话……”为首的妇人拽来一旁的汉子,二话不说推高他的衣袖,半截长满银色鳞片的手臂赫然暴露在众人面前。

她着急忙慌下台阶,身体忽然间一个倾斜,瞬间失去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脸离灰色的台阶越来越近。

江芹先是端着烛台快速检查过房间每个角落,包括桌底、床底、房梁,所有可疑地方,她都一一找过,可惜,没有发现。

江芹叹了口气。

少年顿住,眼中露出深重的错愕,双臂不觉地一松,怀中长剑险些滑落下去。

闻言,江芹抬眼。抱剑少年倚着门,满脸轻蔑地瞪着她,“市井泼妇,一哭二闹三撞墙,活的你师兄尚且不喜,何况死了的。有这力气趁早滚下山去,省得叫人看着心烦。”

初醒时,四肢好像被五马分尸过,哪哪都疼。到现在,头晕脑胀的感觉还没消退,额头上一个肿痛的包,一摸一手血。

齐脖的茂密头发又黑又亮,头顶用粗糙的黄色布条绑了两个小揪揪,一颤一颤的,像小猫崽子的耳朵。水汪汪的眼睛扑闪扑闪望着她,看起来人畜无害。

常言道:座中仇家谁最多,盲猜主角准没错。现在她成了主角,浑身插满刀也不奇怪,毕竟总有刁民想害她会成为常规操作。

都什么时候了,裙子还来绊脚碍事,害她一个狗吃屎滚下了下去。

阵中人完全消失不见的那一刻,外放的万丈蓝光如同受到召唤,自觉地急速汇集,逆向朝着拳头大的阵心流入,缩小再缩小。

骚动的人群顿时停住所有动作。

嗡——

挥出的拳头停在半空、拉扯头发的手顿住、刚才还在互殴的两个大汉齐齐扭头看他,目光定住……

回声中又传来数个同样的怪声,一波又一波。如石子投进湖心,自某个深陷的缺口中心迅速激荡出层层外扩的涟漪。

密集恐惧症犯了的江芹顿时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她本该在自己温暖的被窝中躺着,舒舒服服过个周末的呀。

从鲜红到褐色,似一朵干枯衰败的花,突兀地绽放在墙面上。与血迹擦肩而过,听到屋内有动静,少女一喜,侧身用手肘推开门。

更新时间

2021-11-22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顶着灼&板上依

    顶着灼烧感硬撑,生涩的笔画在门板上依葫芦画瓢,以血为墨,艰难地画出一模一样的符咒。

  • 心过度&于放弃

    在言灵看来,却认为情伤所致,伤心过度,以至于放弃治疗了。

  • 每个角&找过,

    江芹先是端着烛台快速检查过房间每个角落,包括桌底、床底、房梁,所有可疑地方,她都一一找过,可惜,没有发现。

  • 她想破&一天,

    她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言灵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 不管怎&膨胀起

    不管怎样,决不能轻易认怂,窝窝囊囊地死掉。这么一想,死磕的斗志立即膨胀起来。

  • 费和犹&注着法

    时间紧迫,经不起浪费和犹豫,江芹一咬牙,凉到快要僵硬的手指再次触上眼前倾注着法力的木门。

  • 视一秒&,她的

    江芹垂下挡光的手,睁开涩涩发痛的眼睛,两人无声对视一秒,她的脑袋嗡地一下炸开,脸色瞬间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