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谣花里胡哨  丝路谣全文  童谣童谣  丝路谣歌词  丝路谣花里胡哨的咸鱼  丝路谣小说  


 

 乞丐少女初十从小立志要霸主河西走廊。她牵着骆驼阿财,假冒谢氏商行的骆驼客四处忽悠,没忆起出徒有利碰上正主。初十瑟瑟发颤:郎君,我也可以打个折。谢惟轻轻一笑:打骨裂?初十颤颤巍巍:那我走?谢惟轻轻一笑:来都来了。初十:……自那以后,初十歪歪扭扭的霸主之旅就就了,而谢惟走上了“赔了自己又赔了”的生涯,回忆起他俩初遇时,谢惟感觉被初十套路了。城门处,一排骆驼整齐地跪坐在地,半翕着眼,嘴不停地嚼,它们脖上都悬有铜制的驼铃,这些铃铛无一例外刻着一斧一弓,正是谢氏商行的纹样。。

曾经河西廊上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有伙不长眼的马匪抢了谢家的货,一夜之间老巢被掀了个底朝天,地上都是横七竖八的无头尸,那伙马匪的头颅被悬在一棵大树上,风吹时噗噗作响,犹如闷声的驼铃,自那以后,没人敢动谢家的东西。

初七把阿财身上的垫子铺平实了,然后将阿财牵到那位公子跟前,不知为什么走得越近,心跳得越厉害,还没看清他的脸就觉得这人不一样。她垂眸,让阿财蹲下,然后请公子上骆驼,没想这位公子高高在上,站在檐下纹丝不动。

初七注意到这位公子的衣料是上好的丝绸,他脚上的靴用鹿皮做的,整个人身上的家当少说也有百贯了。脸长得好,哪有他身上的钱味儿香?

初七望着那缕尘土追也追不上,缓过神后懊恼极了,一开始她怎么就没想到那两个男子是谢家人呢!

更鼓敲尽,天微亮。

“哎呀!”

“那你上吧,我跟着。”

少年郎捂着手很是嫌弃,下巴一抬,趾高气昂地问:“这骆驼是谢家的吗?”

“不是。”贵公子破天荒开口了,一路跟下来,他仍然精神抖擞,步履轻稳。

初七搓起小手,朝两冤大头微微一笑。

初七见之倒抽了口凉气,不知该劝还是不该劝,听他们所言像是认识的,假如真的认识,那岂不是……

初七心眼多,十句假话里掺六句真话,无父无母是真的,被谢家收下是假的;没有家是真的,借宿在姑姑这里受凌辱是假的;骆驼客的身份是真的,男儿身是假的,总之她假话真话混一堆,别人也摸不透她的底。

她心痛如刀绞,十五文,价开低了!要不再往上加一点儿?

“你呀你,人家都看不上你,还拼命跟人后头。”初七拍着阿财的头教训着,阿财不服气,翻起嘴皮露出上牙肉,哼哼唧唧的,似乎很伤心。

难道他们把阿财带去别的城了?初七心里直打鼓,孤苦零仃的她只剩下阿财了,非要找到它不可,今天找不着,明天再去别的城里找!

她利落地拍去垫上的灰,请小郎君上骆驼。

“不要不要,自家的嘴都养不起。”

那人瞥了眼初七又打量起她打过补丁的小尖帽,以及那身像从大人身上偷来的灰袍子。初七从他眉眼间捕捉到一丝“兴趣”,连忙指向自己的阿财。

少年郎跳下骆驼,淘气地歪着脑袋朝这巨汉挤了下眉眼,“阿囡,你可来晚了。”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她更加&想赚几

    要怪就怪阿柴虏,前几日有他们的使团经过鄯州,大肆掳掠了一番,如今大伙都躲在城内不敢出去,初七也不敢,但嘴总得吃饭呀,于是她更加卖力地推销“谢家骆驼”,想赚几文钱填肚子。

  • 又想咬&五文钱

    初七摸摸阿财的毛有点心疼,想了又想咬咬牙,“好,两个人就两个人,十五文钱,先交一半。”

  • &闹得凶

    “不了不了,这几日阿柴虏闹得凶,谁敢带货轻易出城,不了。”

  • 初七皱&少年郎

    初七皱起眉,回头看向那少年郎。少年郎走了过来,说:“三郎,我与她说好了,去湟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