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生于在将军府中,天生右耳一颗冰蓝色的海沙痣。更是小小年纪时时处处令人赞叹,便被敬称为少将军。众人的希冀,就是他将来必将会子承父业,保家卫国、安一方太平无事。然一连串出乎意料后,他严禁不尚未成年离开家,随着师父入道修佛。师父赐他道号,蓝尘。随后凡间种种皆与他再无关系,严禁沾染到插手半分。许是此生会再起风波,可一切渐渐地就变化。而这些开端的变化,像是都是从他收了只“小灵兽”就……(让我们爆笑的着,就追更吧!)许蓝尘咬着后牙槽,心中恨道:哪个挨千刀的创出的这“尊师重道术”?有一天你必自食其果!。

王二狗他爹忙回道:“小人姓王!”

许蓝尘面无表情道:“若不是我中了你的‘尊师重道术’!此刻,我就要欺师灭祖啦!”凯旋真人不理会许蓝尘的威胁之言,继续在他耳边絮叨着。

于是,背着手呵呵一笑道:“这位兄台哪里的话,我们师兄弟几人也是路过,在此歇脚。都是赶路之人,当然要互相行个方便。”说着,指向西边那处较大的殿堂。“我们住了东边,我刚才去瞧过了,那边殿内还算完好。若不嫌弃,让兄弟们往西殿去休息吧!”

陈腊梅笑着举起手,招呼道:“小师弟等等我,我来帮你洗菜!”说完,蹦跳着追过去。王二狗也一步三回头的笑着跟了过去。

陈腊梅他爹娘听得目瞪口呆,只见那女子身后的男子,不断的捂嘴偷笑。片刻后,男子为女子擦了擦眼泪,就带着依依不舍的女子走了。

许蓝尘环臂站在一旁,余光向下一瞥。正正迎上凯旋真人扭捏作态的嘴脸,旋即抬手在凯旋真人的脑后给了一巴掌,道:“看什么看?回去跪好!赶紧写。”

赵金水听见凯旋真人的大喊声之后,停下脚步,对着凯旋真人比了个静声的手势后,悄声道:“你莫大声喧哗,我弟弟睡着了,回头你吵醒了他,小心他今天晚上来找你!”

他心中犯嘀咕,便悄悄走近西边殿外,猫在一处门窗外的墙根下,静听里面的动静。

还有人不断嘀咕着什么,细听应说的是“晦气”二字。

许蓝尘回头真要对凯旋真人说些什么,忽然就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喊叫着,抬手揉揉肚子,又低头看看脚下被撒了一地的晚饭。

这间破庙虽已残败,但依旧留有几分当年的气魄。却不知是何原因,被焚之而弃。虽主体少半还算完好,但四处都有被灼烧过的痕迹。这几日依旧不见风雪有停了的样子,只得在此多逗留几日。

许蓝尘满脸愁容躲着凯旋真人。可他就是揪着许蓝尘不放,顺势而下,趴在地上抱起了许蓝尘的腿。

陈腊梅吞着自己的口水,两只眼直勾勾的盯着洒在地上的饭菜,惋惜道:“洗洗还能吃吧?”

但仅凭如今的这些残垣断壁之貌,也能知道它曾经必是金碧辉煌,庄严肃穆。

许蓝尘想用力抽回被凯旋真人抱着的腿。可是他越是想让凯旋真人松手,他就越是抱得紧。只得扶额轻叹一声后,翻手施法变出了笔墨纸砚。搁在凯旋真人面前的地上,示意道:“老凯,本少爷知道,您老人家有口吃的毛病,你说的困难,我听得也煎熬,还是用写的吧!好好交代清楚,来,写吧!”说着还拿起笔,塞进了凯旋真人的手里:“写好了,我就原谅你。否则……欺师灭祖!”尾音四个字喊得很是洪亮。

“也不能全然如此断定,那三位弟兄都是死在屋外的。我们这些住在屋内的不是也没事吗?你看陶叔和姚老大,每晚都挨着赵金水休息,也没见他们二人怎样啊!”

他这便抽空将凯旋真人这次写的悔过书,仔仔细细翻看了好几遍,正在回想,这次写的和之前写的,哪里有细微的差异。

王二狗她娘难产,正在危难之时,天空突然来了三道彩光。落地后,见一男一女,两人都是仙姿脱尘。那女子上前将一只葫芦内的魂魄送入王二狗她娘的腹中,旋即,不一会孩子就顺利出生了。

前几日晚间,他们师徒几人刚过了桑州,行至虞州和渺州的交界处。突觉天气骤然变冷,便见漫天风雪而起。本来只是觉得,一阵邪风而已,片刻也就停了。不料大雪纷纷扬扬飘了几日,此时雪已经积的没过了膝盖。师徒几人顿时冻得直哆嗦,赶紧拉紧了领口,眼见此时实在不便继续前行,只得就近找地方先躲避这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雪。

书评(184)

我要评论
  • 环臂站&看?回

    许蓝尘环臂站在一旁,余光向下一瞥。正正迎上凯旋真人扭捏作态的嘴脸,旋即抬手在凯旋真人的脑后给了一巴掌,道:“看什么看?回去跪好!赶紧写。”

  • 招呼道&三回头

    陈腊梅笑着举起手,招呼道:“小师弟等等我,我来帮你洗菜!”说完,蹦跳着追过去。王二狗也一步三回头的笑着跟了过去。

  • 肩笑得&而去。

    王二狗和陈腊梅扶着彼此的肩笑得前仰后合,就往厨房而去。

  • 他身后&。见这

    许蓝尘探着头,看看他身后的众人。见这些人各个风尘仆仆,不断搓着手哈气取暖,面色紧张地瞥眼四周瞧看,神情凝重不敢放松,好似这几日经历了什么?此刻依旧心有余悸!

  • 凯旋真&胁之言

    许蓝尘面无表情道:“若不是我中了你的‘尊师重道术’!此刻,我就要欺师灭祖啦!”凯旋真人不理会许蓝尘的威胁之言,继续在他耳边絮叨着。

  • 哈哈大&他却一

    他一阵哈哈大笑道:“精进?我就是昨日不小心,抬手一指,那门口的落叶就漫天飞舞?”凯旋真人喜笑颜开地不断点头。他却一挥手掸掸道袍上的灰尘,当头一棒道:“醒醒吧,那是风吹得,和我没关系!”

  • 将各种&学的精

    虽说醒了之后,自己拿着些修习的书籍,将各种粗浅入门的法术,和符咒都学的精通了。可是就是施展受限,全是书面理论知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