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故意地逼近齐三公子,遇上一同凶杀案案,追缉过程中意外发现齐三公子不但会治病救人,侦查工作追凶,会净化作用超度亡灵!这个齐三公子不简单的呢!齐朝谨是药王庄三公子,出外诊断治疗时和一个来路未明的女子成了同伴,这个女子好像想他的命。伤后,齐朝谨望着红了眼圈的青衣说:“要不然我把命给你,这样你就欠我一条命,我们就有了因果。”青衣回道:“你若因此丢了命,我便护你十世生死轮回还这因果。”钻进凉亭的是个身材窈窕的蒙面女子,她名叫青衣,眉间有一点朱红,红色小点为她清冷的眉眼添了几分灵动艳丽。。

秋竹的父母一口咬定是慈安堂的药吃坏了他们女儿,接连几日带着秋竹到慈安堂大哭大闹,要慈安堂给他们一个交待。

齐朝谨微微颔首。

白衣公子二十出头,眉如飞剑,目若朗星,神情严肃;红衣姑娘不过十三岁,桃花粉面,樱桃红唇,顾盼神飞。

白瑜看着女子鬼魅的身法,轻盈绝尘的身影,若有所思。

青衣天生灵体,被妖魔精怪觊觎,随着天女碎魂收集越多,她身体里的灵力越盛,越难控制灵力外泄。此次融合天女碎魂,她外泄的灵力招惹到山中的蛇怪,才有了入腹这一遭。

攻击青衣的毒物没能近身,全都被她身上的护体结界弹开,这些毒物“嘭嘭”落到地上扭曲翻滚,很快恢复攻击姿态。

蛇群越聚越多,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好像山林中的蛇蟒都聚到了此处。

齐朝云侠义心作祟,兴奋说道:“既如此,青衣姐姐何不与我们同行,路上有伴总比孤身一人强啊,况且姐姐生得如此貌美,要是遇上歹人如何是好?”

“若我猜得不错,此人应该是那男人的妻子,秋竹的娘。”青衣说道。

清风拂过,云层遮住月光,天地昏黑,屋内的毒物张开牙口,如利箭齐发朝青衣咬过去,毒牙尖利森冷,场面惊心动魄。

“她喂我吃下的药丸称作‘散功丸’,我曾在古籍中见过,不过药方失传,现在无人能制,如果此药真如她所言是散功丸,那么只可能是她或者与她相关的人炼制,我尝出里面有这两味药,其它不得而知。不过这些药材她未必在城中购置,线索……”白瑜摇了摇头。

齐朝云脑子转了转,惊呼道:“三哥,如果只有三个人,那凶手岂不是……秋竹?”

毒物逃散后,它满意地拖着肥大的尾巴游进了山林深处。

青衣被雷声吵醒,她听着窗外的动静,盯着帐顶发呆。

正因为是自家妹子,齐朝谨无奈地笑了笑。

“神君。”青衣肃整仪容,恭敬喊道。

“虽万书楼网罗江湖事,但也有不尽之处,我还无法推测出此人身份。”白瑜顿了顿,说道:“若说线索,子安可打听一下各大药铺中百叶草、紫丹花的流向。”

月光洒进屋子,在墙上投下巨大的暗影,人头蛇身的妖物游曳着靠近床榻,喷出一团绿烟笼罩住青衣。

“此事不简单,这个叫秋竹的小姑娘不见踪迹,我们得快点找到她。”齐朝谨神情严肃,声音冰冷。

白瑜笑道:“若想害我,以她的身手不必如此麻烦。”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地上扭&恢复攻

    攻击青衣的毒物没能近身,全都被她身上的护体结界弹开,这些毒物“嘭嘭”落到地上扭曲翻滚,很快恢复攻击姿态。

  • 印隐去&动之色

    “谢神君。”青衣将手镯接过戴在腕上,体内灵力被锁,眉间丹砂仙印隐去,少了这点灵动之色,青衣的面容愈加清冷了。

  • &,便回

    青衣摊开手,喃喃道:“万物有灵,你来自天地,便回归天地吧。”

  • 刻钟,&着身子

    不到一刻钟,药庐外聚集了数十条巨蟒、毒蛇,它们弓着身子,吐着信子,“嘶嘶”之声此起彼伏。

  • 描淡写&安不必

    白瑜理了理衣服,轻描淡写地说道:“子安不必担心,那女子没有恶意。”

  • 密麻麻&都聚到

    蛇群越聚越多,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好像山林中的蛇蟒都聚到了此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