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种着列车  我列车怎么办  我告诉列车  我列车图片  我列阵在家  我列阵在等  列车我这边  在列车上我是  列车上的我与乘务员  列车上的我给你  


 

 这是一辆承载者了二十条人命的列车,每站下车后的人或生或死皆在一念之间,情况通报里喊着活一直这样,乘务长却报着下一站的名字…临泽市一场车祸,造成了二十人的重伤陷入昏迷,重症监护室里维续生命的仪器滴滴直响,屋外噪杂的生命体都忍的哭泣,醒过来的警察四处找寻真相,却偶然的间意外发现梦境里下站的人数与性别竟与生活现实挂勾…生活现实梦境相交迭,到底谁才是最后的凶手?死亡……,真的能给所有人带给真正的解脱吗?凡是段前十高考不失误,基本都能考入清北学校,今年的高三毕业生更是一个赛一个的超常发挥,如果押分不失误,学校老师光吃学生的升学宴,都能吃到开学。。

“苟熠。”程奕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扭过头来,“我想问问,关于……唔?”

——不信谣,不传谣,争当社会好青年!

“不对,你还是高中生,谈什么恋爱。”

有山有水,村里人都说这村福泽深厚,鲜有人想着离开。

“校长为了减压,特地为我们高二升高三的同学举行了免费踏青活动,就在市外的秋山上,大巴就在楼下等着了,大家配合一下,来回也就一天,晚上会将各位都安全送回家,家长那边是校长亲自去说的,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苟熠擦擦汗,抬头看了一眼被枝叶笼罩的愈发昏暗的天空,没有迟疑的迈开了步子。

湖水中的人迷茫的眨了眨眼。

“差点让你毁了计划。”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迅速看向司机的位置,他还是和刚才一样的姿势。

“我这么好看,怎么没人想要娶我呢?”

“不过,为了赔罪,我还特地拉了两大块木头过来,你看~”

苟熠来不及想太多,掏出一根铁丝就要撬门——

她们这次的目的地在郊外的一座山上,离临泽高中有两小时的车程。

“呼~”苟熠蹲在岸边,对着清澈湖水中的自己顾影自怜。

“快到了。”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也不是没有人去挑战权威,只是,都死了。

“姐姐!”

“就在那里哦~”

书评(464)

我要评论
  • 泽市第&分家长

    作为临泽市第一重点高中,一直都是大部分家长的梦中情校,校内氛围也是一绝。

  • 自她坐&莫名纠

    苟熠侧头看程奕,他自她坐下后,就一直在看窗外,玻璃上映照出他思考的神情,莫名纠结。

  • 个的超&押分不

    凡是段前十高考不失误,基本都能考入清北学校,今年的高三毕业生更是一个赛一个的超常发挥,如果押分不失误,学校老师光吃学生的升学宴,都能吃到开学。

  • 的走过&,各班

    因为高一的还在开班会,高二生都很小声的走过,人影斑驳,还是引起了小部分人的注意,各班老师都在用各自的方式让学生安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