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乡里无弹窗免费阅读全文无错小说网  锦乡里txt下载  锦乡里全文阅读  锦乡里txt免费下载  锦乡里小说免费阅读  锦乡里幕后黑手是谁  锦乡里txt  锦乡里青铜穗  锦乡里无弹窗免费阅读全文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生与乡野出身贫寒的妻子钦差成亲,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复活回去他松了口气,并打定主意从根源上割断这段孽缘。不想直到一切如愿以偿,他却突然间意外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仅也在始终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并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穿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登门拜访求娶的人还排到了城门底下……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罗汉床上,将她的影子拉得长而扭曲。隔壁传来轻轻窸窣声,仔细听听,是她五岁的长子带着两岁的幼子在背诗,还有京城随过来的仆从正在扫院子。。

她撑着身子挪到床前,软着膝盖跪地找出个瓷瓶,喂了一把药下去。

他们至少也是生育过两个孩子的夫妻,低谷的时候也是结伴过来的,就是再情不投意不合,再不能接受她的身份,有那道赐婚圣旨压着,那也是要结伴走完这一生的。

腹部剧痛推动着鲜血又溢出来些许。

他换了面孔,宋湘也就换了心思。

“湘湘……湘湘?”

但晋王府求亲的诚意摆在那里,又有皇帝的圣旨赐婚,宋家以什么理由拒绝?何况在绝大部分人眼里,这还是一份求之不得的殊荣。拒绝了,那就是不识抬举。

“我不找他。我来找娘子。”佟庆涎着脸来扶她,“娘子大早上地怎么坐地上?来,我来扶你上床!”

……

她出身乡野,甚至还是个丧父之女,没有背景没有人脉,本是只机缘巧合变了凤凰的麻雀。

她稳了稳气息抬头,顶着苍白的脸扯了扯唇角:“佟将军来找我们爷?”

但因为闲散惯了,平生的乐趣只在于打抱不平,因而在仕途上并没有什么野心,官至五品武德将军,掌了个卫所后就再也不肯往上爬了。

“哟,陆娘子这是怎么了?”

……如果一定要说异常的话,那只能是她巡视完之后回到厨房熄灯的时候,碗橱开启的那条缝了。

可惜宋裕身体欠安,少时溺过水,留有不足之症。在翰林院呆了几年,宋湘十岁那年祖母过世,他正好丁忧养病,十二岁时他过世,留下宋湘和母亲以及幼弟孤儿寡母地度日,还有留下祖母主持分家时给他们的三十亩田地。

但她仍是凭着自己的心智与修养渐渐得到了上下尊重。

佟庆是潭州府的驻军将领,朝廷指派监视监管着他们一家的人之一。

看来他们是杀错人了。

当时她反胃想呕吐,陆瞻还皱眉看了她一眼。

面前忽然响起油腻到让人作呕的声音。因为刺耳得过分,宋湘不消看,都知道是哪条道上来的野狗。

楔子

2021-11-18

书评(445)

我要评论
  • 过窗户&,将她

    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罗汉床上,将她的影子拉得长而扭曲。隔壁传来轻轻窸窣声,仔细听听,是她五岁的长子带着两岁的幼子在背诗,还有京城随过来的仆从正在扫院子。

  • ……如&碗橱开

    ……如果一定要说异常的话,那只能是她巡视完之后回到厨房熄灯的时候,碗橱开启的那条缝了。

  • 向来很&,没有

    她才二十三岁,身子向来很好,这么心惊的时刻,没有过。

  • 她撑着&地找出

    她撑着身子挪到床前,软着膝盖跪地找出个瓷瓶,喂了一把药下去。

  • &刺激她

    腹部传来的一阵胜过一阵的痛感在刺激她的神经,她咽了咽喉头,把那股腥甜强压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