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如菊百度云  丑女如菊的后续  丑女如菊全文免费阅读  丑女如菊百度网盘  丑女如菊txt百度云下载  丑女如菊女主脸好了么  丑女如菊男主是谁  丑女如菊txt文本下载  丑女如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丑女如菊  


 

 再次穿越到农家丑女菊花的身上,她漠视人们鄙夷或怜悯的目光,如一株肆意盛开的野菊花,静静地开在田野,在萧瑟的秋风中杨天着旺的生命!当青春漠然如菊时,爱情也在悄悄地继续观望……**************原野新书《日月争辉》正传上,请朋友们所有收藏我的推荐需要支持,拜谢!太阳已经升起,照在镜湖上,泛起一片斑驳的霞光。。

洗脸的时候,当手一触及那脸上的肉瘤,菊花又忍不住心里难受起来——长得丑也就罢了,这满脸的古怪玩意儿,连洗脸也不方便,只能小心翼翼地拿水冲洗,再用布巾将水吸干,简直是活受罪!

自从林芝在这个丑女菊花的身体里苏醒过来后,整整三天,都是浑浑噩噩,疑在梦中!

原来,两家并没有开始议婚——菊花上面还有一个哥哥还未说亲哩——只不过是张槐娘托人上柳儿家提亲,结果柳儿娘居然要二十两银子的聘礼,张槐娘一气之下回家对张槐说道:“那柳儿有啥好?要我说还是菊花更温柔贤惠一些。虽然脸不好看,可是个过日子的好姑娘。漂亮能当饭吃?”

菊花则挽起一只大篮子,里面是杨氏早上搓好的衣裳,她要拿到小清河边去洗的。

停了一下,他又说道:“我会注意找一些草药,顺便跟同行打听,如果找到了治疗你脸上疤痕的方法,一定来帮你治。”

她虽然也伤心难过,却绝不是因为张槐的拒婚——她烦着呢,哪里有闲心想这事,况且那时候她还没穿过来,对这事当然无法感同身受!

她倒不是偏心,只是家里穷,给青木做衣裳,他穿旧了还能改改把菊花穿;要是给菊花做了,那青木穿啥?他这两年窜得快,个子一年比一年高,想将就都不成。

东边,整个清南村都笼罩在这霞光里,树梢屋顶全蒙上一层瑰丽的色彩。一条小路从西边小青山脚下菊花家牵出,蜿蜒伸展,没入清南村深处。三三两两的树木散落路旁,小路尽头的清南村,或高或矮、或新或旧的房屋错落有致,间杂着几棵高大的古树从这片房屋中间脱颖而出,俯视全村。

杨氏忙答应着,脸上也有了笑容。

菊花见他竭力安慰自己的样子,暗想这人倒是医者父母心!但是她也没说什么——少跟人打交道,这是她给自己定下的原则,毕竟这身体已经换了副灵魂——可眼下不说点什么似乎也不好。

秦枫一袭银灰色的棉布长衫,头发在顶上挽了个发髻,插着一只木簪。二十出头的年纪,清俊的面庞,眼神锐利。

结果,他的嗓门大了一点,让隔壁的花婆子听见了,也代表全村人都听见了——这花婆子就是个典型的大嘴巴!

她继承了原来菊花的记忆,自是知道她很喜欢这个张槐,每每见到他都是心如鹿撞;没见到的时候又渴望见到。他和菊花的哥哥青木关系很好,经常来她家里,不知不觉就将这个小女孩的心给勾走了。

待杨氏搓完了衣裳,泼了污水,洗手上桌后,郑长河父子已经坐下端着碗吃起来了。

秦枫转身,担忧地看着眼前的菊花,见她已经恢复了平静和沉默,便温和地展颜笑道:“小娃子调皮,也没啥坏心。你别理他们。”这里的人都是将孩子称作“娃子”的。

张槐心里也很纠结——自己家穷,给不起柳儿娘要的彩礼,娘就说要自己娶菊花,这实在是让人为难!

杨氏接过话茬说道:“明儿我到集市上扯些布,给青木做衣裳;顺便买些大骨头回来,熬汤给闺女补补。”

清清的河水缓缓流动着,菊花手里提着脏衣裳在河中来回摆动,那污水就淌走了;再将衣裳放到石板上,用棒槌砸几下,揉搓一番,重又放到水中摆动一回,差不多就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了。

三天前菊花跳湖被人捞上来后,秦大夫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她救活。害得张槐被爹娘一顿臭骂,而且没脸见好朋友青木。

书评(92)

我要评论
  • ,和一&的旧桌

    随后麻利地盛了四碗玉米面熬的粥,和一盘玉米窝窝头一起端到堂屋那张颜色泛黑的旧桌子上,又搛了些腌豆角和酱菜瓜,摆好碗筷,等大家来吃。

  • 篓猪草&后,便

    菊花割满了一篓猪草后,便不顾露水,在镜湖边的草地上坐了下来,望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面发呆。

  • 张槐心&自己娶

    张槐心里也很纠结——自己家穷,给不起柳儿娘要的彩礼,娘就说要自己娶菊花,这实在是让人为难!

  • 是听话&忿,可

    他和媳妇一样心疼这个闺女。明明是听话柔顺懂事的好闺女,却那样被人耻笑,让他心中很是不忿,可也没有法子——嘴长在旁人身上,他又管不住!

  • 真的清&避的尊

    这下可真的清静了——不仅从原来的时空中被扔了出来,上天还给了她一副鬼见了也要躲避的尊容,呵呵!

  • 跟前世&红。

    那污水不停从她手指缝中流下来,看的菊花心里一缩——这副情景就跟前世的母亲洗衣裳一样,后来自己为家里买了洗衣机才好些了——她忍不住眼睛有些发红。

  • &也不抬

    青木头也不抬,呼噜喝着粥,半天才嗡声嗡气地说道:“我不要。把妹妹做吧!”

  • 屋,只&见她娘

    走进堂屋,只见她娘杨氏坐在小板凳上,埋首在面前一只大木盆里,使劲地搓着衣裳。

  • 槐长得&差,就

    她爹四十多岁,五官端正,相貌朴实憨厚;她哥哥更是身材挺拔,一点也不比那张槐长得差,就是性子内敛,整天闷声不吭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