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墨没想起,向来孤高冷血偏执狂多金帅气逼人的他,这辈子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并且是无法不能自拔的那种。“洛楚楚,别我以为跟我结过婚,就也可以对我为所欲为。”叶墨声音被压抑,活生生像是在威胁。洛楚楚睁大眼睛,辜的望着他:“不是不小心撞了你一下,当然吗?”“这么多人你不撞,明明撞我?”叶墨不我相信,离婚五年,他始终偏执狂的会觉得洛楚楚但是爱他的。但是当他看见宴会中一个很陌生男人,会出现在洛楚楚身边时,浓浓的醋意和心脏的落了空感,却令他慌了神。“洛楚楚,限你五日之内跟我离婚!”终于等到,叶墨低下头了,可没想起,此刻的洛楚楚却戴着耳机。“你说啥

书评(238)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