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不动声色

自己才刚醒过来,她们就来告退了?时间算的这么准……叶清冉在心中冷冷一笑,以前未曾留心,而如今的确,她这露落居,怕是是个什么人都有的大杂烩吧,看样子,等好了以后,得找个机也对,自己是定国公的嫡长女,母亲是前镇国公唯一的女儿,现镇国公的亲妹妹,而自己从小就聪慧过人,被当成叶家未来的希望培养,如此身份显赫、名动京华的叶家大小姐,又有几个人不眼红呢?。...

乱世嫡杀

推荐指数:10分

《乱世嫡杀》在线阅读

自己才刚醒来,她们就来告罪了?时间算的这么准……叶清冉在心中冷笑,从前不曾留意,如今看来,她这露落居,只怕是个什么人都有的大杂烩吧,看样子,等好了以后,得找个机会清理清理这些人了。

也对,自己是定国公的嫡长女,母亲是前镇国公唯一的女儿,现镇国公的亲妹妹,而自己从小就聪慧过人,被当成叶家未来的希望培养,如此身份显赫、名动京华的叶家大小姐,又有几个人不眼红呢?

可笑的是,从前的自己总是眼高于顶,凭着自己的意愿做事,朝堂江山她可颠倒乾坤,却小看了这后宅的阴谋诡计,也让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有机可趁。

叶灵拿了软垫让叶清冉靠着,她斜倚在床上,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母女两人。

赵姨娘与记忆中的没什么不同,永远一副低调谦卑的样子,人前人后恭顺有礼,深得父亲的欢心,所以前世在娘亲去世以后,父亲毫不犹豫地把掌家的权利交到了赵氏手上。

流光微转,瞥见赵姨娘旁边那个如今只有十二岁的女孩,叶清悠一副害怕的样子,站在赵姨娘身边瑟瑟发抖,抬眼间说不尽的委屈和歉疚,任是谁看了这幅模样,都不会怀疑她是故意的了。

叶清冉双手紧握,强迫自己压下心中的冲动和恨意,杀了她们很容易,可是她们做了那么多事,让她们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们了?

不动声色地敛住心神,正欲开口,却见赵姨娘拉着叶清悠噗通一声跪在叶清冉的床前,声泪俱下地自责自己没有教好女儿,害的夫人身染寒疾:

“大小姐,是我管教不严,悠儿失足落水,连累了夫人,还连累了大小姐被老爷责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特意拉着悠儿前来请罪,请大小姐责罚……悠儿,还不快向你姐姐道歉!”

“姐姐,我……我错了,我不该贪玩靠近湖边,让母亲为了救我而染病……请姐姐责罚我吧……”叶清悠一边说着,眼中的泪珠子便如同豆子一般的滚落出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叶清冉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唱作俱佳的一对母女,心中也慢慢平静,若是从前,自己肯定不忍看到她们如此自责的模样,毕竟一切都是意外,这样的示弱,谁又忍心苛责?

更何况,她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无非就是想让人家知道,她们是怀着诚心来露落居请罪的,哭也哭了,跪也跪了,若自己真的责罚了她们,府中的人定然也只会说自己心眼小,睚眦必报吧。

可是在了解真相之后,叶清冉只觉得浑身冰冷,多好的演技,如果不是已经知情,恐怕她还要被这两个人骗一次了!

一旁的叶汐了解叶清冉的性格,知道她最是不忍看见赵姨娘和二小姐如此无助恳求的样子,便要走上前去将她们扶起来。

察觉到叶汐的动作,叶清冉眸中放出寒光,朝着叶汐看过去,叶汐一惊,忽然想起之前叶清冉说过的话,夫人落水,只怕另有隐情,而这隐情,和如今跪在这里的两个人脱不了干系!

心中一顿,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不着痕迹地退回去,在叶灵的身边站好,等着叶清冉开口。

叶清冉没叫赵姨娘和叶清悠起身,她们也不敢自己站起来,这一跪本来就是苦肉计,依照她们对叶清冉的了解,就算叶清冉此刻身体不适,不能亲自将她们扶起来,也会叫身边的丫头代劳。

可是现在……

赵姨娘眼中还含着泪水,却在看向叶清冉的时候,闪过一抹惊讶和不解,就算她再聪明,再能算计,也不会想到,眼前的叶清冉,已经不是那个心高气傲的嫡女,不是那个能让她们随意玩弄的小女孩了。

屋子里很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叶清冉低着头,看不清楚脸上的神色,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而地上跪着的两个人早已经双腿发麻,叶清悠年纪小,更是不堪忍受,扭头求助似得看着赵姨娘。

“二妹,赵姨娘,你们这是做什么?娘亲染疾,谁也不愿意,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个意外罢了,快起来吧。”过了好久,叶清冉这才开口,特意咬重了“意外”两个字,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赵姨娘见叶清冉的模样,心中一紧,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惊疑不定,若不是确定这件事情天衣无缝,恐怕她会以为叶清冉已经知道了。

思及此,赵姨娘低下头,只是拉着叶清悠起身,却因为跪了太久而有些站立不稳,东倒西歪。

“大小姐仁慈,多谢大小姐不怪罪。”赵姨娘恭顺地说着。

“只是,赵姨娘,按规矩,悠儿是叶府的小姐,即便你是她的生母,却也只是个姨娘,不该直呼她的名字。母亲大度,不忍见母女分离,才将悠儿放在生母身边教养,如今母亲为救悠儿身染寒疾,悠儿身为女儿,是否应该为嫡母尽一尽孝道?”叶清冉抬手拂了拂鬓边有些凌乱的发丝,再次开口。

“不知大小姐的意思是……”赵姨娘越是紧张,态度却越发和顺。

“也没什么,我不过想让悠儿去听风苑为母亲侍疾罢了,说到底母亲是为悠儿才染病的,悠儿本来就该侍奉身侧,如果不然,传出去,别人会说悠儿不懂感恩,不尊嫡母。”叶清冉嘴角含笑,说出自己的意思。

前世母亲染上寒疾,没几天就去了,她当初也不过是以为母亲身体不好,命薄罢了,可如今想来,这对母女定然动了不少手脚,她们能在自己的露落居安排人,母亲的听风苑定然也有。

现在么,她几句话,虽是处处为叶清悠的名声考虑,却是一定要把叶清悠放在母亲的身边,若是母亲出了什么事,叶清悠第一个脱不了干系,就算不能查出是她做了什么,一个对嫡母侍奉不周的罪名,也不是叶清悠这个庶女能够承担地起的。

“这……大小姐,二小姐年纪小,恐怕不能担此大任……”赵姨娘犹豫半晌,还是开了口。

果真如此吗?想要在听风苑动手,却怕自己的女儿被牵连进去……叶清冉冷笑一声,却再次开口:

“悠儿年纪小,不是还有姨娘你吗?姨娘在父亲身边多年,守持有度,进退得宜,办事我是极为放心的,悠儿不会的,不懂的,你可以教。”

就知道你会百般推脱,我又岂会让你如愿?一起拉下水才好呢!

叶清冉神色不变,却在心中思忖,听风苑她是定然会派人看着的,如今在母亲身边侍疾的是叶清悠,赵氏就算想做什么,也得掂量着办,万一出了什么事,叶清悠可以以年纪小为借口,那么赵氏可就难脱罪责了。

赵姨娘心中一堵,脸色变了几变,最终压下自己心中的冲动,低头称是。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你们就先回去吧,至于悠儿,一会儿就搬到听风苑照顾母亲,我被父亲责罚,身子不适,母亲那边,就有劳悠儿了。”叶清冉装作没看到赵氏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淡笑着说道。

“我一定好好叮嘱二小姐,让她好好侍奉夫人。大小姐请安心休息吧,我们这就告辞了。”赵姨娘说着,牵着叶清悠的手,一瘸一拐的离去。

看来刚才那一跪,效果还不错,可是,这些怎么够?

想起临死前的屈辱,想起她们背着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叶清冉恨不得将她们扒皮抽筋,挫骨扬灰!只是让她们跪了一会儿,连利息都不够!

看见叶清冉脸色苍白,目露寒光,叶汐和叶灵也面面相觑,分别站到叶清冉的身边,面带忧色。

“小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乱世嫡杀”,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